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偽娘之家

 找回密碼
 開始注冊
查看: 58837|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正常變裝] 禁錮的游泳館

[復制鏈接]

4885

主題

6705

帖子

7179

積分

榮譽會員

Rank: 10Rank: 10Rank: 10

積分
7179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4-8-1 20:27:28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1.
大學游泳館。
時間不是很晚,但是在長假來臨之時,早已被之前流感封校耗盡了耐心的學生們立刻都作鳥獸散~往日嬉鬧的游泳池中之以一個孤單的身影在泳池里游著。
瑋瑋慵懶的在泳池里游著,雖然已經臨近中秋,但是這幾日天氣帶著幾分夏日未散盡的熱氣。瑋瑋雖然喜歡游泳,但往日過于擁擠的游泳館讓她敬而遠之。長假準備和男友一起渡過她自然不像其他學生那么急切回家,正好能夠再此時獨享整個游泳池。
游泳池邊上又傳來腳步聲,瑋瑋轉頭望去——原來是同宿舍的小凡,正笑咪咪望著她。
??“小凡~”打著招呼,瑋瑋連忙起身走上岸邊,在緊身泳裝勾勒下的玲瓏身材完全顯現出來。
??“沒有呢,給~毛巾”
??“謝謝”瑋瑋接過毛巾,仔細的擦干身體。明天還要和男朋友約會,感冒了可不行。“這么晚了,你還沒有回家?”
??“有一點事情啦~哈哈……”小凡微笑的往瑋瑋身后使了個眼色~略有不安的瑋瑋,回過身去,發現身后站著同樣同宿舍的小音,琳奈和小優,她們各自手上拿些黑革制物品又是什么?“咦?為什么你們都……唔——!” 瑋瑋的疑問與哀鳴聲很快的中斷了。小凡緊緊地將一塊占了麻藥的毛巾捂在了她的臉上。
“~首先是這個嘛~”小音抱起失去意識女孩的雙腳,另一手提著雙根部異常高的高跟鞋,將其穿到瑋瑋腳上,高跟鞋的腳踝處還帶著鎖扣的皮帶,自然也瑣緊了。
“穿了這個的話就算能勉強站起來也走不了喲,哼哼~,因為高跟鞋上還有皮帶鎖,所以少了這個”小音調皮晃了晃手中的鑰匙~“想要自己脫去高跟鞋可是允許的~”
“下面該我了嗎?穿著泳裝的瑋瑋真是可愛~不過要是穿上裙子的話就更完美了” 琳奈把手中裙子一樣的東西拿出來,雖然說是裙子,但是形狀很奇怪,從腰部到腳踝,存在著大量收緊的皮帶,皮帶上也裝備著需要鑰匙打開的小鎖,和普通裙子最大不同,就是在腳部并沒有開口,而是像人魚的尾巴一樣,被包到了一起。琳奈仔細的把皮裙套緊裹在瑋瑋下半身,收緊一條條皮帶,上鎖。
??“OK,這樣腿的自由也沒有了~,
??“現在輪到手了”小優拿出了她手中的皮具,一件單手束手套,同上兩件道具一樣,單手套的外緣帶著很多掛著鎖的皮帶,另外在袋口還有兩個更長一些的皮帶與一個鎖扣。
  小優將瑋瑋的雙臂背到身后,一起并攏放入了束手套中。隨著束手套外側的皮帶一根根西緊,瑋瑋的雙臂也緊束為一支。袋口的皮帶,從瑋瑋的肩膀上伸出,在鎖骨下交叉,再從腋下返回,重新掛在袋口的鎖扣——更好避免束手套從手臂上掙脫。最后,小優沒忘記將皮帶上的鎖一一鎖好。
“手也搞定了~這么緊的拘束,我們的大小姐應該一點都爭脫不了~~哈哈,這麻藥效果真好,她睡得很香啊”
? ?這是小凡拿出了她的道具,先是一個網球大小的海綿球,她掐著瑋瑋的臉頰,好不容易才把這個大海綿球一點點完全塞入瑋瑋的小嘴中,海綿球填滿了整個口腔,女孩嘴被不自然得撐開。
“嗯……嗯~……”
“哎呀,這么快就要醒了~是我的動作太大了嗎?不過到了這一步也沒有關系了~”小凡又拿出來皮革頭套,套在了瑋瑋的頭上。這個皮革頭套是全封閉的,除了鼻子處呼吸用的鼻孔,眼睛,耳朵,嘴整個頭部全部被皮革無縫的覆蓋著,脖頸處還有一條固定用的項圈。綁好后腦的綁帶,收緊脖子處的項圈,最后也加上一把鎖,頭部也完成了。
“啊啦啊啦~現在連話都說不出了~ ”
“是啊,不過現在就算馬上醒來也沒有關系了”
“我們的小公主連動根手指的自由都沒有,想想真是令人興奮啊~”
“真希望她馬上醒來,好像看看瑋瑋驚恐的表情是什么樣呢~”
“很遺憾她現在這個模樣我們是看不到她的表情的……” 
綁架者們一面撫摸自己的作品,一面歡樂得交流著~
“大家別鬧了,還沒完成呢”作為領導的小凡池里的搬出一個大箱子,里面墊著看起來很軟河的棉墊,另外還有根通往外部的氣管,大小正好能容得下一個身材比較較小的人。完全失去自由的瑋瑋很快被裝入箱中,正當她們七手八腳的包裝箱子與貨物的時候,傳來一陣急促的手機聲。
女孩們紛紛拿出自己的手機——卻發現并不是自己的電話。小凡走向泳池邊的長凳,拿起正在發出悅耳音樂的手機——正是瑋瑋的,撇了一眼來電顯示,臉上露出狡猾的笑容:“原來是那個人的電話啊~呵呵……”
2.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 可惡,瑋瑋又不接我電話。我長嘆一聲,放下了電話,晚上的約會這家伙不會忘了吧。瑋瑋很漂亮,身材又好,特別是她穿絲襪的樣子,今晚又可以……不行,得保持形象,我擦擦留下的口水,百無聊賴的打開電視,消磨著約會前的垃圾時間。
“叮咚~”短信聲?終于來了!我一把從沙發上跳起。抓起手機,的確是瑋瑋的短信,不過——居然是視頻信息。
“這家伙搞啥明堂”我嘀咕著,打開了短信。看起來容量不少,短信在我的破爛手機loading好一陣才又反應。一開使出現了三流訪談節目的場景一樣,不過攝影,拍攝角度還有打出的標題字實在是業余。“心跳時間?不會又是藝術系的學妹們的實驗作品吧?”瑋瑋是藝術表演系的,所以她宿舍那些導演系MM常常拜托我推廣她們自編自演的創意,基本上很搞笑和幼稚,這次這個東東大概也是這樣的玩藝,不過這次至少片頭有了極大的提高。
很快主持人登場了,看到她的臉我吃驚得倒吸一口冷氣,全包式的頭套把主持人的臉全部遮蓋起來,僅僅從身材上來看出是位年輕的女孩,而下面的部分更令我血氣上涌:她僅僅穿著胸罩和內褲。
??“真是太大膽了……”不管這個節目怎么樣,能讓一個女孩蒙面穿著內衣褲坦然地站在屏幕前已經足夠吸引人了,我定了定神看了下去。
??“歡迎收看心跳時刻”女孩銀鈴般的聲音響起,“黑暗的事件將讓您品味禁忌的樂趣,您很快會感受心臟過山車般的體驗”即使用如此差的設備,我還被她的愉悅的語氣感染
??“今天,我們將觀賞一個女孩的處刑~諸位觀眾請和我們一起領略凋謝鮮花之美吧!請切換至現場”
??“不是開玩笑吧……”我被這大膽的臺詞震撼了,導演系那幫純情小女生也會只做獵奇了? 這是場景一變,背景好像是倉庫,攝影機前又出現了一個女人,短發,也只穿著內衣褲,長筒襪,臉上帶了一個大口罩,遮住了大半張臉,只留出忽閃的眼睛,年齡看上去還是個未成年的女孩,難道她們還請到了附中的外援?
??“大家好,這里是現場~”女孩有同樣清快的嗓音介紹著,大概由于口罩的緣故增加了一些鼻音。“這里有一個我綁架來的女人~很遺憾她將成為我們今天要處刑的犯人,她才只有18歲哦~大家想看看她的樣子嗎?就在那里!”順著女孩手指的方向,鏡頭再度轉向房間的一角。
? ?鏡頭放得很低,只能看到“犯人”的踮起的兩只腳,穿著咖啡色絲襪,可以清楚地看見腳踝上的白色棉繩。隨著鏡頭往上,逐漸露出小腿,大腿,關節處同樣幫捆緊著白色的棉繩。鏡頭繼續向上。我逐漸看到了“犯人”的全姿——穿著咖啡色褲襪,但那就是全部,原本有裙子遮擋的私處除了褲襪空空如也,從不是很厚的褲襪下仍能隱隱約約看見女性最隱秘的地方。雙手背在身后,從雙乳上下編纏著的白色繩索來看,上半身也被嚴密的繩索束縛著。女孩的臉依然都看不清楚,她頭上套著一只很厚黑色絲襪,罩住了整個臉,因為頭套絲襪的緣故,女人的眼睛,鼻子和嘴等一切特征都覆蓋在一片平滑尼龍的絲光下,唯一勉強看清,只有嘴里咬著的堵嘴物。
那個女人被放入打開了的蓋的鋼制棺材一樣的東西里面,身上的繩子被緊緊固定在鋼桶內部所以移動不得,但是為何是用腳尖站立?口罩女孩像是看出了我的疑問,興奮的解釋: 這個就是傳說中的中世紀拷問刑具——鋼鐵處女了~大家請看,這個蓋子的背后,可是尖利的鋼針!如果關上的話,里面的女人會被刺成篩子一樣哦~想知道她為什么只用腳尖站立嗎?因為腳后跟的地方開始由一個開關~如果踩上去,蓋子可就會自動關閉~所以說,這個女人如果還不想死的話,只能這么踮著腳站著~”
真是玩得太過了,到底是誰這么惡作劇,還有為什么瑋瑋會給我發這個視頻……這一切加重了我的不安,但現在只能忍耐看下去。
??“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到底這個女人是誰呢?那么脫下她臉上的連褲襪吧,可不要吃驚哦~口罩女孩伸出手到女人的下巴上,手指勾住黑褲襪的邊緣,像退皮一樣,把黑褲襪拉上去,女人的臉在絲襪的束力變形得很可笑,頭發也在絲襪的拉力下倒立著……終于,女人的臉從尼龍質地下露出來,嘴里的填充物也看清楚了,是女式內褲的,并被紫色的絲襪勒緊著,這個女人的樣子……
? ?“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絲不掛只穿著著一雙褲襪,被捆綁堵嘴在鋼鐵處女中的女性,正是我的女友,瑋瑋!
瑋瑋的眼睛里閃著淚花。從堵著的口中地泄露著含混不清的呻吟聲音。身邊的口罩女孩卻發出很快樂的笑聲,包裹著黑色長襪的苗條雙腿象小鹿一樣蹦跳在鋼鐵處女旁邊,得意滿滿得介紹著:“我想殺死的女人叫瑋瑋~當然,也想看到這樣的大美女被堵嘴捆綁的樣子~順便說一下,她嘴里的褲襪和內褲都是人家穿過的~~瑋瑋姐姐,怎么樣?還舒服嗎~”
“嗚嗚~~”瑋瑋掙扎呻吟著,搖著頭否定著少女的惡戲。
“哼哼~還是不要過分掙扎為好,萬一不小心碰到開關蓋子可會關上的哦~,瑋瑋姐姐的這樣踮著腳已經很累了吧~” 口罩少女彎下腰輕輕撫摸了因為長時間被撥用腳尖站立而顫抖著瑋瑋的腳。從模糊的鏡頭看見,被咖啡色褲襪包裹腳尖不斷地一點點移動著。“那么——安心的上路吧!瑋瑋姐姐!”口罩少女兇狠吐出最后幾個字,伸出手用力揉了瑋瑋腳腕一下“唔!”失去平衡的瑋瑋垂下了腳后跟……鋼鐵處女的門緩緩關上,瑋瑋驚恐的拼盡全力掙扎,想用最后的力氣掙開繩索。
? ?“沒有用的哦,瑋瑋姐姐~我親手綁牢的繩子可沒有那么容易掙開的~”
? ?“唔~唔~唔……”在合上的蓋子漸漸下傳出瑋瑋最后的悲鳴,隨著蓋子的合上一切都悄然無息了……
可惡!可惡!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女朋友被處刑,卻束手無策,淚水打濕了手機屏幕,但是節目好像還沒完……
口罩少女的聲音再次想起,甜美的嗓音在我耳中卻變成和妖魔一樣的惡魔之語:“那么,瑋瑋姐姐變成了怎樣。是不是有很多洞洞~試著看一下……’
鋼鐵處女再度打開,我不敢看瑋瑋凄慘的樣子,但又想見她最后一面,游離的目光瞟散了幾下,終于又回到了手機屏幕上。
鋼鐵處女中的瑋瑋,低著頭,身體在繩的作用下并沒有倒下去,奇跡的是身上一點傷痕和血跡都沒有,口罩少女拉住頭發抬起了她的頭,兩眼翻白,胸脯微微的起伏,看來只是昏過去了……
“什么嗎,真膽小,這就嚇暈了~”少女嘟噥著,一邊用手按著鐵蓋子上的“鋼針”
“瑋瑋姐真笨,海綿做得針都看不出來,不過……”少女的眼睛露出狡猾的笑意“攝影機前的觀眾,您的感覺如何?”
她們還留下了地址?帶著被耍了的憤怒,我立刻摔出門找她們的麻煩去了。其實如果當時再冷靜些,也許我能感到整個事件的不尋常……
3
??漸漸得,意識回到了我得身上。感覺頭像宿醉一樣的疼痛,周圍的景象逐漸清晰起來,記憶很混亂,只記得我趕到了那部小電影拍攝的廢校舍。很快在里面的屋子找到了頭上蒙著絲襪女性,咖啡色褲襪,半裸的身體,白色的麻繩——看來瑋瑋被拍完小電影后便被扔到這里。我趕快沖上去,解開她的身體,但是“瑋瑋”在雙手獲得自由后,轉手用手中的一個手機大小的東西抵住了我的身體,我只覺得一陣酥麻傳來——
這時仔細想想看,那個女人肯定不是瑋瑋,她成功地借著同樣的衣飾與頭套的掩護誤導了我,這回真是吃了大虧了。我轉都眼球打量著四周,還是在那個小攝影棚內,破舊的裝修,亂七八糟亂擺的道具,這時一聲沉悶的呻吟,將我的目光拉來。可以看到房間中央有一個坐在椅子上的黑色人影,恍惚中可以辨認出是一名女性。等等,有些不對勁……
那個女人全身都緊緊穿著貼身的緊身衣!

從雙腳的腳尖到雙手的指尖,從頭頂到軀干都沒有接縫得合為了一體,她的整個身體都包裹在一件漆黑的全包緊身衣下,這件緊身衣好像是專門為了突出這個女人體形曲線而合身制作,簡直和她的第二層皮膚似的緊貼在全身,惹火的身材在黑色線條的襯映下一覽無遺。在黑色光滑的尼龍緊密覆蓋下,她原本的皮膚連一毫米都沒有露出來。

此時我才發現:這個女人是被拘束在椅子上的。頭頸處也同樣帶著皮革制的項圈,項圈上的鐵鏈牢牢的系在椅子靠背上,使她無法從椅子上站起來。緊身衣緊緊貼在她的身體上,從中卻看不到內衣的線條,恐怕是全裸之后才被穿上緊身衣的吧。因為女人的面部也被緊身衣上的面罩遮蓋,我完全看不到她的面容,只能看見黑色尼龍覆蓋下光滑的臉。不過從張開的下顎和鼓起的臉頰,以及女人那“嗯~嗯”像是嘴里塞入了什么東西般的沉悶呻吟聲中,很容易想到她一定是被嚴密的堵嘴。

女人好像非常不喜歡現在這種狀態,不斷拼命的做著徒勞無功的掙扎。“嗯~嗯~嗚~!”不知道為什么,赤裸并強迫穿著淫靡衣裝的女性在把頭轉到我這方時,突然拼力的呻吟起來,掙扎也變得更加劇烈。因為覆在臉上的面罩質地本來就很薄很貼身,所以她應該是能看見我得樣子。不過現在我也無能為力——我也被牢牢的綁在一個椅子上。

雙手被繞到椅子靠背縛在了一起,綁著手腕的繩索順著手臂毫不放松的圍著胸部繞了數圈后才系緊到一起,深深地勒入肉體的繩子令我不能將身體轉動一絲一毫。腳踝和膝蓋也被結實的綁上,不住的傳來陣陣酸麻的感覺。和那個穿著全包緊身衣的女子一樣,我得嘴里感覺也被織物般的柔軟物體塞滿,好像還有其他物體擋著使我不能吐出來。

阻擋吐出布的是一個用長布條打結做成的布口球,結結實實的塞在上下牙之間。我嘗試用舌頭頂了頂,又試著咬了幾下布口球,最后只能放棄,只用自己想解開賽口物看來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嗚~”我難過地呻吟了一下,不知為何身體感覺好緊,特別是下半身,好像被什么東西勒住一樣。是繩子的緣故嗎?我不由低下頭看看自己的身體,一雙漂亮的女式黑色舞鞋,再往上可以看見深灰色包裹著腳面和小腿的絲襪……

咦?我怎么穿著女式連褲襪!忍受著綁繩拘束的不自由,我費力的垂下頭,仔細地觀察了自己的身體。包裹灰色連褲襪腿部向上,直到沒入花格連衣裙的迷你裙之中——居然我身上穿的是一條緊身的連衣裙!腰圍好像用什么東西收緊才讓我勉勉強強穿上了這件很苗條的衣服,這和褲襪大概就是構成緊繃感覺原因吧,而胸部和繩子摩擦時的那種不調和的觸感大概是胸罩的緣故——突然挺出來的胸部我實在是很不習慣。天!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讓我穿著女裝被綁在這里!

房間里只有我和那個穿緊身衣的女子,并且牢牢的固定在桌子的兩側。對面的黑色人形不斷的扭動掙扎呻吟,企圖用微小的聲音召喚救援。而我只作了幾次無功的嘗試,便只牽掛一個更重要的事情:瑋瑋到哪里去了?

這個時候,房間的側門打開了……

? ?目光漸漸上移,兩個的身影出現在眼前。正對著大廳吊燈的亮光,一時令我看不清來者的面孔,僅僅從隆起的胸部,芊細的腰段和豐滿的臀部判斷出她們是女性。
“這真是個不錯的慶祝會場”前面的女性上前說到。我瞇了瞇眼睛打量了一下她,火辣的身材裹著一套類似于餐廳女服務生的服裝,但是——比起一般的餐廳侍應生服,反而更像是某種cosplay的產物。黑色緊身的胸衣僅僅遮蓋住了胸脯以下的軀體,而裙擺也只到達大腿位置,下面則是由泛著絲光的黑色褲襪所勾畫出的玲瓏雙腿。和先前小電影一樣,這個女人頭上還套著一層黑色絲襪,并且從脖子到裸露在外的雙肩上覆著那層同腿上一樣顏色的尼龍織物看出,她里面居然穿著是一件包裹全身的尼龍緊身衣,難道這幫家伙都恥于見人嗎?
“是呀,客人們看上去也很是盡興呢啊”一個更加清脆悅耳的女聲但熟悉從后面的人影傳出,很像是剛才視頻中的那個主持女孩。比先前的那位,后面的這位女性身材更加嬌小,也證實了我的判斷——就是那個口罩女孩。上身同樣是穿著暴露的侍應生服,但高至大腿跟處的短裙多了許多蕾絲花邊,除了穿著黑色的厚褲襪外,又穿上了一雙包至腳踝的白短襪,搭配著紅色的小皮鞋,從服飾中無不體現出少女的青春可愛。然而我看著那張同樣包覆著黑色絲襪面罩的面容,委實聯想不起“可愛”這個詞……

??“唔~唔~~!!”(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這樣對我!)誠然,我十分想表達我的意圖,不過估計也沒有人聽的懂吧。
? ?身后的少女像是聽見我的呼救,一步步的靠近。望著她那張看不出表情的光滑臉部,我感覺到陣陣的恐怖和詭秘,猛烈的扭動的身體并發出抗拒的呻吟,企圖使她停下腳步。
? ? 然而蒙面少女完全無視我的反應,猛地一躥,坐到了我的腿上。接著一下將臉貼近,少女被黑色絲襪包裹的臉龐幾乎緊貼我的鼻子
? ?“唔……”(不、不要這樣……)可惡,雖然已經處在這樣令人恥辱的處境,但少女突然無法預料的舉動還是令我心情激蕩。少女并不重,然而腿上傳來的溫暖和摩擦的觸感卻微妙地使人感到氣血上涌,加之嗅覺處感到淡淡的花香與尼龍的混合氣息,足以令我思考瞬間短路……
? ?“瑋瑋姐姐感覺如何~”銀鈴般的聲音從少女口中傳出,很奇怪她居然是對著我說的。
? ?“要不要欣賞一下自己?”言罷,少女像變魔術似的搬出一幅大的鏡子放在我的眼前。
??忽然間我感覺到血液幾乎凝固了:被結結實實被捆坐在鏡子前,并被堵著嘴的那人應該是我沒有錯的,然而鏡子里顯示的卻是瑋瑋堵嘴捆綁的身姿!我看了看自己:被強行穿上的深色褲襪,花格的牛仔裙,黑色的羊毛衫和天知道什么東西作的胸部,再看看鏡子里面同樣裝束雯嘉那被堵嘴的可愛臉蛋……簡直就好像是雯嘉而不是我在看鏡子!她們一定在我的臉上套了什么,是人工皮膚之類的東西嗎?我的外表完全的被改變了。
??“果然是很可愛~”少女帶興奮的聲音再次響起,“嗯?這是什么”她像是發現了什么新大陸。
??不會吧~我的心藏像打樁機一樣嘭嘭作響,少女的手毫無遮攔的伸向了“重要部位”……
3. “瑋瑋姐姐果然還很敏感啊~“少女甩了甩手上的液體,轉眼看了看表“已經這個時間了,要開拔了哦~ 嗯~瑋瑋姐姐的褲襪要換一下,這么濕漉漉出去可是要感冒的~”我已經連生氣的力氣都沒有。
很快來了兩個蒙面女性,換下了被少女惡戲弄臟了的內褲與褲襪,并毫不在意的清潔了我的小DD,無法移動發聲的我只能面紅耳赤被迫在 “協助”下,換上新的內褲與褲襪。蒙面女性雖只一左一右,架著我走出了小屋。門口停著幾輛車,旁邊站立好幾個影子。也還好現在是半夜,要不這么多蒙面美女得惹出多大的騷亂。其中有一個熟悉的嬌小身影,正是那個主持人少女。見到我,她很歡快揮手:“瑋瑋姐姐,馬上要分離了,我要給你一件禮物。”說罷,她拉了下手中的鏈子,銀色的鏈條連接著房間里那名黑色全包緊身衣的女性。
??“瑋瑋姐姐想知道她是誰嗎?謎底又一次要揭曉了~”少女拉開黑衣人腦頭套背后的拉鏈,輕輕地拉出起一縷秀發,我緊張的喘息著,從剛才我就在考慮一個問題,瑋瑋到底被弄到到哪里去了?那個被強行穿著緊身衣的女性又是誰?將這個思路整理一遍,只能認為那個緊身衣女孩就是瑋瑋了,不知道這幫變態女生究竟是什么人要這樣折騰我們。少女仿佛看穿了我的焦急,狡猾的一笑(雖然隔著絲襪面罩我看不見她的表情,但我敢肯定她一定是在笑)。
? ?“看來讓瑋瑋姐姐失望了啊”少女輕輕扯下頭套,黑衣人的臉卻依然沒有露出來,軟皮制的面具遮擋了她面部下的全部皮膚。少女悻悻的扒拉了面具邊上的鐵鎖:“這下連我都沒有權限打開呢,謎底只能在總部再揭曉了。那么動身吧~”我被推上了車,身邊的蒙面女孩給我麻利套上頭套。想必離開了自己的地盤她們需要掩人耳目。視線受到了一定的限制,不過單層的尼龍并不能封住我全部的視覺,雖然看不見漆黑的外面,但憑著車內燈光還是能夠依稀糞便車內的環境。這輛豪華的依維柯里,當我被帶進去時候,已經有了好幾位先客,全都是女性——她們臉也沒有露出來,而是被全部的封著。? ?? ?
第二排是兩個身材纖細并且相近的女性, 沒穿衣服——是的,的確沒有任何衣服在她們身上。她們的裝束相同,數十雙不同顏色的褲襪絲襪包裹了她們軀干,雙手,雙腳,就連頭上也厚實的包上了數層絲襪,最外層是一只厚實巨大的長筒襪,把兩名女性頭部到胸部以上的部位包成了一個整體。兩名女性互相拉扯著,發出幾乎讓人聽不見得嚶嚶聲。坐在副駕駛位子上的女性應該說是車內服裝相對最正常的一位——但是嚴密沒有一絲縫隙的黑棉頭套,束緊得單手束手套,凌亂的的校服,沒穿鞋子長襪破爛的雙腳,依舊驗證了乘客之前悲慘的境遇,似乎被什么東西麻醉,斜斜的倒在座位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開始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偽娘之家 ( 豫ICP備14004748號-4 ) 防水墻 公備 

GMT+8, 2020-1-20 14:44 , Processed in 0.09360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z xt4

© 2014-now wnjia.cn.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四川快乐12走势图四川 看书赚钱的平台 快乐8 一元成都麻将群 梦幻双开怎么赚钱 彩金捕鱼2015 湖南棋牌红中麻将 捕鱼大富翁版本 梦幻西游新区建帮赚钱 极速飞艇 现在摆地摊卖什么东西赚钱 足彩半全场 英雄联盟最赚钱的游戏吗 混合过关 什么赚钱软件一百个金币能换一元 陕西11选5 法网球比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