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偽娘之家

 找回密碼
 開始注冊
查看: 105942|回復: 3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正常變裝] 男裝女子俱樂部

[復制鏈接]

38

主題

39

帖子

66

積分

初級會員

Rank: 2

積分
66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6-8-19 18:27:13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第一次聽說男裝女子俱樂部的時,是在海哥的嘴巴里聽說的。海哥是個雙性戀,男女通吃的,幾個朋友都是知道的。


    所以聽他說出來,也沒有覺得特別突兀還是怎么樣。海哥還在滔滔不覺的講述著他那天晚上玩弄那個女裝男的情景。聽得我有些無趣。倒是有一兩個人聽得津津有味,問道:「那些個男的這么夠味?比女人還騷?」海哥得意一笑:「你不知道,騷得要死啊,特別是裙子下的JB,太有味道了。」我找了個借口跟他們說我有事先走了。他們也沒怎么挽留。離開包廂的時候他們的取笑聲還是被我聽到了。什么早泄男,假男人,沒骨氣什么之類的。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被他們笑了。


    聽到了雖然很不爽,但我也沒辦法反駁什么。我那方面的本事很差,被海哥他們笑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對于他們討論這些關于新酒吧啊什么亂七八糟的內容我也不喜歡聽。但想著他們討論我的時候那輕蔑的語氣,心理怎么也不是滋味。

    回家的路上,路過一間公園的時候,卻無意間在在路燈下發現了一個風騷嫵媚的,看上去有些落寞的女人?出于好奇,我多打量了兩眼。女人很高挑,而且尤其知道該如何表現出自己的嫵媚,大概有165CM,加上6CM的黑色高跟鞋,顯得身材更是纖細迷人。兩條豐腴而又白晰的大腿上套著一層薄薄的黑色透明黑絲襪,配合上紫紅色的緊身吊帶裙,處處勾動男人心弦。我看得不由得一陣熱火。


    女人似乎也發現了我的目光,抬起頭看我,眨了眨眼,然后柔媚一笑。那是一張艷麗十足的鵝蛋臉,描得淡淡的眉,露出一抹動人的嫵媚。如同一新婚的少婦,既還帶有少女時期的青春,也有二十多歲時最能勾動男人心魄的那一絲嫵媚。

    發現到她在看我,我有些自卑的低下頭,急忙想走開。因為我有些早泄,很多時候跟女人面對面的時候總是有一種說不上的自卑。她卻拉住了我。「小弟弟,想不想和姐姐去玩玩一些游戲?」她的聲音很是嫵媚,嫵媚中帶有一絲沙啞,說不出的性感。我一聽她的聲音就覺得有些奇怪,很是詫異的看了她一眼。她笑咯咯的遞了一張名片給我。我接過來一看,女裝男子俱樂部,潔兒。我愣了愣,看他,問道:「你是男的?」眼前這一個千嬌百媚的女人,怎么也不會把他跟男人這個詞語聯系在一起。潔兒咯咯的笑了笑,「是男的呀,怎么了?」我說不出話了。


    潔兒笑笑,也不勉強我,把名片塞到我包里,然后說:「覺得郁悶的時候來找姐姐,我挺喜歡你的。放心,不收你錢,嘻~ 」弄得我有些莫名其妙。回到家的時候我推開我女朋友小萱的房間門,發現她還沒回來,就打電話給她,她很是不耐煩的說:「這幾天我都不回去了,跟老總在出差。」聽了之后我也有些煩躁。

    我女朋友是她總經理的情人,跟我在一起完全就是拿我在當擋箭牌。這是在跟我交往了一段時間后才跟我說的,當時我很氣憤。質問她。小萱聽了卻很不屑的笑,「就你那樣,又矮又窮,還早泄,你覺得不是像我這樣,你能找到別的女朋友?」


    后面氣頭過了,我很悲哀的發現,雖然小萱說的很難聽,但是卻是事實。而且小萱在外人面前是給足我面子的,我也需要一個女朋友來幫我遮擋一下我那方面的問題,索性也就將這個有名無實的男女關系保持了下來。雖然是這樣,但是聽著自己的女朋友明著告訴我她在和別的男人鬼混,我心里怎么也有些不舒服。

    煩躁的躺在床鋪上,卻是無意間翻到那張名片。女裝男子俱樂部,潔兒的名片。看著上面的電話號碼,我心一橫,播打了過去。接通電話后潔兒咯咯笑了起來。我有些尷尬,不知道該怎么說。她倒是直接,直接就問:「你家在哪?我過去吧。」


    我把地址告訴她,沒多久,敲門聲就響了起來。打開門的時候,看到潔兒那張很是嬌艷嫵媚的臉蛋,不知道為什么,心里就忽然跟貓抓一樣,癢癢的,我女朋友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大美女,但是有些時候我看到她連硬都硬不起來。潔兒對我笑笑:「不請我進去?」我尷尬的讓了一個身位,請她到了客廳沙發上坐下,然后打了一杯開水遞給她。潔兒嘻嘻笑著,「請我來就是請我喝水啊?」我摸了摸鼻子,不說話。潔兒好奇的打量了房間,發現了女友的衣物,笑著說,「請我來不怕你女朋友吃醋?」我有點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嘆了口氣。潔兒也不追問。

    我見氣氛有些尷尬,主動扯起了話題:「能跟我說說你們那個俱樂部么?」

    潔兒:「怎么了?好奇?」「算是吧。」潔兒嫵媚一笑,卻是忽然抓過我的手,牽到他的裙子下。「就是這樣。」隔著裙子蕾絲內褲,我清楚感覺到了潔兒軟卻粗大的傳來的溫度。我被他這個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想呵斥他,但身體卻莫名的涌出一股溫熱。潔兒調皮的笑了笑,右手卻是很嫻熟的解開了我的褲帶,翻出我的小DD,就套弄起來。潔兒的手端很是嫻熟,套弄的手段很慢,力度也很輕柔,但我卻就是感覺我興奮異常。短短幾分鐘,我就一泄如注。潔兒笑著說:「這么快啊。」我很是尷尬,但很是奇怪,明明是嘲笑的詞句,從潔兒嘴巴里說出來卻就是讓我感覺不到難受,甚至,還有一些挑逗的味道。出于好奇,我問潔兒:「你為什么會要想... 這樣?」「怎么樣?」「就是,穿女裝,打扮成女人,這樣。」


    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我問的這一句話,居然,是我人生轉折點的,開始。


    潔兒笑笑,「當女人很好啊。」我問他:「有什么好的?」「可以和男人撒嬌,可以穿漂亮衣服,還可以... 享受和男人不同的持續長時間的完美性愛,這樣為什么不好?」我有些怪異,但也不知道該說什么。潔兒笑了笑,又伸出手去摸了摸我的,低聲說道:「既然你早泄,那試一試一個玩法,怎么樣?」我奇怪道:「什么玩法?」潔兒神秘的笑了笑:「交給我就對了。」我點點頭,既然都到現在這樣了,在裝矜持也沒什么用。潔兒笑了笑,「你先把衣服脫了吧。」我脫干凈后,潔兒又輕柔的套了套了我的雞吧,我只是感覺很溫熱,但是卻沒辦法硬起來。


    潔兒轉過頭,從包包里掏出了一捆膠帶。我奇怪道,「你想干什么。」潔兒調皮的笑著:「你別管,交給我就對了。」說著,用一個膠帶將我小弟弟的頭給綁了起來,然后將兩個睪丸往后一收,收了腹部,用膠帶固定了起來。最后在把給收了進去,然后貼穩。把我下體收拾的平坦得仿佛就跟女人一樣。感覺很是奇怪。


    我覺得我臉有些發燙,低聲問:「這樣干什么?」潔兒笑笑,卻是把我摁在沙發上,然后自己緩緩站了起來,在我眼前跳起了艷舞。我忽然感覺下體一陣熱流冒了出來,但由于雞吧被抑制住了,沒有辦法硬起來,那股無法發泄的情欲立刻就從下體蔓延到全身,直沖腦海,那種感覺,比平時硬的時候,要強烈得很多。

    潔兒挑逗的看了我一眼,將一只黑絲襪高跟鞋的美腿翹了起來,一只手放在上面輕輕的撫摩。我對黑絲和高跟鞋有著不一樣的偏好,平時自慰的時候也是喜歡在網上找這樣的圖片來看。這會兒有一雙這樣驚的美腿放在我的眼前,雖然我知道,這是一雙屬于男人的美腿,但我還是下意識就想伸手去套自己的。但是套到了一片平坦。潔兒笑了笑,扶身到我跨下,伸出舌頭,淫穢的舔弄起我平坦的下體。


    我腦子一下子就崩出了幾團熾熱的火焰,燒得我幾乎沒有辦法思考。那蔓延到全身的熱流,幾乎就仿佛自慰時,即將要噴射出精液的感覺。那卻要比那個快感強烈數倍,而且久久不停。我還在失神間,潔兒有些冰涼的手卻已經撫摩上了我的菊花,食指,很突兀就插進了我的屁眼。我只覺得身體里嗡的一聲響。然后我知道,我射了。雖然我從頭到尾,都沒有硬起來,但是我射了。一股熱熱的暖流從下體緩緩流出,那是精液,但我還沉浸在剛才那個說不出的快感中,無法自拔。


    潔兒笑笑:「很爽吧?」我閉著眼睛,沒有回答。見我不說話,潔兒又輕笑,

「如果還刺激到了前列腺,那快感更加強烈。」過了很久,我才緩緩回過神來,看著潔兒,有些不好意思。當晚我們抱著一塊睡了,在屬于我和我女朋友小萱的床鋪上,我抱著一個不像男人的男人睡了。第二天送潔兒出門的時候,我還有一些不舍。自從早泄后,我已經很久沒嘗試到這么舒服的性愛了,沒有人的嘲笑,沒有人的鄙夷。潔兒似乎發現了,輕輕的抱住我,在我耳朵邊低語:「沒關系的,隨時可以打我電話。」沉浸在這種詭異的依戀中的我,自然是沒有發現,潔兒,已經偷偷在我的飲水罐子里,注射入了很多,不知名的藥物。小萱和他的那個經理情人足足出差了兩周。


    回到家的時候,臉上寫滿了滿足的潮紅,果然歡愉滿足后的女人就是嬌艷。但奇怪的是,這一次我并沒有特別的不爽,甚至還有些無所謂的態度。這兩周以來,我也沒有在去找潔兒,也沒去那間海哥一直在說的女裝男子俱樂部。只是一直在家,工作,吃飯,休息。偶爾也會想起那次和潔兒的溫情,我都會心里一顫,但我卻強烈的抑制住自己不能在去找他,我怕我會這樣沉淪下去。小萱把行李放下后,忽然很仔細的看了我一眼,說:「老公你最近有沒有發現你皮膚白了好多?」「沒有吧?」我下意識的抓了抓臉。反駁道也沒注意到其實我潛意識里,聽到這句話居然有些欣喜。


    小萱也懶得理我,自顧自就走回房間睡了起來。吃過晚飯后小萱又不知道跑去哪鬼混了,我一個人在房間里無聊的看著網站,無意間點到了一個名為女裝男子俱樂部的宣傳網業里,點進去一看,居然就是我們城市里的那間俱樂部。瀏覽著上面介紹的,嬌媚迷人的,或是穿著性感制服短裙吊帶絲襪的男公主們,我的心底又涌現出一股熱流,但我的小依舊是軟綿綿的這些女裝男都好漂亮啊... 我好想... 不知道為什么,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停留到了小萱之前換下的那雙黑絲上。這個時候,我腦袋中冒出的想法,居然是把這一雙性感至及的大腿黑絲襪,給穿上?我到底是在想些什么!!我趕緊把網站關掉,然后走到衛生間里洗了好一通冷水。


    然后蒙上被子,想快點睡過去。但很壓抑的是,腦子中老是不停閃過潔兒,那些女裝絲襪男公關,還有那雙似乎還帶著小萱體溫的黑絲襪。我覺得我要瘋了。終于,我克制不住心理那個讓我幾乎就要窒息了的詭異欲望,我拿起了那雙小萱的絲襪,慢慢的穿上我的大腿,絲襪摩擦著我光滑的大腿肌膚,感覺... 真是舒服極了。我又射了,剛剛套好絲襪,我的小弟弟就已經不可抑制的噴發了出來,還是沒有硬,但是確實就是射了。


    白白的精液噴射在黑絲的絲襪上,看著這樣變態的自己,我的混亂思緒卻無法安靜下來。終于,兩周后的我,再一次播打了,潔兒的電話。我也不管什么沉淪了,我只需要,快樂。潔兒技術還是那么的好,把我弄的欲生欲死,生生射了三次。


    好久以來,這幾乎是第一次在同一個晚上射了這么多次。我躺在床鋪上,喘息著,這次雖然我很滿足,但我知道,我心理那股不知名的渴望,越來越強了。

    我從床頭柜子上拿出1000塊錢遞給了潔兒,潔兒也不推遲,笑著收下。

    想了想,我把之前穿了小萱的黑絲襪的事跟潔兒說。也奇怪,這樣難以啟齒的事情,跟潔兒說,我卻一點都不覺得害臊。潔兒笑笑,從包里掏出一些藥物和一盒錄音帶子,跟我說:「你這是陽痿早瀉了太久的心理病,沒關系,吃些藥聽些心理治療就好了的。」我接過一看,藥盒上沒有寫什么東西,我打開,里面的量很多。


    潔兒跟我說:「這藥一天一顆就好,如你真覺得太煩躁,那多吃點也可以。」


    我點點頭。


    激情過后,我把潔兒送出了門。他還是那句話:「隨時打我電話。」第二天小萱又跑去和她的那個情人經理出差去了。我有些無奈,但我發現自己對這樣的事越來越無所謂了。依舊每天工作,休息,空閑的時候,約潔兒出來吃個飯什么的。


    然后每天吃潔兒給的藥,聽潔兒給的錄音帶子。不知不覺得兩周過去了,我發現我身上的肌膚越來約光滑,膚色也越來越好,白皙細膩,原本就不算多的腿毛更是全部脫光了,我把這樣的改變告訴了潔兒,潔兒笑著告訴我:「這是正常情況。」掛上電話后,我看著自己洗過澡后白皙細膩,修長得如同女人美腿一般的雙腿。


    比小萱的... 還要長,還要漂亮呢。要不要穿黑絲襪看看?這個想法忽然就

從我腦海中冒了出來,越演越烈。我就不受控制般的走向小萱的房間,拉開她的衣柜。映入眼簾的,是各種各樣的女式內衣,絲襪,裙子,很多情趣內衣。不知道為什么,看到這樣的衣物,我忽然我感覺我的心被什么很柔軟的東西,給觸動了一下。


    我拿出一件吊帶式的蕾絲黑色絲襪,對著自己的大腿緩緩套了上去,然后站起來,對著鏡子照了照。修長絕美的絲襪長腿呢。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我心理的渴望越來越強。不夠,光光絲襪是不夠的。我拿出一雙白色的6CM墜邊的高跟鞋,一件黑色的情趣睡裙。諷刺的是,這件情趣睡裙小萱都沒有穿給我看我,現在,卻是已經穿身為她的老公的,我的身上。看著鏡子,那仿佛不是我又真真實實確實是屬于我的,那個嬌俏短發性感小女人的樣子。我的小DD硬了,很硬很硬,已經很久,沒有這樣過了。我伸出手,撩起裙子,白皙細長的手指緩緩撫摩了上去。


    這個時候,鏡子出的那個俏麗的短發女人,臉上浮起了一抹嬌媚的紅云。我迷失了。鏡子中的自己,好漂亮啊。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我,顯然沒有發現。門后已經回來的小萱,正在面色復雜的,偷偷的看著我。那一次過后,不知道為什么,我對女裝的依戀越發越強烈。但很無奈的是,在接下來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小萱都沒有在一次出去和她的情人老總出差。她似乎知道了什么,我也不確定,她也什么都不跟我說。但她不離開家,我自然是沒有什么機會在一次碰到她的女裝衣物。我越來越覺得身上那粗糙丑陋的男裝怎么穿怎么難受,心中那說不清楚的煩躁感覺讓我越來越糾結。后來,當我發現潔兒給我的藥劑可以抑制住我心底那股狂躁感時。我便開始加大劑量服用潔兒給我的藥劑。還有那片沒有任何內容的隨身聽帶子,雖然聽不到什么東西,但帶上耳塞,總是可以給我帶來唯一的一點寧靜感。原本2個月的藥量,在短短的三個星期內,已經被我吃得一干二凈。

    又過了一個星期,我實在忍受不住那種感覺,播通了潔兒的電話。當聽到我提出在要一些藥劑的要求時。潔兒咯咯的笑了起來。「不行嗎?」我有些失望。

    「怎么不行?」潔兒笑聲中,透露出說不出的嬌媚:「只不過現在我不方便去你那邊,要不,你來我這?」「你這是哪里?」我焦急的問。「女裝男子俱樂部呀。」


    「好,我馬上過去。」我回答他。掛了電話,隨便批上一件外套,跟小萱隨便編了一個借口,然后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走出了家門。


    女裝男子俱樂部位于城市的比較偏遠的地方,但當我從出租車下來之后,卻發現門口的停車位里都停滿了各式各樣的名車。推開大門進去的時候,門口的兩個穿著保安制服的男人很是不客氣的將我欄了下來。「你是來干什么的?」他們質問道。我不知道怎么解釋,好在電話已經接通,接到電話的潔兒匆匆忙忙的從里面走了出來,媚笑著對兩個保安說道:「李哥黃哥,這是我的熟客,你們就放他進來吧。」李哥黃哥一看到潔兒表情立刻變得淫穢了起來。黃哥更是出聲調戲,「潔兒什么時候好好讓哥哥爽一爽?


    「好久沒能好好干一干你了。」潔兒嫵媚的白了他倆一眼,低聲笑道:「會的會的。」


    我是很喜歡潔兒,但不知道為什么,看到潔兒這樣在自己的眼前跟別的男人調情,我卻一點都不覺得吃位,甚至還有一些淡淡的刺激感。隨著潔兒進入女裝男子俱樂部,首先到的是一間大大的,似乎是酒吧一樣的寬敞的舞臺里,燈光幽暗。舞臺上有幾名妖嬈性感的女孩兒,穿著性感的黑色小吊帶衫,雪白的胸脯好似能看到乳溝,酥胸鼓鼓的,下身是統一穿的是一條很小的紅色超短裙,一雙白白嫩嫩的長腿,穿著黑色魚網情趣絲襪和一雙水晶涼鞋。


    妝都化特別濃,描著黑黑的眼影,長長的睫毛,金屬圈大耳環,披肩的波浪長發。這幾個女孩立刻吸引我的注意力,潔兒看到我這樣,也笑著不說話。只見這幾個女孩在舞臺上盡情的甩著極度風騷的舞姿,有幾個動作風騷淫蕩,甚至是把那紅色的超短裙都給卷了起來,都不在乎!但這幾個動作,卻讓我詫異的發現,舞臺上那幾名妖嬈性感的女孩兒,裙子底下,全都擁有著和我下體一模樣一樣的,軟綿綿的可愛男根。「她們... 都是男的?」我愣愣,問潔兒。潔兒笑著點點頭,

「這里是女裝男子俱樂部嘛。」


    說完,潔兒頓了頓,然后說:「這里基本上全部的‘美女’全都是穿著女裝的年輕可愛男,不存在女人。」我看著身邊經過的一位穿著學校緊身套裙的美女,白色襯衫遮掩不住豐滿的胸部,黑色絲襪配上白色的高跟鞋顯得誘惑異常,特別是裙子兩腿的中間,硬挺挺的粗大男根很是明顯的被緊身布料給勾勒出來,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不停的刺激著我脆弱的神經。我忽然有種沖動,不是要跟這樣的女裝美男子發生什么。


    而是,想要成為他們其中的,一份子。潔兒帶我越過酒吧,帶我上了三樓,走入了一條很長的樓道里,然后走到一間門牌上寫著潔兒的房間前,打開,帶我走了進去。「你先在這里休息一下。」潔兒對我溫和一笑,「我還有客人,晚點在過來陪你。床頭柜上有水,還有點零食,餓了可以吃。」我點點頭,問道:「大概要多久?」「很快。」潔兒告訴我,說完就離開了房間。潔兒走后,我有些好奇打量著眼前的這一間房間。


    這是一間粉紅色為主色調的房間,不是很大,大約50平,墻邊放著一張看上去很柔軟的床鋪,床鋪旁是一個巨大的衣柜。柜子前,放著一片穿衣鏡。好奇心作祟下,我打開了柜子。里面的東西,一下子讓我有些頭暈目眩。很多很風騷很漂亮的女裝!小褲褲、胸罩、絲襪、假發、窄裙、高跟鞋、化妝品,琳瑯滿目。這些東西猛的觸碰到了我心底的那股柔軟,前段時間穿小萱女裝的那種美妙感覺立刻就蔓延到了我全身。我要穿,我要穿這些東西!這個時候我的心里已經被那股強烈的欲念給占領,已經沒有辦法思考別的東西了。


    我拿出潔兒常用的玫瑰香水在身上一噴,那股蔓延在周身的女人味道讓我幾乎失去了理智,隨后,我挑選出即將要穿在自己身上的美麗女裝,那一套天藍色情趣超短裙警察制服。輕輕柔肉的區出窄裙,慢慢的穿上,將妖身的細帶輕輕的包裹著我的屁股上端,令修長白皙的雙腿在窄裙的拘束下并籠了起來。


    穿上窄裙后,走路不能大步。我幽雅得像個模特般在房間里輕輕的走動,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似乎還少了些什么,對了,絲襪。我拿起黑色透明綴花邊襪口的大腿絲襪卷了起來,輕輕的往自己腿上套。絲襪摩擦著我光滑的大腿肌膚,那種致命的舒服感,讓我忍不住呻吟出聲。


    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我的腿,已經變得白皙不長一絲腿毛,漂亮的美腿曲線誘惑動人,我自己看得都很是心動,都會為之瘋狂的美妙曲線。隨后是12CM的藍色墜花高跟鞋,穿好后一站,整個身資仿佛都變得柔弱女性化了很多。最后,帶上一頂假發,鏡子中的自己仿佛又多了一分嬌媚。好美,鏡子中的我,沒有一絲妝容,卻更是清純美艷,真的好美!!


    看著這樣的自己,心理一股說不清楚的渴望,卻變得說不出的清晰!我想讓人欣賞我,我想讓人欣賞女性姿態的我!我想讓別人看看現在的我!!那么美麗的我,不應該獨自一人呆在房間孤芳自賞,我要出去!我有些心虛的小心奕奕的推開門,樓道上沒有什么人,邁著輕盈的步伐,12CM的美麗高跟仿佛天生就是為我設計的,聽著高跟鞋噔噔噔的響在樓道上,我的體態越發越女性,心里那股柔軟的感覺,越發越明顯。


    樓下的酒吧依舊是熱鬧非凡,我找了一個偏僻的角落,看著舞臺上裸露著男根,穿著性感女裝情趣絲襪高跟鞋的風騷可愛男們,以及在臺下叫得獸血沸騰的男人們,一種異樣的感覺從我心里浮現。現在的我,不正和那些可愛男們,是一樣的?「你好。」正在我坐在那兒發呆的時候,我旁邊的位置,一個成熟的中年男人對我微笑著。我回給他一個笑容,嫵媚萬千的笑容。


    我并不知道我這樣清麗的笑容,會給男人帶去多么大的誘惑力。他似乎呆了下,但很快能回過神來,很是紳士的說道:「我能請你喝杯酒嗎?」我輕輕點點頭,那種有人贊同我的女性姿態的禮貌,讓我幾乎有種暈厥的沖動。


    服務生很快端上兩杯酒,在我不注意之下,他在遞給我的那杯酒之后,下了一顆微小的藥丸。兩杯酒下肚,我們聊得越發越起性了。過了一會,他提議到:「我們出去逛逛?」


    看來他是把我當成這里的女裝男了。我笑了笑,本是想拒絕的,但是心中一股越來越旺盛的欲火令我脫口說道,「好啊。」我酒量不是很好,站起身來的時候,一陣頭暈令我有些站不穩,他很快就扶住了我,接觸中,一股令人迷醉的男士氣息撲面而來,而他的手,也很是不規矩的摸到了我的大腿絲襪的襪口部。臭男人,我心里想著,卻很是詫異的發現,為什么現在的我,思考這么女性化?我想推開他,但是發現全身無力的我,只能任由他抱著。他索性將瘦弱的我橫抱了起來,大步走出酒吧。


    逛逛的地方,自然是旅店,同樣身為男人的我,自然是理解他想要干什么,但不知道為什么,我沒有拒絕,反而卻是像個被人包夜了的妓女一般,微笑著看著那個抱著我的男人,任由他的雙手在我身上吃足了豆腐。我愛足了這樣淫愛的感覺!


    他迫不及待的將我抱進了旅館,將我丟到了床鋪上。「張開腿。」他說:「今晚,我要成為你的男人!」我很想拒絕,但是身體不由自主,仿佛有另外一個下賤風騷的靈魂,在控制著這具肉體。我聽著他的話乖巧的坐在了床鋪上,叉開雙腿。


    他喘著粗氣,一把就抓住我的粉紅色蕾絲邊小褲褲,撕破。他看著我已經硬得發燙的,低聲喃喃道:「好美。」我感覺我自己真的是太變態了。感受著菊門裸露在空氣中的那種羞恥感,一股紅暈,慢慢的涌上我的臉上。我為什么會做這樣下賤的事情?但情欲已經蔓延盤踞住我的腦海,這樣的問題,根本就想不清楚。

    「屁股在翹高點。」他扶著我的腰部,雙手抓著那件被提到了腰部的緊身窄裙,貪婪的聞著我身上那股奶香味:「一個男人,身上怎么會有這么香的味道。」

    他陶醉道。對,男人。現在正趴在桌子上,穿著性感的黑色透明絲襪,12CM的藍色墜花高跟鞋,以及一身情趣超短裙藍色制服的我,正是一個貨真價實的男人。


    一個穿著女裝做著下賤淫蕩的事情的男人。他的手熟練的伸到了我的跨下,溫柔的撫上我那根因為射得太多而早就癱軟無比的男根上。傳來的溫度和舒適,讓我冷不丁一顫,下意識的躲了躲。「還害羞?騷貨。」他笑了一聲,手上熟練的把玩著我的兩個蛋蛋,弄得我的男根又不停的流出一絲絲粘稠的液體。「不...不要這樣叫我... 」我嚶嚀著,用著一種似哭非哭的顫抖聲音說著。


    但不可否認的,那句騷貨,卻讓我全身一陣發軟,一種我是女人了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他的笑聲越發越淫邪,「你不是騷貨嗎?那還想不想要?」說著,他重重的拍了拍我的屁股。「想要就叫我老公。」這一巴掌下去,一股說不出的暖流從身體深處傳了上來。我好怕失去這種淫愛的感覺,咬了咬下唇,低聲嬌叫道:「我是騷貨~ 我是老公的小騷貨。」說完這句話后,我頭埋得更低了,他滿意的摸了摸我的頭,然后找了張凳子坐下。將內褲解開,將他自己那跟巨大無比的猙獰給展露了出來。


    「過來。」他對我揮了揮手。我乖巧的點了點頭,婀娜萬千的走到他的面前,

輕柔的并攏起穿著性感黑絲的修長雙腿,扶著他的巨根雞吧,輕輕的跪了下去。「很好。」他低聲笑道:「一會滿足你。」穿著女裝的我此時似乎化身成為了一個女人,我很輕柔的套弄著那根即將會給我帶來巨大享受的,低下頭,張開粉紅色如的小嘴,含了進去。


    「哦。」他滿意的發出一聲呻吟,「真棒。」聽到他的贊賞,我更加賣力的吸了起來。「你真是尤物。」他嘆息道,迷醉的看著正在給他淫蕩口交的我,清麗而又淫穢的模樣。我發現自己已經完全沉浸在這種姦淫的氣氛裡,雖然是第一次吃著別的男人的男根,沒人教過我該怎麼做,但這樣的畫面卻仿佛在我腦袋裡出現過無數次,我賣力地舔吮著口中的。粗大的撐得我的嬌艷的仿佛抹了口紅的櫻桃小嘴又酸又麻,忍不住從嘴角流出唾液,眼前這個男人的男根比我的長了很多,跟他的男根比起來,我的那柔軟的白嫩的小弟弟,仿佛真應該去做女人似的。

    更要命的是,我竟然渴望嘴裡那又黑又大的,不單單只是在我嘴巴的抽動而已,還要... 還要能,能夠貫穿我身后那已經騷癢難耐的,菊洞里?我在想什么?

含了大概十分鐘,口中的似乎已經膨脹到了最大。他抽出來的同時,我莫名感覺到了一絲失落。失落的同時,我內心卻莫名地興奮了一下。


    我知道,很快,那根令我戀戀不舍的玩具,將在我身上找到另外一個家。男人一邊迷醉的撫摸著我的絲襪長腿,一邊命令到:「趴到床上。」我乖巧的如同一個女奴般扶在了床鋪上,窄裙早就已經被卷起到了臀部,粉嫩的菊花裸露在男人的視線中,被撕破的蕾絲小褲褲布料還掛在大腿的絲襪上,更是顯得柔弱而女人,本應該為此而羞澀的我,卻是被漸漸涌現出的渴望給占領了思維,轉過頭,滿懷期待的看著那個男人。


    他果然沒有讓我失望,看著我趴坐在床鋪上一付任人擺佈,臉上羞慚交錯的表情,他很是興奮的撲了上來,沒有任何潤滑,沒有任何前戲,急切的他,甚至沒有套上安全套,就已經挺直了男根,硬生生進入了我的后庭,當我第一次被這跟巨大貫穿了身體后,我很悲哀的發現,我被這根男性性具給征服了。雖然我也是男人,但那種被另外一個男人貫穿身體,被另外一個人的粗大進入自己菊門的巨大快感,已經深深的刻入我的記憶中。


    一種完全臣服于男人淫威下的性奴心態油然而生,我似乎,已經離不開男人了!那是一種我自從早瀉后就在也沒有享受過的完美高潮,不,就算是我沒有早瀉,就算是曾經的完整的男性高潮,也根本沒有辦法跟這樣一陣陣的強烈的快感比擬!「恩... 啊... 呀~~不要~~好爽~~啊啊... 干~ 干死我~ 讓我死... 好爽

~ 好爽... 」我發出嬌媚迷亂而又風騷淫蕩的呻吟,更是刺激了身后的男人,他

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那種完美的高潮一陣又一陣的刺激我的神經,在這樣下去,我還如何能離得開這樣的淫愛?在這樣下去,我還如何能離開,擁有巨大男性性具的... 男人?正在我沉浸在如此強烈的快感和高潮中時,我的電話響了起來。我原先不想理會,但那個電話響了一次又一次,依舊還在倔強的響著。


    「接吧。」他一邊抽插著我,一邊伸長手,接過床頭的手機,遞給我,然后說道。迷亂的我忍著強烈的快感接過手機,可當我看清楚那個號碼的時候,手忽然一抖。「你老婆?」他也看到了我手機在上的顯示,笑著說,仿佛是在嘲笑,眼前這位妖媚十足的太美人,居然還有一個老婆。我一邊嬌喘著氣,一邊伸出手做了個噓的手勢,打算接通電話。卻沒想到這個表情卻是不知怎么的就刺激到了他,他獸性大發,猛了撲向了我,把我就地摁倒在床鋪上,將我那雙黑絲美腿分開,擺成一個M字型,也顧不上我,巨大的,就這樣又一次挺進了我早就濕潤無比的菊門里。他胯下硬邦邦的,又在我柔嫩的肛門中猛烈地抽插起來。「啊~~」那突如起來的快感令我下意識的呻吟了一聲,我搖動著高翹的臀部,手不由得摁下了接通鍵。「老公,你在哪?」電話里傳來了我的身為男人的妻子的質問聲。「我... 我跟我們的總經理在... 在應酬。」


    我一邊沉浸在被男人干的那種強烈的快感中,一邊胡亂的應付著老婆。只不過怕是老婆怎么也想不到,身為她的老公的我,此時卻是穿著這么性感的女裝,做著如此下賤的事情,去取悅一個男人。「你早點回來,我有事跟你說。」小萱在電話里頭這樣告訴我。「你真是個騷貨。」男人俯在我的耳邊,嘲笑道:「為了當我的女人,連自己的老婆都不要了,你說你賤不賤?」我風情萬種的看了他一眼。


    什么也沒說,掛上了電話,然后緊緊的抱住了男人,低聲說著:「干我,死勁的干我,人家還想要~~」第二天。我被身旁的男人的一個小動作給驚醒。看到躺在身旁的男人,昨天發生的淫蕩的一切就又清晰的浮現在了我的腦海。看著自己身上那已經破損了的情趣內衣,和大腿上那精跡斑斑的黑色絲襪,一股悔恨蔓延上了我的腦海!我到底做了些什么?小心奕奕的推開身旁的男人,整理了一下著裝,逃似的跑回了女裝男子俱樂部,潔兒的房間里。潔兒懶洋洋的趴在床鋪上,似笑非笑的看著我。不知道為什么,我腦子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你給我的藥有問題?」我喘著嬌氣,也不知道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的臉上帶有什么表情。

    我身體的女性化,漸漸白皙的皮膚,還有越發越雌化的思考模式,都是從開始服用潔兒給我的藥開始。潔兒也沒有否認,微笑著點了點頭。「你這是在干什么。」我懊惱的扯掉假發,憤怒道:「你這是在害我!」潔兒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卻是反問道:「昨晚,愉快么?」想起昨晚那要人命的舒適,我紅著臉,沒有反駁他。


    潔兒繼續說,「做男人?想你以前那樣?硬又硬不起來,朋友嘲笑你,女人不理你,公司冷落你,有意思嗎?」潔兒說著說著,又笑了起來,指了指我身上那已經有些殘破,還沾滿著白色精斑的黑色絲襪,說到:「像昨晚那樣不是很好嘛?又有男人疼,又可以穿風騷性感的可愛女裝,又可以撒嬌裝嗲,多好,不是嗎?」我面紅耳赤,匆忙換回放在他房間里的男裝,頭也不回的跑開了女裝男子俱樂部。「你會回來的。」潔兒在我身后,意味深長的說。回到家以后,我腦子亂忽忽的,卻根本就沒有想到小萱卻是正坐在客廳中,低頭抽著悶煙,盯著我。

    我強笑了一聲:「怎么了。」小萱問:「你昨晚怎么沒回來?」我心理咯噔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小萱:「找別的女人去了?」這一句話一問,心底就涌現出一股羞恥感... 找女人?你老公昨晚是給別的男人當女人去了。「沒有的事!」


    我干咳的一聲,想結束跟她的談話。我知道離婚的事她是不可能隨隨便便就說出口的,有這么好的一個擋箭牌幫她擋著偷情人,換個男人,可能么?她的情人老總是有老婆的人,是絕對不可能和小萱結婚的。小萱放緩了語氣:「我只是想跟你好好談談。」「我們能談什么?」我的語氣越來越不耐煩。小萱說:「談談我們的問題。」我嘆了口氣,不知道為什么,現在的我,卻對小萱沒以前那么怨恨了... 長年對面一個性無能而又軟弱的男人,她能怎么樣?而且昨晚上的我... 還不是跟小萱一樣?就是一個... 淫婦?「我跟你沒什么好說。」我搖頭。


    小萱也有些生氣了,語氣不由得有些大聲:「那你到底想怎么樣?」「不是我想怎么樣?」我氣道:「是你想怎么樣?」小萱語速越來越快:「你一個男人,賺錢沒我多,又陽萎,長得又白白嫩嫩的,跟個女人一樣,要來有什么用?還不如就去當個女人啊!」明明是羞辱我的話,但是那句跟個女人一樣,還不如就去當個女人,卻是說得我有隱隱有些興奮... 我真的是墮落了?小萱似乎察覺到自己說的有些過了,放緩和了語氣,有些歉意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是,我是陽萎,又不能賺錢。」


    我回應她道:「所以,你還是去找你的情人老總吧。」


    說完,我砰的一聲關上門,跑出了家。一路上,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該要去什么地方,想了想,也只好打車到了女裝男子俱樂部,找到潔兒。雖然很氣憤他所做的事,但是跟潔兒在一起,我心里老是有一種說不出的寧靜。潔兒倒了一杯咖啡給我。


    然后坐在床鋪不上,笑咪咪的看著我。「我能不能在你這里住幾天?」看著溫柔的潔兒,我有些尷尬的開口問道。「怎么了?」潔兒問我。「我跟我老婆吵架了。」


    我不好意思的開口。「老婆?」潔兒聽到這個詞語的時候咯咯笑了起來。笑得我臉都紅了... 我和男人交媾時候的淫蕩樣子又再一次浮現出我的腦海,這樣的我,確實... 沒什么資格喊老婆。「可是... 」潔兒想了想,然后告訴我:「

我在這里,房間里如果出現個男人,不太好吧。」我有些失望... 「不過。」潔兒話鋒一轉,笑道:「如果你愿意保持穿著女裝的樣子呆在我的房間,那就沒什么問題了。」保持女裝的樣子嗎?我愣了愣,心里卻是一股說不出的期待。

    這個時候,潔兒的房間有人敲了敲門,一個聲音傳了進來:「潔兒,10號包廂的客人點你的鐘。」潔兒應了一聲,然后低聲跟我說:「你可以先在我房間呆著,如果到晚上你還沒決定好的話,我也沒什么辦法了。」我點點頭,呆呆的看著他推開門,高跟鞋蹬蹬蹬,下樓的腳步聲。看著潔兒滿衣柜的,根本就不屬于我現在這男兒身的玲瓏衣物,腦子一片空白。做男人?想以前那樣?硬又硬不起來,朋友嘲笑你,女人不理你,公司冷落你,有意思嗎?你一個男人,賺錢又不多,又陽萎,長得又白白嫩嫩的,跟個女人一樣,當男人來有什么用?還不如就去當個女人啊!


    我撫摩著潔兒丟在床鋪上的那件白色蕾絲邊紡紗睡裙,忽然覺得自己身子軟化了。


    想起女裝的美妙的柔軟... 想起那天晚上跟那男人瘋狂的性愛。我迷失了...

對... 我要當女人... 我要當一個被男人疼愛的女人。當潔兒回到房間時候,看

到穿著睡群的我,滿意的笑了。「這才是我的好妹妹。」他這樣說道。接下來的三個月里,我和潔兒同吃同睡,他去接客的時候,我就會在他的房間里上網看一些女性網站或者翻一翻潔兒買的女裝雜志。


    我也加大了潔兒給我吃的藥的藥量,在短短的三個月里,我頭發已經從男性的小碎發長成了披肩,而且皮膚也越來越白嫩,甚至胸部,也到達了A罩杯。我知道那個藥就是雌性激素,但是很奇怪的是,在我服用藥的這段時間里,我的小弟弟卻似乎第二次發育一樣,竟然隱隱還比以前大了一個檔次。我把這樣的變化告訴潔兒,潔兒笑笑說很正常。這段時間里,偶爾我也還會跟潔兒做愛,但我發現,光光是讓潔兒含我,或者讓我的小弟弟進入潔兒的菊花,這些都沒有辦法滿足我的淫欲了。我也和潔兒學習很多關于打扮和化妝方面的問題,三個月以來,我幾乎跟我以前的男性生活隔絕了,起初,小萱給我打過一次電話,但是我沒接,后面,她也沒有在打過來。


    忽然有一天,潔兒跟我說:「想不想被男人干?」那時候我的正在對著鏡子嘗試著濃艷的化妝,聽到這句話,心跳忽然加速,嘭嘭的直跳。我本想拒絕,但是那句不想被男人干的話語,到了嘴邊,卻怎么樣也說不出口。潔兒笑了笑,抱住我,在我耳朵邊,跟我說,「好好打扮一下。這個樣子,怎么能下去見男人」潔兒說完,便翻出衣柜,開始找起衣服來。他幫我選的是一件雪白針織連身裙,黑色的透明連襪絲,白色綁帶細高跟,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慢慢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短發嫵媚的女人... 卻見鏡子中的女人,生的漂亮,瓜子臉,淡淡的柳葉眉,五官精致,鳳目嫵媚,配上她高佻的性感身材,雪白的肌膚,亭亭玉立,風情萬種。


    我一時沉浸在一種奇妙的感覺中,不可自拔。過了一會我問潔兒,說不帶假發么?雖然三個月后的我,頭發已經比男人長很多,但是相對女人來說,還是有些短的。潔兒一邊搖頭,一邊換上精致的黑白格子針織棉裙,纖秀的黑色棉襪。顯得很是清秀,年輕,讓人有種迫不及待推倒的清純感。潔兒笑著說,不是說長發就是漂亮的。


    你看看自己,多美?我看著鏡子中那個漂亮異常的自己,一種說不清楚的異樣從下體蔓延到全身... 好想... 好想讓人肆意玩弄,玩弄鏡子中這風騷的自己

... 跟著潔兒小心奕奕的在走道上走著,聽著自己穿著的高跟鞋走出的咯咯聲,很奇妙,全身女裝的柔曼感又讓我覺得混身上下很是柔弱,很是渴望能有個男人,能抱住我。潔兒看得出我有點小緊張,笑著摸了摸我的腿,說:「沒關系的,小美人,等下就會有一個男人來疼愛你,把你帶上幸福的顛峰。」我想起那晚自己莫名就被一個男人玩弄的欲生欲死的感覺,臉就有些紅了。


    走到一個房間,就看到包廂里有兩個男人坐在那里聊天。看到我和潔兒走進來的時候,就有些眼前一亮的感覺。潔兒熟絡的坐到了其中一個男人的大腿上,嬌笑道:「王總,好久沒來了,是不是忘了人家了?」那個被稱呼叫王總的男人哈哈大笑,手也是很不老實的摸起潔兒的絲襪大腿。說著還不忘記眼神一撇我,說:「什么時候你們這有了一個這么美的人兒,都不給我們介紹一下?」潔兒嬌笑道,「這是新的姐妹,兩位老板要多多照顧呢?」聽到潔兒用姐妹來介紹我,我也不知道什么感覺,身為一個男人,卻是被眼前這么一個嬌俏的大美人叫做姐妹,一種說不出的滿足感覺,讓我混身有些發燙。王總哈哈大笑,說:「既然是新貨,那就先讓黃總嘗嘗新鮮。」


    那個黃總滿意的笑笑,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我乖巧的坐在他的大腿上。剛剛一坐下,我柔嫩的屁股就感覺到一根堅硬的棒子,頂在我的菊洞附近,我臉一下子就熱了。黃總十分猴急的捏了捏我白皙的絲襪長腿,摸了一下,似乎覺得有些不過癮,又撩起我的裙子,抓到了我半軟半硬的棒棒上。我的小棒棒已經處于興奮階段,不停留出的淫液早就已經把粉紅色的蕾絲內褲浸得濕滑無比,黃總有些毛糙的手熟練的把玩,更是讓我渾身騷動了起來。我真是個... 淫蕩的騷貨啊。

    黃總滿意的笑道:「聽老王說這里都是像你們這樣帶把的騷貨,還這么漂亮,

我還不信,現在一看,真不愧是好貨啊,玩弄你們這樣的女裝男婊子,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享受。」「黃總你真討厭。」潔兒嬌嗔了一聲,卻是若有似無的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這是潔兒在提醒我放不開,雖然最近做春夢的時候,老是會夢見自己是個任人隨意玩弄的女裝男妓,但是真的看到男人的時候,還是有點說不出的緊張感。


    黃總玩弄了我一下,似乎感覺到我不是很配合。就有些輕蔑的看了我一眼,說:「騷貨,這么矜持,是不是不想被干啊?」我忽然就覺得腦子有點亂,僅剩下的那點男性的自尊忽然就冒了出來,勉強笑笑:「對不起啊黃總,我想去下洗手間。


    說完然后沒有理會潔兒有些奇怪的眼光,推開門走了出去。女裝男子俱樂部的洗手間不分男女,要不然,我都不知道這樣的我該進哪一間。我的小弟弟雖然是很興奮,但卻柔軟無比,我撩起裙子,卻怎么也尿不出來,只能蹲下。結束后我對著鏡子,看著鏡子中那張清麗無比的臉蛋,拿出口紅,輕輕的抹了抹。這樣的我,還是一個男人么?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一間洗手間的門被推開了。我驚呆了,那里面的人,居然是... 我第一次的... 那個將我帶到另外一個境界的... 那個

成熟英俊的男人。他也看到了我,眼睛里閃過一絲驚喜:「是你?」我發現我心里嘭嘭嘭的亂跳,連忙轉過頭,想跑開。他有力的手一把抓住了我:「別走。」

    我不敢回頭,只覺得臉上熱熱的。他從身后抱過我,在我耳朵邊,有點開心的說:「我還以為你不在這呢,你上次怎么留了個假電話給我?我找了你很久,終于讓我找到你了。」他略帶迷醉的話語幾乎讓我沉迷了。但說出的話卻是有點莫名的酸:「找我干什么?」「干你。騷貨。」我感覺到他的呼吸越來越粗重,「我想死你了。」我感覺我身體一下子就軟了,我聽出了他的話里,居然有一絲深情... 那絲把我當女人看的感覺,讓我一下子有了一種,就算當他一輩子性奴,

也無所謂了的沖動。就在這個時候,潔兒的電話打了過來:「你在哪?你這樣弄,人家黃總會生氣的?」我沒說話。他看了我一眼,低聲問:「有人點了鐘?」我點點頭。「電話給我。」他命令到。


    我乖巧的拿起電話,遞給了他。他在電話跟潔兒說了幾句,卻聽到電話那頭黃總憤怒的吼道:「是誰搶我的人?」那聲音大得連我都能聽得清楚。他看了我一眼,笑了笑,然后對電話里說:「你告訴他,那是我的人。」說完掛上了電話,環腰摟住我,「我們走。」剛一進房間,我就被他摁到在墻壁上,他試圖想吻我。我輕輕推開他,走到床邊,并攏起那雙修長的黑絲腿。做完這個舉動之后我又有一點后悔,我也是男人,我知道這樣矜持的舉動,反倒是更能刺激男人的征服欲。他倚靠在墻壁上,肆意的打量著我。「你真美。」


    我臉一紅,轉移話題,「我要怎么稱呼你?」確實,雖然跟他有過... 一夜

的激情,但現在回過頭來卻是發現,自己連他姓甚名誰都不知道。「叫什么都可以,」


    他那寫滿侵略的眼神野獸一樣的看著我,有些好奇的問,「你們俱樂部,一般都是怎么叫客人的?」「怎么叫都有吧... 」聽他這么一說,不知道為什么心底涌現出一絲擔憂... ,他,是不是介意... 我是一個女裝的,騷男妓?他慢慢

靠過來,粗野的把我壓在了床鋪上,湊在了我的耳朵邊:「你喊我老公吧,我想聽你喊。」我掙扎的想從他的懷抱里掙扎出去,卻被他一下子就吻住了嘴唇。他那充滿煙草味的成熟男人的味道,一下子就讓我迷失了。這個吻吻了不知道多酒,他才把我放開。我滿臉通紅的喘了口氣:「你不要這樣... 」說完之后我就覺得我說話的語氣就跟嬌啼一樣。他笑了笑,吐氣在我雪白的脖頸上,低聲說,「來,叫聲老公聽聽。上次不是叫得很好嗎?」我賭氣的白了他一眼,說:「千人騎萬人操... 而且還是個男人,你也逗弄。」


    他大手拍了拍我的大腿,有些粗糙的手部皮膚摩擦著我光滑的黑絲襪,一瞬間讓我想起了那天在他身下婉轉求愛的樣子,一下子有些癡了。「我就喜歡你這樣的騷貨,來,跟老公說說,被幾個男人上過了?」「很多個。」我嬌喘的白了他一眼,但是我覺得,那樣的媚眼,幾乎是跟挑逗沒什么差別。他貪婪的吸著我身上的氣味,低聲說:「以后別接了,我養你。」


    我迷醉了,這句話,幾乎是把我身上潛在的女性人格給帶了出來。只覺得,我想屬于他,我想屬于眼前這個男人,成為他一輩子的女人。我慢慢低下頭,雙手溫柔的解開了他的皮帶,脫下內褲,眨眼間,碩大的陽具,挺到了我的眼前。

    我含情脈脈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溫柔的將他的大棒棒,吞進了我溫潤的櫻桃小嘴里。


    他滿足的呻吟了一聲,「好棒。」我一邊縷著頭發,專心的,仿佛是一種本能,開始吸吮起嘴裡的棒棒。隨著我不斷上上下下的吸舔,他的大棒棒逐漸撐得我涂著口紅的小嘴又酸又麻,忍不住從嘴角流出唾液。慢慢的,變得越來越大,更長的無法整根沒入口中,尚留三分之一在外面。大概含了十分鐘,我只覺得口中的男根越發越熱,越來越硬,隨后,他滿意的發出了一聲呻吟,然后,我感覺,一大灘濃精射到了我嘴里。這段時候來偶爾我和潔兒做愛,潔兒也會把他的精噴到我的嘴里,但是潔兒的味道。卻跟眼前這個男人的濃郁的味道不一樣,眼前這個男人的味道,是真正屬于男人的味道。


    他笑了笑,似乎對自己這樣簡單就噴出來很不滿意。我看了他一眼,說:「上次在酒吧里,是你給我喝的是什么特別的東西吧?」他點點頭,有些不好意思點點頭:「我怕你不愿意跟我走。」「你就這么在意?」我挑撥出嘴角的精,嫵媚的一舔。他神情一正,很認真的說:「非常在意。」說完,低下頭,撩起裙子,用手扯下我的絲襪,張開嘴,把我粉嫩的沒有一絲體毛的男根,給含進他的嘴。下體傳來的溫暖讓我忍不住抱住他的頭,吃了潔兒給我的藥之后,我的棒棒反而比之前的時候還要大上一些,硬起來也有快15公分的大小,只不過,單純的撫摩卻是很難讓我射了。他含了一會,然后又緩緩吐出來,「軟軟的,好可愛。」我有些臉紅,用手一捏,把棒棒用雙腿一夾,夾在了股溝后面。


    他手卻輕輕的一掰,摸到了我的大腿之間,抓住我的棒棒,柔捏起來。「不用掩飾,我喜歡你身上的每一個地方。」說完,手一使力,然后將我一轉,抱近了他的懷抱里。坐在他的大腿之間,我只感覺,身后,一跟碩大的鐵棍,已經頂著我的柔軟的屁股。他從后面拉下了我的黑色蕾絲內褲... 用力很大,幾乎快要把內褲給扯破。他的大棒棒輕輕的在粉紅的菊洞附近摩擦,我心跳忽然變得很快,想起那美妙的感覺,我只覺得全身柔軟,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


    過了一會兒,他湊到我耳朵邊,柔聲問到:「我進去了?」我如蚊鳴一般輕輕的恩了一聲。菊洞早就因為我的騷情而變得濕潤無比,他摩擦了一下,忽然一口氣整支干進了我的嫩菊穴!我嬌喘一聲,瞬間的疼痛過后立刻就被身體一陣陣的酥麻,由身體傳來的連續的快感而掩蓋。好棒。


    我立刻呻吟出聲,「恩... 啊... 好棒。」妖媚的騷叫聲立刻刺激到了身后

的男人,他悶哼一聲,立刻開始抽插起來。如此強烈的快感一下子令我迷失了起來,如同大海中欲墜的小船,任由著身后的狂風暴雨在突襲。這個時候,我早就忘記了我身為男人的事實,也絲毫不會覺得有另外一個男人把他象征征服的男根插入我的后庭有什么不妥。我就是個女人,我就是一個任由男人征服的,淫蕩的女人。沉浸在這種難以名狀的快感之中,我只覺得我整個人的臣服在了欲望里,在這種極度的刺激興奮之下,突然間,我耷拉在雙腿黑絲上的男根上一陣酥麻,流出了精,天啊,我射了?可是我的棒棒并沒有勃起啊?


    我居然被另外一個人操射了?他似乎也臨近高潮水,運動的頻率越來越快。終于,在我不段噴射的同時,他也射了,我只感覺,一股麻麻的熱量,從后庭里,蔓延到了全身。好滿足,天啊,當女人被干怎么那么爽?我側過頭,看著他那英俊無比的側臉,不由得癡了。他笑了笑,湊過頭來,含住了粉嫩的紅唇。這一夜,風月無邊。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我發現我正躺在他的懷抱里,這一夜,睡得很香甜。他似乎早就醒了,正在似笑非笑的看著我。我想推開他,他卻抱得更緊,壞笑道:「你別亂動,如果惹起火了,你要負責的哦。」我白了他一眼,沒說話。

    現在的我,全身上下也就只有腿上的黑絲和胸口的藍色蕾絲胸罩沒脫,下體光溜溜的,感覺很不舒服。他感慨道:「我也上過不少女裝男,但是只有你,在穿的這么少的時候,還是跟個女人一樣。」說著還捏了捏我的小棒棒。


    我賭氣的白了他一眼,「我就是女人怎么了。」他溫柔的抱著我,「當女人很快樂吧。」我有些害羞的恩了一聲,不說話。就這樣抱了不知道多久,我有些累了,想站起來,推了推他,卻發現他紋絲不動。「放開啦。」我不自覺的就撒起嬌來,說完自己也覺得那句話簡直嗲的不可理喻。「叫聲老公我就放手。」他壞壞的說。


    我臉一下子就紅了... 身為男人,怎么能?激情過后我倒是想起了自己男人

的身份,羞恥得讓我臉熱得發燙。「叫聲來聽聽。」他倒是耍起賴皮,跟個孩子似的。


    「老公。」我用幾乎小得連自己都聽不到的聲音喊了句,然后飛快的從他的懷抱里掙扎出來。淫性開始逐漸減退,腦子開始產生罪惡感的我現在根本不知道怎么面對他,只好跑到洗手間里,打開熱水噴頭,溫熱的水流噴濺在我的身體上。

    我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具雛形的少女身軀,潔白細膩的皮膚,最近隆起的小巧的乳房已盈盈可握,A罩... 或許已經是B罩的小淫乳隨著溫水流過,微微震顫,嘛酥酥的。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雪白清麗的瓜子臉,白皙的皮膚,纖細的腰身,還有那雙我自己看了都心動的光滑誘人的筆直細長的大腿。自己的一切,還是男人嗎?那著浴巾把自己隨意的一裹著,但看了看,猶豫了一下,還是把浴巾蓋住了胸口部分。走出去,看到他抓著我的手機在玩。一看到我,眼睛一下子就直了。


    我感覺到了他下體開始膨脹。我臉一紅,「大清早的,你別這樣。」他尷尬的笑了笑,扯過棉被蓋住:「大清早的,男人,你知道的。」我怔了怔,晨勃這樣的事,好象好久沒有發生在我身上了。他把手機遞給我,然后滿足道:「記得,以后不要隨便換號碼。換了也要告訴我一聲。」我接過手機,只見他在上面存了個號碼,號碼上清楚的寫了兩個大字,老公。我賭氣想刪掉,他卻一把扯過我然后翻身壓倒在床鋪上,包裹著的浴室一下子就被扯掉了。「不許刪,」他蠻橫道。

    我扯過浴巾想蓋住下體,卻被他野蠻的吻著。吻過之后,他把我推開。「穿衣服。」


    我虛脫的喘了口氣,檢起昨晚丟了一地的絲襪,蕾絲內褲,內衣,裙子穿了起來。


    蹬起高根后,他也穿好了一身挺直的西裝站了起來。他真的很高,我穿上高跟后也還是比他矮那么一點。要知道,高跟可是有10CM的。他挽著我下去前臺結帳的時候,服務員和路過的行人都頻頻側目。我紅著臉問他:「他們是不是看出我是男的了?」他笑著捏了捏我大腿:「能覺得你是男的,都是眼瞎的。」

    我白了他一眼,不知道為什么卻是有點小甜蜜。退了房間之后,他問我:「你要回去俱樂部?」我點點頭。他瞪了一眼:「不要回去,我弄個地方給你住著。」

    我就嫵媚的笑:「你真想包養我啊。」「恩。」他說,眼神清澈認真。我卻是想起了潔兒,有些擔心。「不要緊,我在俱樂部沒有掛牌的。」我柔聲說:「我是你的人。」他點點頭,也不在說話。回到俱樂部的時候,潔兒已經睡醒了。

    只穿著一件睡裙和絲襪,正在很是不滿的瞪著我。我知道昨晚的事做得很不地道,柔聲說了句:「對不起啊潔兒。」但是潔兒似乎很生氣,一把把我摔倒在床鋪上。


    說完,還用他的絲襪腳狠狠的踩到了我的蛋蛋上。我嬌哼了一聲,潔兒不是真的生氣,只不過是想要發泄一下而已。潔兒的腳力度很適合,輕微有些痛的同時卻是還是很爽。「潔兒對不起。」我道歉道。潔兒似乎真有些不爽,一屁股做到我的胸口前,撩起的睡裙,潔兒的粉嫩的小弟就彈到我的眼前。「舔。」他狠狠的瞪我。


    被他這么一瞪,我也自覺有些歉意,反正以前跟他一起住的時候也沒少玩色色的游戲,咬住潔兒粉嫩的小頭時候,潔兒就笑了,一把推開我,「行了,夠聽話,原諒你。」說完提上蕾絲內褲,一下躺在我身邊,把我抱住。我咯咯笑,一把抓住他的白嫩的胸部。他服藥比我早,也比我多,胸部早就很大了。


    俱樂部里其實也有很多純粹女裝的騷男人,不服用藥,但是這樣的人身上通常都還有一點男人的痕跡,除了一些特殊的客人,也不太會有人特別去找那樣的女裝男。說著話,潔兒又遞了一瓶子藥給我,問道,「你還要吃嗎?我上次給了你的那些,估計你也應該吃得差不多了。」我有些猶豫,但一低頭,看見自己的那雙夾得緊緊的絲襪腿,又想起昨天晚上,自己被另外一個男人,弄得欲生欲死的自己... 就嘆了口氣,這樣的我,還,能算個男人嗎?(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3

帖子

10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0
沙發
發表于 2016-9-15 08:31:57 | 只看該作者
還可以讀。前后的連貫以及鋪墊與照應等需要注意。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20

帖子

18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8
板凳
發表于 2016-12-7 17:34:28 | 只看該作者
大家來歡樂,歡樂大家來。共同的體會。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5

帖子

6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6
地板
發表于 2017-1-4 02:56:30 | 只看該作者

不錯了啦啊,謝謝分享哦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開始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偽娘之家 ( 豫ICP備14004748號-4 ) 防水墻 公備 

GMT+8, 2019-6-30 00:40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z xt4

© 2014-now wnjia.cn.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四川快乐12走势图四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