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偽娘之家

 找回密碼
 開始注冊
查看: 15582|回復: 2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被動變裝] 三寸金蓮-戀足1

[復制鏈接]

3772

主題

5369

帖子

5778

積分

榮譽會員

Rank: 10Rank: 10Rank: 10

積分
5778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5-12-6 11:21:47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有一個愛蓮人,因為想要一位三寸金蓮小腳媳婦,多年不成,他就把自己的天足裹成小腳,以實現自己的愿望。

頌蘭先生,所寫的記實文章《雄媳婦》,真實記錄了這件頗具傳奇色彩的社會新聞,這篇文章,也稱得上是一件

奇文。

    媳婦,都是女性。男性,該稱丈夫和夫君。稱之為“雄媳婦”,又雄又雌,似是陰陽人。看到后面,我

們會弄明白,這位“媳婦”,外貌是一位小腳佳麗,一舉一動,一言一行,絕似女子。但他實際上卻是一

個男人。他雖然將天足裹成了小腳,耳墜長環,秀發挽髻,一身女人打扮。但是,他并未做過變性手術,

自然人的性別,應該還是屬于男性,是一位小腳俏麗的男性。

    下面是頌蘭先生文章的內容。頌蘭,是主人公同窗十年的摯友,是位男性。當然,頌蘭是天足,

不是小腳。頌蘭,似乎是個筆名。頌蘭,歌頌蘭花,當然是將他的同窗好友比喻成格調高雅的蘭花了。實

際上是在頌愛蓮,歌頌金蓮小腳。當時,女人裹小腳,遍及神州。男人裹小腳,確實非常少見,真可算是奇

思妙想了。但在頌蘭心目中,愛蓮卻是高雅的蘭花。

    頌蘭在文章中說,回憶幾十年前,頌蘭寫作時間為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幾十年前,大約是在十九世紀,

尚是清代光緒年間,當時報紙上,曾經幾次報道過一件社會新聞,在江南轟動一時。

    當時在江蘇無錫附近,有一處大戶人家的老宅子,房屋有數十間之多。因為家道中落,人丁愈來愈稀



    不知何時,人們不曾注意,這座破舊的老宅子里住進來一位俏麗,兩鬢染霜的小腳老嫗,年紀大約有五六十

歲。

    這位小腳老嫗,雙趺纖瘦,端端正正,有模有樣,長僅三寸,穿著一雙江南常見的玄色鴉頭履,木底

高跟,履長尚不及三寸。長年雖是布衣布裙,但整潔大方,一看就是大家名門。


    人妖桑沖犯罪事件,是明代成化年間發生的一個重大刑事案件。桑沖是山西太原府石州(今離石縣)

人,拜大同府山陰縣人妖谷才為師,將天足纏成小腳,男扮女裝,化妝成婦女的模樣。桑沖又跟著谷才學會

女人的活計,如描剪花樣,鞋上繡花,配菜做飯等。

    從成化三年,到成化十三年,十年中,桑沖共計到過四十五個府、州、縣,及鄉村鎮店七十八處。桑

沖每到一處,用心打聽良家美貌女子,裝成從家中逃出來要飯的婦人,沒法讓鄰居介紹家教女紅。到了晚

上,同她一起歇息,騙取她的歡心,將她奸污。遇上堅持不從的,則用迷藥,使其昏迷,然后行奸。一共

奸污良家婦女達一百八十二人之多。

成化十三年七月十三日,男扮女裝的人妖桑沖終于被人識破,罪行徹底暴露。十一月,

自己未能如愿找到小腳妻室,心情憤懣,情緒激動,進而穿耳戴環、

纏裹小腳,男扮女裝,決心作一輩子小腳女人的。以前從未聽說過,僅僅只有我的好友,愛蓮一個人。

    從愛蓮的名字,不難看出他的追求和向往了。愛蓮,即熱愛、鐘情、向往三寸金蓮,進而金蓮與自身

合二為一,為自己裹一雙小腳。

    從“謀之多年”分析,愛蓮裹腳時,年紀不會太小了,總得二十好幾歲。二十好幾歲,三寸小腳是難

以裹成的。最終只能裹成五寸小腳。以一雙二十好幾男性的天足,能夠裹成五寸小腳,可說是含辛茹苦,

頗為不易。

    愛蓮是浙西人,是位南方人。假定他身高一米七十,這在南方屬于中等偏上,大約穿41碼的鞋,稍加

計算,腳長25厘米,市尺為七寸五分。要想裹成五寸小腳,腳長需縮短二寸五分,為原長的三分之一,相

當不容易。不但腳要大大縮短,而且要又尖又瘦。要想小腳裹得俊俏動人,還不是一般的尖瘦,拿宋丹丹

的小品語言來說,要相當的尖瘦。能否裹成小于五寸的金蓮呢?可是可以,但得不償失,裹成了一個豬蹄

子,短是短了,但裹成了一團肉,缺乏美感。

    頌蘭與愛蓮從小同學,達十年之久,從小學一直到高中,對愛蓮知之甚詳,知根知底。愛蓮從小非常

聰明,各門功課優秀,經常得到老師的夸獎,在同齡人中脫穎而出。不但聰明,而且生得眉清目秀,一表

人才,相當漂亮,是個美男子,貌比潘安,顏如宋玉,誠所謂秀外慧中,才貌俱佳。

    愛蓮凡事均好,對同窗也好,但是有一件,按照當時的社會輿論,婦女纏足是一種社會陋習,不利于

幼女的身體健康,應當革除。可是愛蓮卻大唱反調,持論偏激,對主流媒體所言十分反感,極力主張女子

纏足,認為女子最美處全在一雙纖纖金蓮上,身為女人而不纏足,實在是辜負了上天的好生之德,枉到人

世做了一回女人。

    愛蓮把自己的上述觀點,寫了一封信,怕丟失,用了雙掛號,不但有掛號,且有回執,花去銀圓壹角,

大約折合現在人民幣七八元。信寄給當時中國最大的報業上海申報館,文曰:

    “編輯先生鈞鑒:小子乃僻壤一介書生,孤陋寡聞,閉目塞聽,今有數言欲向先生求教,幸不棄為盼。

    “今者,報端常有不遜之言,傷及無辜裙下雙鉤,有背忠孝仁愛信義和平之宗旨。

    “金蓮者,吾國之國粹也。自南唐窅娘以降,千百年來,無女不裹,無裹不纖,深得吾國數億婦人之

喜愛。金蓮者,婦人之至寶也,今何忍心,損其至寶,奪其至愛,致負上天好生之德。

    “今者,當局勒令三十歲以下婦人限期放足、十五歲以下小女立即解纏,名為愛民,實為害民。骨斷

筋裂早成三寸之纖鉤,焉能變成天足乎?真乃癡人說夢也。查腳人員,如狼似虎,闖入民宅,逼死人命,

民怨沸騰,此文明者所為乎?否!斯者與匪盜何異,夏桀、殷紂復生也。

    “小腳者,乃吾國千年之習俗,俏麗。為女人增媚,深得民眾喜愛,何忍今日毀于一旦,使人寢食難安,痛不欲生。望當

局改弦更張,重訂國策,不為洋人所左右,使三寸金蓮,重見天日,再現青春,則萬民幸甚!社會幸甚!



    不過五天時間,愛蓮這篇極其不合時宜的讀者來信,就擺在了申報館“人事答問欄”編輯寫字間的案

頭上。

    “寫字間”,是一種老的叫法,現在叫辦公室,是辦公的地方。辦公,當然要寫字。寫字,是腦力勞

動不同于體力勞動的重要標志,也即是勞心者不同于勞力者的重要標志。用一個現代術語,就是白領不同

于藍領的重要標志。

    申報館位于上海靠近外灘的三馬路。三馬路,一九四九年人民當家做主后改為漢口路。原來,自南京

東路(當時稱為大馬路)以南的九江路、漢口路、福州路、廣東路,以前叫二馬路、三馬路、四馬路、五

馬路。以前報館多在漢口路。

一九四九年以后改為福州路,書店,文具店林立。昔日燈紅酒綠,今日開卷書香了。

    申報,成立于大清光緒年間,是中國最早的日報,資格真夠老的。這位編輯呢,資格同樣老,從申報

創立就當學徒,已經整整四十年了,如今已屆六十耳順之年,退休在即。

    老編輯亦是一位愛蓮君子,夫人與他同齡,虛年六十,裙下三寸金蓮堪稱典范。膝下五女,三四十歲,

早已金蓮纖纖。三個兒媳,步步生蓮。讓鄰人羨慕。第三代孫女、外孫女,因為進了新式學堂,不讓裹腳,這才沒有裹

成小腳,但老編輯仍耿耿于懷,不以為然。

    自西風東漸,清末民初,掀起放足浪潮,老編輯痛心疾首,卻也無可奈何,只得望蓮興嘆,以為時運

不濟。今日一見愛蓮斯言,如久旱之逢甘霖,引為知音。但是老編輯心中十分明白,像愛蓮這樣不合時宜

的來信,是萬萬登載不得的,他可不想在臨退休時被炒魷魚,以致失去唾手可得的養老金。

    愛蓮給報館的信,如石沉大海,杳無音訊。他對此早有思想準備,愛蓮之心不減,愛蓮之志益增。他

下定決心,一定要娶一位金蓮絕纖之小腳姑娘為妻,方才不負自己對小腳的一番鐘愛之情。于是請人尋訪

介紹。可是城市之中,早已提倡天足,小腳姑娘比三九天的蛤蟆還要難找。交通閉塞之處,邊遠農村,窮

鄉僻壤,偶爾還能遇到小腳姑娘,小時候未能將腳裹小,容貌也令人難以恭維,而且沒有文化,愛蓮十分

失望,卻又無可奈何。尋找了多年,最終一無所獲,為了心儀的三寸金蓮古典佳人,愛蓮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

    民國二十年,即一九三一年,夏天,頌蘭接到愛蓮寄來的一封信,文曰:

    “頌蘭吾兄:久未去函,甚念。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弟擬于近日離衢,遠赴省外一游,意在皖南一

帶。到達目的地后再通書信,以解懸念。問候家人均好。弟愛蓮頓首。”

    從此以后,愛蓮音信全無,無影無蹤,仿佛從人間蒸發了一樣。頌蘭萬萬不曾想到,做夢都不曾夢到,

此刻,愛蓮正隱匿在徽州纏裹小腳。

    愛蓮是浙西人,具體說是衢州人。筆者打小時對衢州缺乏好印象。上小學時,從母親授課的唐詩中,

讀到白居易的“是歲江南旱,衢州人食人”時,幼小的心靈感到很不是滋味,那里定是蠻荒之地。后來又

想,白居易身為杭州太守,也就是市長,副省級干部,不去歌功頌德,反而在詩中有意揭露政府工作中的

陰暗面,是可忍,孰不可忍。幸好唐朝不曾搞什么反右運動,否則定是個大右派,黨籍、公職雙雙開除,

發往青海去勞改。保不準,遇上災荒年,被人吃掉。

    這種人吃人的事,唐代的衢州確曾發生過。不過,現在是不會了。但是,如果當時白居易以右派論處,

貶到衢州,削職為民,災民餓急了,將他吃掉,也未可知。

    其實,衢州是一座歷史文化名城。全國的孔廟,又稱文廟,成百上千,但家廟僅有兩座。一座在山東

。另一座南宗家廟,就在衢州,知道的不多。孔子是我們山東的圣人,于是對衢州肅然

起敬。


頌蘭不知是誰打來的,于是小心翼

翼地拿起話筒,客客氣氣問道:

    “請問你是誰呀?我是頌蘭,請問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是頌蘭?我聽著怎么不太像?”電話中分明是一個嬌滴滴的女人的聲音。頌蘭聽著聽著,像是愛

蓮的聲音,可他明明是個男人呀,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小心問道:

    “我正是頌蘭,你是誰?我怎么聽著像好朋友愛蓮的聲音,但又像是個女人的聲音,真把小弟弄糊涂

了,你是愛蓮嗎?”

    電話中傳來一串銀鈴般的笑聲,愈發將頌蘭弄糊涂了,此人也許是愛蓮的妹妹,大老爺們何來銀鈴般

的笑聲,讓人勾魂,只有靜聽下去:

    “我正是愛蓮,你聽著像女人的聲音嗎?我真開心極了,我就希望自己成為一個女人,裹一雙稱心如

意的金蓮小腳,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頌蘭不由得大吃一驚,什么?愛蓮自己想裹小腳,做一名小腳女人?這可是太出乎人們的意料,太出格

了,出格出到天上去了。從前,他僅僅是想找位小腳姑娘為妻,如今竟然要自己裹小腳,說不定已是纖纖

蓮鉤了。這個變化,也太大了,說是脫胎換骨,亦不為過。很想目睹老同學金蓮尖尖的靚影,于是關切地

問道:

    “老同學,你現在身在何處?我能去見見你嗎?方便嗎?”

    “咱們是老同學,同窗十年,情深誼長,多日未見,極為想念。此次我從皖南徽州回到杭城,欲往靈

隱寺進香,請求如來佛祖保佑,平平安安做一輩子小腳女人,此外再無奢望。我現在住在湖濱四十八號清

園旅館二樓捌號房間,推窗即見西湖,風景極佳。晚間請兄一個人來,不要帶其他人,見面后暢所欲言,

互告近況,以解思念。”愛蓮愉快地回答。

    衢州到杭州,交通遠不如現在方便。浙贛鐵路,自浙江杭州至湖南株洲,

    因此,頌蘭赴杭州,只能乘汽車。砂石路面,蜿蜒曲折,顛簸二日,始抵杭城。

    腹中饑腸轆轆,頌蘭往平海街上的素春齋去進晚餐,這是家素菜館,聞名遐邇,向為吃齋念佛人士推

崇。菜名紅燒雞、紅燒鴨之類,全用豆制品制作。雖是素菜館卻也賣酒,賣的卻是紹興黃酒,度數不高,

入口醇香馥郁,回味極佳。相對于妓院中的花酒,素菜下酒可謂素酒了。

    待到華燈初上,頌蘭謹遵同窗所囑,前往赴約,孤身一人,無人相隨。頌蘭甚為理解和包容。人各有志,

悉隨尊意。愛蓮本是男子,如今不想做爺們了,要做娘們,亦無不可。既做了女人,裹一雙金蓮小腳,自

是順理成章,合乎人情。原為大腳男生,一變而為小腳女士,當然不愿意為人所聞,以免閑言碎語,甚至

橫加干涉,生出許多是非來。

    頌蘭酒足飯飽之后,從樓上雅座走下,來到人流熙熙攘攘的街上。

    向西行過百余步,便是杭城著名的商業區延齡路,文革后改為延安路。雖是一字之差,含義絕然兩樣。

一個是延年益壽,一個便是革命加拚命了。

    再向西二三百步,便是西湖岸畔的湖濱路,習稱湖濱。進得四十八號,是一個布置精巧的庭院。一個

茶房,如今稱作服務員,年約三十余歲,甚顯精明能干,不卑不亢,面帶笑容開言問道:

    “先生,不好意思 ,儂找啥人?”這是一句南方話,翻譯一下,意思是:你找誰?



    “知道,知道。二樓捌號住的是一對母女,均為小腳,老太太小腳尤為纖小。來此已經三日,說是欲

往靈隱進香。女兒俏麗,小腳雖不如母親纖小,卻也纏裹得端端正正有模有樣。她前天還對我說,晚上要有表哥

前來拜訪,讓我們帶路。先生,不用客氣,請隨我來。”

    “一點不錯,我找的正是這對母女,多謝,多謝。”頌蘭心中甚喜,連忙道謝。

    在茶房的帶領下,頌蘭跟在此人身后,登上吱吱作響的杉木樓梯。這家清園旅館是座二層的杉木樓房。除

了瓦片,四梁八柱,隔板、樓板,一應構件,均為杉木制作。

    茶房到得捌號房間門口,拍了拍杉木門扇,朗聲喊道:

    “捌號房間主人,客人頌蘭到了。”

    頌蘭立在門前,待了片刻,只聽見室內傳出一個女子嬌滴滴的聲音:

    “請進,是頌蘭來了嗎?我已經等你兩天了,快請進。”

    隨著樓板一陣響動,一人步履輕盈地將門拉開,對頌蘭嫣然一笑,眉目含情,臉頰燦然,非常高興。

    茶房見任務完成,下樓去了,頌蘭再次道謝。茶房亦甚有禮貌,連聲說不謝不謝,這是茶房應該為客

人做的。

    接下來,頌蘭又驚又喜地注視著這位同窗十年,現已化為小腳女子的老友。

    只見往日一位莘莘學子,如今卻變成了一個小腳佳麗,從頭到腳,全身上下,比女人還要女人。

    一股濃郁的法國玻爾多香水的氣息,一陣陣鉆進頌蘭的鼻內,真讓他有點受不了,一陣頭暈目眩,

昏昏沉沉。似在夢中,但實際并非在夢中。

    在這氣味中,尚夾雜著一股頭油的氣息。愛蓮頭油擦得锃亮,秀發梳得精光,頭上遍插首飾,翠羽明

鐺,兩只耳垂上懸著長長的翡翠耳墜;腦后梳了一個時下流行的愛司髻,形狀像英語字母愛司;身上穿一

一九三

0年旗袍下擺短至膝下,小腿畢露無遺。

    最令人驚心動魄處,愛蓮不知何時何地何法,將自己的一雙男人大腳,硬生生裹成了一雙五寸長、又

尖又瘦的女人小腳。也不知道他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終于如愿以償,大功告成。就像唐僧師徒四人

去西天取經,歷經九九八十一難,終成正果,令人可欽可敬。愛蓮小腳上緊緊裹著裹腳布,布外緊套白色

細洋布縫制的凌波小襪,外穿形式古樸的黑色五寸弓履。鞋尖銳利似鳥嘴,故名鴉頭履。雖然小腳尖瘦,

步履步距甚小,但仍不失便捷,步態極富美感,婀娜多姿,令人心醉。

    房內還有一位五十歲左右的老年婦女,腳極纖細,銳如利錐,僅只三寸。黑色大襟衣裙,剪裁合體,

一塵不染。

    頌蘭正遲疑間,不知老嫗系愛蓮何人。愛蓮扭動小腳,裊裊婷婷走上前去,熱情向頌蘭介紹:“頌蘭,

這是我的干娘,對我極好。”接著又親熱地對老嫗介紹:“干娘,這是我的兒時同學頌蘭,特意來看您老

人家。”

    頌蘭如墮五里霧中,不辨東西南北。看像貌,極似同窗十年的摯友愛蓮。可是,眼前的這一位愛蓮,

分明是一位嬌艷的小腳女人,比女人還女人,與昔日的愛蓮相去何止十萬八千里,要不要相認呢?怎樣相

認呢?頌蘭著實犯了難,不知如何是好,呆呆地站著,如同泥塑木雕。

    愛蓮的感受,與頌蘭完全不同。在愛蓮看來,頌蘭依然還是老樣子,幾乎一點都沒有變。他看見頌蘭呆

呆地站著,一言不發,仿佛靈魂出竅,只剩下一具軀殼了。他十分明白,自己的變化實在太大了,尤其是

已經裹成了一雙尖尖瘦瘦的小腳,使得頌蘭難以遽然相認。愛蓮由于小腳站立不穩,前后左右倒了倒金蓮,

上前十分熱情地拉著頌蘭的手說:

    “頌蘭,我的老同學,請暫時不要說話,讓我來問你,你還認識過去的老同學嗎?我,不是別人,正

是愛蓮呀。我今天男扮女裝,裹了一雙小腳,你是否感到十分好奇呢?”一邊說著,一邊扭動小腳,拉著

頌蘭的手,走了幾步,示意請他坐在椅子上:“頌蘭,你請坐,你見了我這身打扮,一定會有許多亟于想

知道的疑問,很想知道這件事的前后經過。請勿著急,我會一五一十、詳詳細細告訴你的。”


  女人之間,見面拉手,是一個典型的女性的舉止。男性之間,絕無此舉。至多拍拍肩膀,或者握一握

手,以示親熱。愛蓮十分自然地拉著頌蘭的手,說明愛蓮舉止已經徹底女性化了,把頌蘭當成了閨中密友。

愛蓮倒沒有什么,頌蘭立時鬧了一個大紅臉,非常不習慣、不自在,心突突跳,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讓愛蓮拉著自己

的手。所幸愛蓮拉了一會便不拉了,頌蘭如釋重負,于是好奇地問道:

    “愛蓮,我知道你容貌一向漂亮,打扮成一個女子,并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就像一生下來就是女

孩一樣。可是一雙男人大腳,要想纏裹成女人的一雙尖尖小腳,可不像更換女性服飾那樣簡單。我很想知道,

你這一雙又小又尖的纖纖金蓮,究竟是怎樣纏裹方才成功的?”

    愛蓮聞聽此言,一下子羞紅了顏面,從臉頰一直紅到耳根,他人坐在靠背椅上,將一雙穿著古樸的黑緞

鴉頭履、又尖又瘦的五寸小腳,用旗袍下擺蓋了蓋,因不夠長,露出了金蓮的小尖尖,益顯嫵媚,令人銷

魂,嘴里卻是:

    “我的小腳有五寸之長,說什么也當不起‘纖纖’二字。若是像我干娘的小腳,又瘦又小,僅僅只有

三寸長,握在手里攥不滿,她的小腳才是名副其實的纖纖金蓮。”

    頌蘭心想,老嫗三寸蓮鉤,必是從小裹就,骨嫰肉軟,循序漸進,三年可成,深合醫理。而愛蓮一雙

成年人的大腳,含辛茹苦,方才裹成五寸金蓮,難度更大,更為不易,更加難得。

    愛蓮像是看出頌蘭所想,徐徐說道:

    “你是否認為我小腳雖為五寸,比從小裹成三寸更為不易?”

    “正是,正是。成年人裹腳,費力不討好,非常吃虧,遠遠不如從小裹腳,既少受艱辛,又蓮鉤纖纖,

好處多多。”頌蘭很為愛蓮抱屈。可是,愛蓮二十好幾歲才發奮裹腳,極力想圓自己的金色蓮花夢,也是

不得已而為之的。試想,男孩子都是要傳宗接代、支撐門楣的,父母決計不肯從幼年將他們裹成一雙小腳,

變成一個男不男、女不女的人。可是,頌蘭心里在想,愛蓮為何要下定決心,不怕艱辛,排除萬難,將大

于是他向愛蓮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君何以有此奇思妙想,致令我輩不解,請試言之,以解區區懸念,乃不枉此行也。”

    “頌蘭,我知道你會向我提出這樣的問題。”愛蓮一邊略作思索,一邊細加解釋:“往日,我曾想娶

一位小腳姑娘做我的妻子。這件事,被同輩人知道,認為我的思想遠遠落后于社會,極端陳舊,非常瞧不

起我,不屑一顧。我根本沒有把他們的話放在心上,他們瞧不起我,我還懶得答理他們呢。不跟他們生氣,

一走了之。”

    愛蓮打點行裝,離開衢州,一路北上,東到山東,西到山西,游歷了不少地方,衷心希望能找到一位

自己心目中的小腳美女。

    可是事與愿望違,不料一路之上,風塵仆仆,雖是竭盡全力,用心尋覓,竟沒有發現一位意中人。不

是小腳不夠小,便是缺少文化,或是像貌欠佳,竟沒有一位全才。

他想,求人不如求自己,我又有文化,像貌出眾,唯一缺陷,就是生了

一雙大腳。如果我將大腳裹成小腳,豈不是十全十美!腳又小,又漂亮,還有文化,什么都有了。我要成為三寸金蓮小腳女人。

    愛蓮將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他對自己的設想激動不已。他想,路是人走出來的。世上本來沒有路,

走的人多了,就走出路來了。

    怎樣才能為自己裹一雙漂亮的小腳呢?愛蓮翻來覆去地思考著。

    求人不如求自己。愛蓮從布店買來白粗布,撕成三寸寬的布條。白布門幅為二尺七寸,所以布條的長

度亦為二尺七寸。他將六段布條首尾相連,用結實的棉線,將它縫成一條三寸寬、一丈六尺長的裹腳布。

愛蓮準備用它為自己裹一雙小腳。

    通常,幼女初纏,用的是藍色的裹腳布。在鄉下,是將家織白粗布用藍靛染色,制成藍布。藍印花布,

也用這種顏料。藍靛,植物學名叫板藍根,具有消炎殺菌的功能。幼女初纏,難免皮開肉綻,用藍布裹腳,

可以消炎,非常科學。但是,愛蓮根本不懂這些,不知道初纏應該用藍靛染的裹腳布。即使愛蓮知道,二

十世紀三十年代的衢州城里,也很難買到。

    求人不如求自己,道理不錯,可是愛蓮自己,一個男人,對裹腳這種純女人的營生,實在是搟面杖吹

火──一竅不通。

    因此,愛蓮自纏小腳,力氣沒少用,到頭來,一事無成,依然還是囫囫圇圇的一雙大腳。愛蓮無奈地

長嘆了口氣,只得偃旗息鼓了。

    愛蓮為了排除胸中的郁悶,便來到衢州水亭門外碼頭,雇了一葉扁舟,沿著衢江、常山港、通溪河、

馬金溪,一路溯江而上。沿途,青山綠水,風景如畫。船在水上行,人在畫中游。


從衢州城啟程,經常山,到了開化。溪水愈來愈淺。于是,舍舟上岸,越過浙皖間的分水嶺,來到安徽地

界。曉行夜宿,逶迤北上。有道是:未晚先投宿,雞鳴早看天。

    不一日,愛蓮獨身一人來到歙縣,古稱徽州。徽州,歷史名城,聲名遠揚。

    作為一省之名的安徽二字,安,來自安慶;徽,即來自徽州。

    大名鼎鼎的徽商,即發源于徽州。

    “文房四寶”湖筆、徽墨、宣紙、端硯中的徽墨,就產自徽州。

    數日暢游,使得愛蓮心曠神怡,郁悶盡去。古城徽州深厚的文化底蘊,使得愛蓮留連忘返,樂不思

蜀。一天上午,愛蓮漫步街頭,在許國石坊前停下腳步。

    許國石坊,是全國罕見的明代石坊建筑。四面八柱,俗稱“八腳牌樓”。南北長11.54米,東西寬

6.77米,高11.4米,用質地堅硬的青石構成,立于明代萬歷十二年,1584年。

    石坊下,一位賣梨的老嫗,引起了愛蓮的注意。老嫗年約五旬,身材苗條。青衫青褲,清潔整齊。最令愛蓮可

喜的是,老人裹著一雙極纖的小腳,端莊秀麗,長僅三寸,乃生平第一次見到。

    愛蓮自忖,靠自己之力,實難裹成小腳。老人金蓮如此瘦小靚麗,必定蓮術高超。如能請她為自己纏裹

小腳,必定心想事成,如愿以償。

    可是,老人家肯不肯幫我這個幫呢?她會有什么想法呢?當面提出這樣的請求,委實難以開口。如

自己是個女人還倒罷了,可自己是個男人。

    思前想后,愛蓮決定分步實現他的計劃。他雇傭老嫗為自己煮飯洗衣,老嫗欣然答應。跟隨愛蓮回

到住處。老嫗販賣水果,本小利微,收入很不穩定。如今有一份相對穩定的工作,自然心中甚悅。

    愛蓮吃慣了衢州菜,如今吃這老嫗烹飪的徽州菜,覺得別有滋味,慢慢習慣了。雖是請了一個保姆,

與住旅店下館子相比,花銷反而節省了。

    幾天走下來,一男一女,慢慢熟悉了。愛蓮稱老嫗姨娘。老嫗稱愛蓮少爺。愛蓮請老嫗直呼他的名

字,老嫗不肯,并說,你是我的主人,我是你的傭人,豈有傭人直呼主人名字的道理,也顯得老身太缺

管教養了。愛蓮只得隨她。

    愛蓮對姨娘的一雙弓纖小腳,艷羨不已,贊不絕口:

    “姨娘,您的小腳裹得真好,端正尖瘦,小巧玲瓏,愈看愈好看,漂亮極了。”

     老嫗對愛蓮發自內心美的盛贊,相當受用,可是卻故作謙虛:

    “是嗎?真有那樣好看嗎?老身好像沒有看出來。其實,裹小腳是女人的本分,裹得小巧,是應該

的。上天既然叫我做女人,我就要天天裹好我的小腳,小腳是我們女人的門面。一個女人勤快不勤快,

看看她的小腳就一清二楚了。”

    愛蓮言猶未盡,眼睛火辣辣地望著姨娘的小腳說道:

    “姨娘,的掏心窩子說,我十分羨慕你的小腳,做夢也想有一雙你這樣的小腳。我若是個女孩,從

小裹腳,現在一定同你的一般大小。可惜我是個男孩子,投錯了胎,不能投胎成女孩。小時,我眼巴巴

地看著姐妹們裹小腳,腳越裹越小,越裹越漂亮,我真羨慕死了。可是父母死也不肯給我纏裹小腳,說我

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子,傳宗接代的獨苗苗,說什么也不能裹成小腳。裹成小腳,怎能出去見人?成何體

統?不被外人笑死?”

    姨娘深深被愛蓮的話打動了,十分同情,不知道怎樣才能安慰他,使他心里好過一些:

    “少爺,你對小腳如此鐘愛,使老身十分感動。現在有一些人,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想的,說小腳

這個不好,那個不好,說了小腳一大堆壞話,全是外國高鼻子洋人挑唆的,十足的教唆犯。你想,如果

小腳真像他們說的,還能盛行一千年?還不早就像破鞋一樣扔掉了。小腳必是有切切實實的好處,大家

才會裹了一代又一代。不然,豈不是沒事找事,吃飽了飯撐的?”愛蓮不住點頭深贊此言。姨娘又說:

“我一個窮老婆子,又沒有文化,糊口尚且不易,能做的,僅只是空口說白話,淡淡地說幾句同情的話,

我一點幫不上你的忙,心中實在過意不去,請你切莫見怪。”

    愛蓮見時機慢慢成熟,聽話聽音,鑼鼓聽聲,姨娘既是同情自己,求她給自己裹一雙小腳,大概不

是什么特別困難的事,于是誠懇地說道:

    “姨娘,您老對小腳的贊美之言,講到我心里去了,我完全同意。你說的非常對,‘小腳必是有切切

實實的好處,才會裹了一代又一代。’你太謙虛了,你完全可以幫我這個忙,這個和有沒有讀過書、進

過學堂沒有關系。只要腳裹得小就行了。姨娘,你的金蓮裹得這樣小,這樣好看,又便于行走,我真

羨慕死了。你的金蓮裹得這樣小,裹腳技術一定非常高超,你大概給不少小女孩裹過腳吧?”

    老嫗聞聽此言,心中暗自思忖,愛蓮明明白白是要我幫他辦一件事,從他講話的口氣可以看出,他

認為我完全可以勝任,又說此事與文化程度無關,只要自己腳小就行了。愛蓮究竟想叫我替他干什么呢?

她想了半天,也沒有猜出來他究竟想干什么。有人說了,愛蓮明明白白是想求老嫗幫他裹小腳嘛,有什

么難猜的?老嫗一開始也朝這上面想,可是,她認為根本不可能。成年人裹腳,非常困難,很難裹小。

她從未聽說過男人要求裹小腳的,弄得男不男、

女不女的,怎么生活呢?嫗于是說道:

    “少爺,說了半天,我真不知道,你要我幫你什么忙。我是一個小腳老太婆,從小裹成小腳,跑不

能跑,跳不能跳,除了每天纏裹自己的小腳,再就是做點家務,賣點水果以補貼家用,我也沒有其他經

濟來源。說起為女孩子纏裹小腳,不瞞你說,我從年輕時候起,就是遠近聞名的纏足婆,幾十年中間,

少說也為上百位女孩子裹成了漂亮的小腳,她們全都嫁入了好人家,生活美滿。”

    愛蓮聽說老嫗原是一位纏足婆,心中更喜,臉脹得通紅,但是想求她為自己裹腳的話,實難啟齒,

猶豫了半天,吞吞吐吐,囁嚅道:

    “姨娘,我實在說不出口,你千萬不要笑話我,說我沒出息什么的。難道只允許女孩子做,不許男

孩子做,這太不公平了。”

    老嫗靜靜地聽著,依舊聽不出來他究竟要干什么,要幫他什么忙,只得異常誠懇地表明自己的心跡:

    “少爺,不管你有什么心事,盡可對我言說,現在房內只有你我二人,無論你有什么打算,外人決

不會知道,我也絕對不會說出去,但說無妨。”

    “我想……我想……請你為我裹一雙小腳,不知道你肯不肯?”愛蓮臉脹得通紅,像是下了絕大的決

心,方才把自己向往已久的事情,吞吞吐吐講了出來。”

    “什么,你想叫我為你裹一雙小腳?”老嫗兩眼直直地注視著愛蓮,懷疑自己是否聽錯了,難道他

剛才真的是這樣講的嗎?為了慎重起見,老嫗小心翼翼地問道:

    “少爺,你剛才是不是在說,要讓我為你裹一雙小腳,我沒有聽錯罷,你確實是這樣講的嗎?”

    愛蓮羞慚不已,臉上泛起紅暈,一直紅到耳根。頭不由自主地埋了下去,像個女孩子。不敢注視老嫗詢問的目光,

頭越埋越低,聲音越來越輕:

    “姨娘,請你不要再問了,我剛才就是這么對你講的,一點沒有錯,我不知想過多少遍了,早就想

對你講,實在羞于啟齒,請你原諒。老嫗這才算是徹徹底底把愛蓮的心思弄明白了,他日思夜想、絞盡腦汁要為自己裹一雙小腳,自己

一開始并未猜錯,只是不敢肯定。但是,老嫗還有不少疑問,需要一件一件弄清楚:

    “少爺,現在小腳不像從前那樣吃香,城市里不少女孩子不裹腳了,有的還放了腳,我十分心痛,

可又無可奈何。可是,少爺卻毅然決然要為自己裹一雙小腳,這種追求十分讓人欽佩,我十分欣慰。既

然你把這件光榮的差事叫我去完成,我一定用盡全力,精益求精,不負所盼,為你裹成一雙精美的小腳。

    “可是,不知道你想過沒有,纏裹小腳,可不像穿一雙尖瘦的繡花鞋那樣簡單,想穿就穿,想脫就

脫。小腳一旦裹成,再也恢復不了原來的模樣,骨頭纏斷了,筋肉損傷了,只能當一輩子小腳女人,不

管你愿意不愿意,根本沒有后悔藥可吃,你現在可得仔仔細細想好了。”

    愛蓮聽了老嫗推心置腹的一席話,激動不已,鄭重表態:

    “開弓沒有回頭箭。君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姨娘但請放心,一旦裹成小腳,高興都來不及,何

能后悔?”

    “裹腳很痛,成年人裹腳更痛,要有足夠的思想準備。”老嫗有些擔心。

    “謝謝姨娘提醒。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決不怕疼怕苦,讓人笑話。縱然痛得死去活來,我決不

半途而廢。你盡管使勁纏裹好了,不用管我,我忍得住。”愛蓮決心已定。

    話雖如此說,老嫗心想,一個小伙子,要裹一雙小腳,做一輩子小腳女人,對他是一件很大的事,

因此,裹成以前和裹成之后的巨大變化和反差,應該事先對他解釋清楚,以免事后反悔,甚至怪罪于她。

老嫗想,這些實實在在的事情,愛蓮必須事先一件一件仔仔細細想清楚了,如果小腳女人自己勝任不了,

小腳干脆別裹了,免得生米一旦煮成熟飯,后悔也來不及了。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一著不慎,全盤皆

輸。于是老嫗復又開言道:

    “少爺,為了日后生活得舒心,有幾句要緊的話,現在不得不講在前頭,你不會嫌老身說話啰嗦

吧?”

    “哪里,哪里。不會,不會。自當洗耳恭聽,受益匪淺,十分感激。”愛蓮彬彬有禮,態度甚為謙

恭。

    “不知你是否想過,本來是個男兒身,一旦裹成小腳,就變成女兒身了。三綹梳頭,兩截穿衣,金

蓮纖纖,一點馬虎不得,否則會被街坊四鄰笑話。婦人嘴碎,不可不防。你做了二十多年的男人,一旦

做了女人,會有許多原來根本不曾想到的事情找上門來。

    “一旦做了女人,就要天天精心纏裹自己的一雙寶貝小腳,耗費不少時間。裹腳布天天要洗,不然

人家會說你‘懶婆娘的裹腳,又臭又長’,難聽死了。

許多輕而易舉的事,現在變得異常困難。比如擔水,

原來輕輕松松擔一百斤水,現在五十斤都困難。原來走十里路,不費吹灰之力。現在十里路,小腳伶仃,柔若無骨,離開了裹腳布寸步難行。

不知要走幾個時辰。再講點生活瑣事,原來什么地方均可大小便,現在只能規規矩矩坐在馬桶上,還不

能讓人看見,否則會說你不守婦道,水性楊花。

    “少爺,你可能不知道,人們常說,‘做人難,做女人更難,做小腳女人更是難上加難。’你鐘情

小腳,要裹小腳,我十分欣慰。助你裹腳,義不容辭。可是,我又十分為你感到惋惜。你男人作得好好

的,漂漂亮亮一個人,又有文化,為何要做女人,而且還是小腳女人?你不知道,做小腳女人有多不容

易嗎?小腳,好看歸好看,漂亮歸漂亮,可它是成缸的淚水換來的。天上不會掉餡餅,世上也沒有免費

的午餐。你現在可得想好了,覺得做小腳女人實在太難,干脆小腳別裹了,免得將來后悔,我心里也不

好受。”

    愛蓮聽罷老嫗的肺腑之言,貼心之語,諄諄忠告,令他十分感動。可是,小腳實在太迷人,實難割

舍,于是斬釘截鐵地說道:

    “姨娘,你的忠告,字字千金,設身處地為我著想,我十分感謝。我決心裹一雙小腳,做一輩子小小

腳小女人,矢志不渝,決不反悔。當男人當慣了,一下子成了小腳女人,肯定會非常不習慣。我想,我會

逐漸習慣的。由一個合格的小腳女人,變成一個優秀的小腳女人。講來講去,不就是小腳行動不如大腳

方便嘛。千年以來,無數小腳女人生活得好好的,沒有聽說有那一個人抱怨腳裹得太小的,只有抱怨腳

裹得不夠小的。她們能行,我為什么不能行呢?”

    老嫗對愛蓮的回答十分滿意,但是,她以前只給小女孩裹過小腳,從來沒有給成年人裹過小腳,何

況又是一個男人,更是從未遇到過,誠所謂老師傅碰到了新問題。根據愛蓮的實際情況,她思慮再三,

說道:

    “少爺,你聽我說……”

    “別叫我少爺,那有少爺裹腳的。我如今要做女人了,叫我愛蓮好了,我聽著心里好受些。”愛蓮

忸怩作態,怪不好意思的。

    “愛蓮,你聽我說,你原來是個男人,如今纏裹小腳要做女人了。你頭發太短,要留起來,一頭烏

黑長發,梳成辮子,或是挽成發髻,才像個女人。不過,你是喜歡梳成辮子呢,還是挽成發髻呢?這可

是大有講究的。做姑娘時梳辮子,出閣以后挽發髻。”

    “這些我都沒有想過,都行,您老看著辦吧。”

    老嫗想想也是,這樣一位裹著小腳的“男媳婦”,如何嫁得出去呢?老嫗當年的難題,如今逐漸不

再成為難題。有的國家,法律允許同性戀人結婚,組成家庭,一樣生活得非常幸福。但是,這僅是很少的

國家。

    “愛蓮,還有一件事,也是非做不可的。”

    “什么事?姨娘,我聽你的,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做女人,還有相當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穿耳洞,戴耳環,這樣才像一個女人。”

    “穿耳洞,在耳垂上鉆個孔?行,沒問題。只是我從未穿過,不知道怎么穿。”

    “我替你穿,雖說有點疼,但比起裹腳來,實在也算不了什么。”

    “還有一件要緊的事,我們現在住的房子緊靠大街,一舉一動,人家看得清清楚楚的。如是給小女

孩裹小腳,本是司空見慣之事,即使小孩怕痛哭鬧,原本也不以為奇。自從國民政府禁止纏足,發現纏

足婆還在給小女孩裹腳,輕則罰款,重則游街示眾,脖子上掛著裹腳布,丟人現眼。我們裹腳,一旦被

人發現,后果不堪設想。”老嫗表情凝重。

    “那怎么辦?愛蓮甚為著急,不知如何是好。他是衢州人,對徽州不熟悉,一籌莫展。”

    “愛蓮,不用著急,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天無絕人之路,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自裹

小腳,純屬個人愛好,一未影響社會,二未妨礙他人,奉公守法,心安理得。在我是行善積德,助人為

樂,只要不被人發現,小腳完全可以裹成。因此,我們處處必須小心謹慎,切不可露出蛛絲馬跡,以免

被人識破,橫生枝節,以致誤了大事,追悔莫及。我想,我們只有找一處十分僻靜、人跡罕至的住所,

才能悄悄裹腳而不被外人發現。”

    愛蓮聽說有辦法,自是歡喜。便從皮箱中取出壹百元法幣交給姨娘,作為房屋租金及日常生活開支

費用。因他裹腳后,寸步難行,一切生活日用品的采購,諸如柴米油鹽,只有全靠姨娘一個人了。愛蓮

由于頭發尚未留長,扮不成女人,也只有深伏不出了。否則,一個大男人,裹著一雙小腳,搖搖擺擺,

扭扭捏捏,如何見人?一旦傳揚出去,如何做人?如為當局所知,小腳永遠別想裹了。 老嫗為人厚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她不辭辛勞,到處尋覓。雖說是一雙小腳,步履猶健,但究

竟是五旬之人,奔波一天,金蓮又酸又脹,雙腳像火燒一樣,早上剛換的裹腳布,竟然已經濕透了。回

到住處,愛蓮望眼欲穿,連忙攙扶姨娘坐下,又打來洗臉水和洗腳水,迫不及待地問道:“姨娘,可曾

找到僻靜的住處?”姨娘掏出手帕,擦了擦額上細細的汗珠,一邊擦,一邊說道:“下午回來的路上,

聽說有一處極好的房舍,在城邊上,買東西方便,可又非常隱蔽,外人不易發現,當作裹腳的地方,非

常適合。只是天色不早,只有到明天,再去看個究竟了。”

    老嫗腳上套鞋已蒙上不少細細的塵土,脫掉套鞋,里面是刺繡精美的三寸弓履。履尖似錐子般銳利,

提花黑色緞面上,繡出金魚和蝙蝠,喻意年年有余、幸福美滿。

    愛蓮順手將房門關上、閂上。老嫗對此舉深為贊許。洗過臉后,就要洗腳了,小腳女人最怕小腳被

人看見,關上門十分必要。

    老嫗往日洗濯金蓮小腳,一向是避人的。不但將門窗關得嚴嚴實實的,晚上連燈都不點,怕人偷看。

昔日玻璃窗甚為少見,窗子上多半糊紙,戳個洞,室內一目了然,不得不防。

    今日呢?老嫗頗為躊躇,自己洗小腳,讓不讓愛蓮看呢?一般說來,男人是絕對不給看的,小腳最

容易招惹是非,傳出去,講不清楚,無異引火燒身。花花公子西門慶,就是故意摸了一把靚嫂潘金蓮的

小腳,潘金蓮欣然笑納,因而二人勾搭成奸的。但是,愛蓮同一般男人又不太一樣,他急于要裹成小腳,

一旦裹成小腳,就如同自家人一般,因此可不必避諱。但是現在畢竟還是一雙大腳,還不是自家人。愛



    第二天,老嫗興高采烈地回來了,給愛蓮帶來了一個令他十分高興的好消息:

    “給你纏裹小腳的僻靜地方,終于找到了,相當好,比我想像的還要好。”

    “離城遠嗎?”愛蓮迫不及待地問。

    “不遠。”老嫗回答。

    “離城不遠,人來人往……”愛蓮擔心。

    “愛蓮,你聽我仔細同你說,你知道,菜場后邊有很大一片竹林,竹粗葉密,風景很美。”

    “姨娘,我見過,可是竹林里沒有人家呵,竹林擋風可以,避雨顯然不行,也沒法住人。”

    “竹林里有一條小路。”

    “我見過,可那又有什么?”

    “小路通向一戶人家。”

    “離菜場近,人來人往,能僻靜嗎?”

    “能。竹林里的小路,是一條斷頭路,走不出去的,一般買菜的人不會去的。他們不知道,穿出竹

農家院落,四周有高大的圍墻,圍墻四周全是很深的水,只有小

河上的木橋可以進出。木橋上有一道木門,門一鎖,什么人都進不去。我們在里面裹腳,什么人都不知

道,保險得很。好不好?”老嫗細細解釋,愛蓮越聽越高興,越聽越有信心。天

時,地利,人和三項中間,他占了兩項,他堅信,他一定能夠裹出一雙靚麗的小腳,交出一份合格的答

卷。

    次日,愛蓮跟隨姨娘,來到了新居。一路之上,愛蓮興奮地想,我用一雙大腳走進來,卻要用一對

纖弓的金蓮小腳走出去了。他感情復雜地望著姨娘絕纖的小腳和細碎的蓮步,對自己說,從今以后,就

要變成像她一樣的小腳女人了,真好。

    秋天,不冷不熱,是纏裹小腳的最好的時候。夜里,愛蓮不時被雙腳刻骨銘心的劇烈疼痛痛醒。他

睡得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還沒有完全醒。他感到自己是在纏裹小腳,所以雙腳才會如此之疼。最初

他以為自己是在衢州自己給自己纏裹小腳。他終于明白,自己

現在絕非在衢州,那時絕對沒有現在火燒火燎的疼痛。自己給自己裹腳,下不了狠手,忍不住疼痛,現

在自己身處何地?他終 于清醒了,自己現在是在徽州,是一位徽州老嫗,自己稱為姨娘的老年婦人,白

天剛剛給自己裹上小腳。白天的情景,像是放映電影,一幕接著一幕,在愛蓮腦海中呈現。

    來到新居,剛一安置好,愛蓮便急不可待地請姨娘給自己纏裹小腳。

    老嫗深知愛蓮的急迫心情,十分同情地對他說:

    “要裹成一雙好看的金蓮小腳,尤其你都二十好幾了,又是個男的,從來沒有裹過腳,可不是一件

容易的事,也不是短時間便可辦成的。”愛蓮用心聽著,不住點頭。老嫗又說:“裹腳要用裹腳布。我的

裹腳布對你來說,不夠寬,更不夠長,需要從新置辦。新裹腳布最好用藍靛染的粗布,現在沒有,等明

天買來才行。”

    愛蓮從箱子中,拿出衢州用過的裹腳布,恭恭敬敬地讓姨娘審視:

    “你看這副裹腳布行嗎?”

    “嗯,有意思,看來,你還是個有心的人。這副裹腳布還行,三寸寬夠了,一丈六尺長稍嫌短了些,

還可以再長點,短了使不上勁。”

    老嫗又去廚房燒水,徽州山上松樹甚多,家家戶戶燒的是松毛柴,從樹上掉下來的松枝,火力旺,

一會就燒熱了。在杉木腳盆里,將愛蓮的一對“門板”足足泡了半個小時,水冷了又添熱水,燙得雙腳

通紅,為的是裹腳時柔軟一些易于纏裹。

    愛蓮雙腳泡在木盆里,熱量從腳底板一直傳到心窩里,興奮,愉悅,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姨娘,你是我的再生父母,從今天開始,我要真正做一個小腳女人,不啻脫胎換骨,二世為人。”

    老嫗目睹愛蓮興高采烈的樣子,心中百感交集。她不由得回憶起,愛蓮同她初次見面,門窗緊閉,

極端秘密地,把他的打算和盤托出,所講的一席話:

    “姨娘,愛蓮今日有幸同您結識,可謂三生有幸,上天垂青。我從小就渴望自己是個女孩,可以裹

一雙心怡的金蓮小腳。二十多年來,我日思夜想,希望美夢成真。如今,這一天終于來到了。今天,我

對你表示我的心意,我愿做一輩子小腳小女人,以小腳為美,以小腳為榮,海枯石爛,矢志不移。今天,

我榮幸地請你來,請你務必在最短的時間內,把我的大腳裹成不超過五寸的金蓮小腳。如果這件事辦成

了,除了每個月的工錢,另外送你法幣伍佰圓作養老之用。你不用管我腳有多痛,盡管使勁纏裹,不要

松懈。”

    上世紀抗日戰爭爆發以前,法幣伍佰圓,是很大的一筆錢。這筆錢供老嫗養老、送終,可保無憂。因

此,老嫗心中十分高興。正如她的三寸弓履上繡的金魚和蝙蝠,代表金錢和幸福。如今財也有了,福也

有了。人要交了好運,路上都能撿個金元寶。

    可是,老嫗望著愛蓮木盆中,燙得通紅的,像“門板”一樣的大腳,實足七寸五分長,又長,又寬,

又厚,皮肉早長老了,骨頭早長硬了,纏成不超過五寸的小腳絕非易事。看來,錢給的雖然不少,可這

錢也不是容易掙的,只有格外用心用力了。

    說句實話,愛蓮要求纏成五寸大小的小腳,合情合理,并不過分。在金蓮時代,互相攀比,愈演愈

烈,只有三寸,才是正宗的金蓮,方可稱之為“小”腳,四寸已經很小了,居然視為“大”腳。五寸,

儼然是比大腳還要大的蓮船巨足。愛蓮七寸五分的天足,儼然就是一艘輪船了。可是,即使纏成五寸小腳,也絕非易事。老嫗自幼裹腳,當了一輩子小腳女人,是一個實實在在的

過來人。她十分清楚,每一個纏足者,在裹腳之前,和在剛剛纏裹之時,對裹腳的感受,迥然不同。

    小女孩在裹腳前,只知小腳漂亮,裹得好可以出人頭地,往往興高采烈,洋洋得意,以為裹腳似蜂

當真正開始裹腳時,鉆心的疼痛,立刻使她們苦不堪言,哭哭啼啼。

    老嫗自忖,愛蓮自己曾經裹過,應該有體會。當然,他不會十分用力。裹腳時的劇烈疼痛,想必是

有體驗的,上次也曾對他明言過。但是,想要裹成五寸大小的小腳,不把腳骨裹斷、肌腱裹傷,是絕對

辦不到的。如果自己怕苦怕疼,不裹了,現在講還來

得及。一旦骨頭斷了,再說不裹,就嫌太晚了。于是,老嫗又一次鄭重征詢愛蓮本人的意愿,小腳是否

仍然堅持要裹?愛蓮仍是義無反顧地表示:“當然要裹,堅決要裹,海枯石爛,決不變心!”

    但是老嫗并未完全放心,她有意留了一手,愛蓮次次嘴巴上講得很堅決,但在實地纏裹時能否經得

住考驗呢?還得再看看。如果愛蓮熬不過劇烈的疼痛,打退堂鼓,那就算了,小腳趁早別裹了。

    當然啦,老嫗從前在給小女孩裹腳的時候,因為疼,哭著,鬧著,不肯裹腳的小女孩常有。不裹,

再哭,再鬧,也要裹。父母總是站在纏足婆一邊,鼓勵使勁纏,裹得越小越好,腳小才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772

主題

5369

帖子

5778

積分

榮譽會員

Rank: 10Rank: 10Rank: 10

積分
5778
沙發
 樓主| 發表于 2015-12-6 11:22:09 | 只看該作者
嫁得好人家。腳大,只能害了小女孩一生。

    但愛蓮是個有獨立生活能力的成年人,不是一個稚氣未脫的黃毛丫頭。他打退堂鼓,不想纏裹小腳

了,很顯然,沒有再給他裹腳的道理。

    老嫗對愛蓮裹腳,在感情上頗感欣慰,因為找到了知音。在有的女孩把裹得好好的小腳硬要放掉之

時,居然有一個小伙子要裹小腳,當然欣慰。

    但是,從理智上,老嫗又替愛蓮感到十分惋惜。一個漂漂亮亮的小伙子,又有文化,男人當得好好

的,突發奇思妙想,一門心思要裹什么小腳,要當什么小腳女人,還要當一輩子,她實在理解不了。天

生女兒身,從小裹成小腳,那也算了,可他又不是。他到底圖個什么?他肯定不知道,小腳不是那么好

裹的,小腳女人也不是那么好當的。女人在廟里燒香拜佛,祈求菩薩保佑,下世托生為男,而他偏偏要做

小腳女人,真叫人看不懂。

    老嫗不理解歸不理解,她給愛蓮纏裹小腳依舊盡心盡力,一絲不茍。

    裹腳,顧名思義,就是用一根長長的稱之為裹腳布的布條,像裹粽子一樣,將兩腳層層纏裹起來。

    小腳,顧名思義,腳當然要小。天足七寸(約合37碼),小腳三寸,不到一半,小得多。不但小,

還得尖,瘦,弓彎。要尖,只能把四個小腳趾裹到腳掌下面,蜷伏腳底,使大拇趾一枝獨秀,其余四趾俯



    于是,裹腳,首當其沖,重中之重,是將四個小腳趾曲折腳下。

    姨娘讓愛蓮坐在靠背椅上,自己坐在小凳子上,把愛蓮的右腳放在手中,仔細審視。愛蓮七寸五分

的天足,與同齡女子天足比起來,當然是又大,又寬,又厚。所以成年男人纏裹小腳更加困難。但是,

愛蓮的腳秧與同齡男人相比,倒還可以,腳形狹長,難得的是,腳趾細長,易于曲折腳下。再者,愛蓮

的腳秧是肉腳,比骨腳好裹。

    接著,又將愛蓮的腳趾甲剪得短短的。腳趾要使勁裹到腳掌下面去,趾甲長了,天足倒沒什么,裹

小腳時,趾甲會裹到肉里去,會很疼的,妨礙走路。

    在裹之前,在趾縫中細細灑上研碎的明礬末子。老嫗在給自己裹腳時,每次都要用的。明礬是一種化

學物質,也是一味中藥,殺菌,止汗,收斂和硬化皮膚,裹腳時必不可少。

    現在開始裹了,姨娘把愛蓮的右腳放到自己右腿膝蓋上,先灑好明礬末子,將四個小腳趾使勁往下彎,

用裹腳布裹上,使勁往下纏,又將裹腳布繞過腳后跟,用力拉緊。除了裹腳趾頭,還要裹腳尖、裹腳掌、

裹腳腰。裹腳布每次均要從腳后跟繞過來,這樣才能拉緊、纏緊,不致松開。全腳裹好后,用棉紗線將

裹腳布的頭和縫,密密縫死,防止松開。纏完了右腳,如法炮制,又纏左腳,纏畢,縫得嚴嚴實實的。

一上來便緊纏,疼痛會更

加難以忍受。

    可是,為什么老嫗一上來,便要死勁纏裹呢?這里有雙重考慮:

    表面上是愛蓮有言在先,情真意切,迫不及待,希望用最短時間裹成金蓮小腳。要快,要急,當然

一上來就要嚴纏硬裹。愛蓮還說了,根本不用考慮他吃不吃得消,受不受得了,有多大的勁就使多大的勁,

能纏多緊就纏多緊,狠下一條心,毫不手軟,受不了也得受,吃不消也得吃,因為這是他完全自愿的,

心甘情愿地吃這份苦,受這份罪。愛蓮十分清楚,怕疼怕苦,就干脆別來裹小腳。裹得越緊,方能纏得

越小,當然也就越痛。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梅花香自苦寒來。

    內心深處老嫗是在考驗愛蓮,看他講的和做的是否一致,吃不吃得消這份苦,受不受得了這份罪,

如果愛蓮真的堅持下來了,說明他是義無反顧地要裹一雙小腳,無怨無悔,
矢志不移,海枯石爛,永不變心。否則,等到骨頭裹斷了,肌腱撕裂了,反悔了,不想裹了,甚至要我

還原成原來的天足。我自己都是小腳,讓我這個老婆子到哪里找一雙大腳去賠給他。這豈不是麻子不叫

麻子,臉上一個又一個的坑,叫坑人。

    愛蓮能否經得起考驗,交出一份合格,甚至優秀的答卷呢?

    愛蓮在裹腳中,表現得十分優秀,可圈可點,令姨娘非常滿意。

    兩條厚實的純棉裹腳布,再加上兩條窄帶子,將愛蓮一雙囫囫圇圇的肉腳,像裹粽子一樣,里三層

外三層,嚴嚴實實緊緊纏裹了起來,裹得硬邦邦、緊繃繃的。一雙天足,現在裹成了兩只肉粽。

    老嫗裹得滿頭大汗,望著自己手下的杰作,像是在審視一件藝術精品,滿面笑容,十分高興。

    愛蓮疼得滿頭大汗,望著自己剛剛纏裹的小腳,雖是疼得難以形容,但心里依然像蜜一樣。

    愛蓮在纏裹剛開始時,四個曲折的腳趾,被裹腳布緊緊地纏裹著,像是用鐵鉗子把腳趾頭死死夾住,

并不太疼,隨著時間延長,腳趾頭越來越疼。等到雙腳裹好,火燒火燎,有說不出的不適和難受,刻骨銘心,

痛徹心脾。常言道,十指連心,指尖的末梢神經感覺十分靈敏。人們可能不知,不但十指連心,十趾亦

是連心。起初是腳趾頭疼,也不光是疼,還有酸、灼,麻,又撅又脹,種種難以形容的不適。總的感覺,

就像腳趾頭斷了一樣。起初只是四個腳趾頭疼,繼之腳掌,腳背,腳后跟,腳脖子,再后來,小腿,大

腿,甚至腰肌,背肌,都接二連三地脹疼起來。雖只是裹住了腳趾,但仿佛全身的筋都被吊住,拉緊了。

不只是腳緊繃繃的,全身處處緊繃繃的。全身無力,有說不出的難受,昏昏沉沉的,好像生了一場大病。

俗語說,牽一發而動全身。那么,裹一雙小腳,更得牽動全身了。

    雙腳裹完后,愛蓮全身像是散了架,似一攤爛泥,靠在椅子上,一動不動,疼痛耗盡了小伙子的體

力。臉色蠟黃,缺少血色,恰似一位骨折的病人。他現在雖然趾骨尚未折斷,但每天裹下去,或遲或早,

趾骨總有一天要被踩斷。只有將腳骨切切實實、徹徹底底纏斷了,才能裹成真正的小腳。否則只能裹成

愛蓮十分清楚,纏裹小腳,要裹成與天足完全不同的金蓮小腳,原來的天足必須極度裹尖裹瘦,決

定小腳形狀的是腳骨的形狀,皮膚不過是貼附在骨頭上的一層表皮。腳骨要想達到小腳的形狀,只有硬

生生地折斷,即是人為的骨折。在裹腳布的固定下,骨折逐漸愈合。因此,纏裹小腳的過程,就是骨折,

然后再愈合的過程。當然,骨折,必然會產生劇烈的疼痛。愛蓮堅信,只要自己堅持到底,一定可以裹

成小腳,如愿以償。說到底,纏裹小腳的過程,就是一個不斷與疼痛作斗爭,最終戰勝疼痛的過程。

    現代醫學,對裹腳時產生的疼痛,已經研究得非常透徹,對現代有意裹腳者具有重要的指導作用。

    纏裹小腳時產生的劇烈疼痛,是多種原因造成的復合性疼痛,主要原因,大致有如下三種:

    第一種原因。當裹腳布緊緊裹住二、三、四、五趾,極力纏往腳底時,趾關節和跖關節,以及周圍的

筋腱、肌肉被極力拉伸,最終導致脫臼。如果此時終止纏裹,脫臼尚可復原,不再脫臼。此時纏裹時間

不長,程度不深,屬于裹尖的早期。到了裹尖的中期和晚期,纏裹時間已長,程度已深,趾關節和跖關

節,以及周圍的筋腱、肌肉,已被完全拉斷,趾骨完全分離,僅以薄薄的一層油皮相連。已經纏斷纏死

的小腳,根本放不開,不放是小腳,放開依然還是小腳,纏斷的小腳根本無法復原成天足。最好的辦法,

只有繼續緊束雙足。所謂的“放足”,只能是自欺欺人之謊言。此處所言纏斷,并非腳骨從中間攔腰折

斷,而是關節處拉斷,也是實實在在的斷開。在裹彎時,二、三、四、五趾的跖骨,與腳背上的骰骨、

楔狀骨的關節被拉斷,筋腱、肌肉被撕裂的情形,與裹尖時一樣,由此造成了劇烈的疼痛。這種疼痛,

與跳舞和練功壓腿時,由于肌肉拉伸而造成的疼痛,在性質上是一樣的。由于十趾連心,因此在纏裹小

腳時所產生的疼痛,要遠遠大于壓腿,有很大的差異。

    減輕關節痛的辦法,是要反復試纏,讓腳骨關節以及周圍筋腱和肌肉松弛,使足掌肌肉群適應受壓,

以致逐漸萎縮,使疼痛得到緩解。裹尖通常要十個月到一年的時間,其道理在此。

    第二種原因。人體四肢末端,手腳末

梢神經十分靈敏,微血管豐富,一旦缺血,其疼可知。加之四趾蜷伏腳底,踩在腳下,僅以一層薄薄的

油皮與地面接觸,全身重量,壓在四個扁平的腳趾上,痛徹心脾。待到腳趾嫩膚磨出老繭,疼痛便可得

到緩解。過來人常言,裹腳時,要多走路,常走路,勤走路,三分纏,七分踩。人體重量,對于四趾的

曲折壓力,遠遠超過裹腳布的纏裹之力。

    這種疼痛,在裹上一小時后開始發生,會持續相當長的時間。一直要到纏裹的雙腳因缺血而麻木時,

才會緩解。這也是纏裹小腳時,最難忍受的一種疼痛。但熬過第一個二十四小時,對痛感的耐受性增強,

以后的疼痛就沒有那么強烈,可以慢慢忍耐了。

    第三種原因,全足纏裹受壓后造成的淤血性疼痛,一般在裹腳幾小時后發生的。因為引起了腫脹,

持續時間較長,大約有一個星期。發燒是淤血水腫引起的,由此帶來的不適尚可忍受。

    愛蓮在裹腳之前,對成年男性裹腳的艱巨性,作了相當充分的思想準備。在實際纏裹中,兩只大腳

層層包裹得像粽子一樣,幾不可忍的劇烈疼痛,遠遠超出了他的想像。兩只腳,沒有一處不難受。最難

天足的大趾,又粗又

鈍,與尖尖的小腳頗不相稱,專門用一條窄帶束細、束尖。比較起來,腳后跟受到的纏裹之力最小,不太

疼痛。

    愛蓮靠在椅背上,兩只“粽子”使他頭暈目眩,仿佛不再是自己的腳了。極度的難受,他已經沒有

力氣再動一動。劇烈的疼痛,已經耗盡了他最后的一點力氣。

    姨娘對愛蓮目前身體的劇烈反應十分清楚,愛蓮由于已經成年,裹腳更為艱巨,反應自然更為強烈。

    從感情上說,她十分憐憫愛蓮。可是,從理智上,愛蓮在裹完之后,不應坐著不動,而應下地走動,

俗話叫作“晾腳”,使腳趾早日裹折踩斷,而這是能否裹小的關鍵之一。

    姨娘和藹地問道:“痛嗎?”

    愛蓮有氣無力地說道:“痛。”只說了一個字,仿佛沒有力氣再說第二個字了。

    姨娘:“下地走走看。”

    愛蓮:“行。”

    可是雙腳剛一接觸地面,裹折的腳趾便像針刺刀割一樣,倒吸了一口冷氣。又似觸電一般,劇烈的

疼痛,迅速傳遍全身,雙腿不由自主地為之顫抖,黃豆大的汗珠從額上冒了出來,滾滾而下,臉上一道

一道的。

    可是,愛蓮并未氣餒,仍是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前挪動。真是舉步維艱,寸步難行。

    剛剛裹上的腳,行路何以如此疼痛呢?

    這要從天足的構造講起。腳掌下面有一層厚厚的肉墊,走路不會硌腳。現在,將四個腳趾頭反折腳

下,腳趾表面皮膚極薄,全身重量落在反折的腳趾上,承壓的面積只為腳掌的十分之一,單位面積上的

壓力,小腳為天足的十倍。而皮膚的厚度,僅為肉墊的五分之一。因此,其步履之艱難可想而知。能

夠承重的肉墊,被閑置不用;而一層薄皮要卻臨危受命,擔當重任。但是,看似極不合理,但為了裹尖,

卻不得不如此。裹腳,本系打破常規之舉。

    不僅如此,在裹腳時產生的三種疼痛:腳骨關節拉伸性疼痛、神經末梢缺血性疼痛和全足受壓淤血

性疼痛,又使得行走更為困難。

    所幸的是,院子里鋪的細軟的砂土,既不陷腳,又不堅硬,比青磚,或是更為堅硬的花崗巖石板,

像天安門廣場鋪的這種,好受得多。否則,又不知多么難走了。

    但是,有其利亦有其弊。地軟,不利于盡快將曲趾壓平。地硬,則有利于將曲趾壓成和腳底處于同

一平面。

    姨娘每次為愛蓮纏裹小腳時,愛蓮總是細心觀察姨娘的兩種纏裹手法:

    一是在每次纏裹時,為滿足愛蓮的要求,加快裹腳的進度,總是先將曲折的四個腳趾頭,使勁向腳

內側蜷伏。裹過一次,就多壓在腳底下一些。總之,一次比一次多。

    二是將曲折的四個腳趾頭,一個一個,使勁向后挪動,彼此盡量分開。這樣,

小腳才易于裹尖裹瘦。但這樣,纏裹之足行走更加難受。

    從表面看,小腳好像是怎么難受就怎么裹。原因是,小腳與天足千差萬別,裹腳的過程,就是持續

不斷地塑造天足,使它一步步變形的過程,也是一次次加大難度的過程,必然會是怎么難受就怎么裹了。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天足只有脫胎換骨,才會誕生奇思妙想的小腳。

    腳裹好后,不停地走動,有利于小腳善走。要求小腳不但要

好看,而且要善走。如果只中看,不中用,大大違背了裹腳的初衷,落得個“抱小姐”的不雅稱呼。

    明末清初江南戲劇家、金蓮文化大師李漁在《閑情偶寄》中精辟指出:“昔有人謂予曰:‘宜興周

相國,以千金購一麗人,名為“抱小姐”,因此腳小之至,寸步難移,每行必須人抱,是以得名。’予曰:

‘果若是,則一泥塑美人而已矣,數錢可買,奚事千金?’”

    著名民俗作家馮驥才,一九八六年,在享譽海內外的中篇小說《三寸金蓮》一書中,生動刻畫了一

個二寸二分的小腳,被人抱著走的滕家小姐,將李漁的文字,演繹成小說。


馮驥才是浙江慈溪人,長期生活在天津,對天津民俗知之甚詳,又是民俗小說大家,寫來自然得心

應手,爐火純青。筆者從一九五五年至一九六0年在天津讀過五年大學,知道他筆下的天津人、天津事,

尤其是天津話,均寫得十分地道。這部小說,雖難言“絕后”,但確是“空前”。小說在《收獲》一九

八六年第四期刊出后,海內外贊譽有加,但他也被一些人說成是什么“蓮癡”。可見,好事難做,好人

難當。什么事都不干的人最穩當,這非常不公平。

    崇高的理想,可以轉化為強大的物質力量。愛蓮下定決心,再疼再苦,誓裹小腳,千難萬難,咬牙

堅持。

    常言道:困難像彈簧,看你強不強;你強他就弱,你弱他就強。

    愛蓮樹立必勝的信心,他堅信自己最終必能裹出一雙心儀的小腳,妖妖嬈嬈,娉娉婷婷。

    在老嫗的鼓勵下,他扶著磚砌的圍墻,一圈又一圈,一遍又一遍地在院子里行走。時間久了,墻根

居然走出了一條小徑。走著走著,他欣喜地發現,由于長時間血流不暢,雙腳冰涼,逐漸麻木了。

    裹腳之人,最怵腳疼,尤其是難以忍受的劇痛,真有度日如年之感。一旦腳不那樣疼了,疼得可以忍

受了,真有解放了的感覺。一直到小腳完全裹成,骨頭完全纏斷,肌肉完全纏死,基本上不疼了,這大

約需用三年時間,那當然是喜出望外,大功告成了。裹腳之人,一旦腳不疼了,無疑是莫大的寬慰。

    愛蓮扶著圍墻,一遍又一遍地晾腳,感慨萬千。以前看見“扶墻摸壁”四個字,并未多想,總感覺,

試想,一個身強力壯的青年,又不是七老八十的耄耋之人,何需扶墻摸壁?不料,本

以為遠在天邊,其實卻是近在眼前,自己正在扶墻摸壁,不禁啞然失笑。看著自己的腳越來越瘦小,柔軟,心里美滋滋的。

    愛蓮一圈一圈走下來,越走越熟練,越走越有信心。姨娘看在眼里,喜在心頭,認為愛蓮確實言行

一致,說到做到。是一個可信賴之人,也是一個可造就之人。決心如他所請,不管有多大的困難,也要施

出渾身解數,拚著這身老骨頭不要了,為他裹出一雙漂漂亮亮、人見人愛的小腳來;為自己數十年纏足

婆生涯的收官之舉,濃墨重彩地繪出一幅錦繡之作,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不負自己辛勞的一生。

    愛蓮自從搬來,天天刻苦纏裹小腳,已將身上原先穿的男裝,全部換成女裝。

    當時,讀書人一般穿長衫,表示自己的身份。如今換上了一襲紅緞織錦旗袍,是一九二九年的最新

款式。這一年,歐美風行短裙,受其影響,旗袍下擺亦隨之上升,幾至膝蓋,袖口亦大大縮小。

    這件當年最新款式的旗袍,是表姐送給愛蓮的,紅緞織有杭州西湖八景的暗花圖案,為杭州都錦

生絲織廠的名牌產品,享譽海內。織錦旗袍雍容華貴,典雅大方。愛蓮像貌俊美,身材修長,化男為女,

自若天成。表姐在送旗袍時,又送了愛蓮一副用棉花填實的文胸,置于胸前,雙乳挺拔,更加嫵媚,使

人真假難辨。愛蓮對這件旗袍甚為愛惜,很少穿用。平日里束腰,常穿一件陰丹士林布旗袍。

    愛蓮生于一九一0年,大清宣統二年。表姐是愛蓮姑母的女兒,大他五歲,生于一九0五年,

大清光緒三十一年。清代末年出生的女孩子,個個均為三寸金蓮。

    表姐的三寸金蓮,是姑母親自為她纏裹的。姑母腳極小,又極愛小腳,給表姐纏裹小腳自然格外用

心。姑母為表姐纏裹小腳,初期僅具小腳雛形,初具規模,比男孩腳稍微尖一些,有點小腳的意思。過

了半年,規模頓異,已成弓形。四個曲趾緊貼腳底,雙腳逐漸瘦削。又過了一年,腳背隆起,腳心已成

弓形,裹出了腳縫。這個時候,更加嚴纏緊束,同時用中草藥薰洗小腳,逐漸裹得潰爛化膿,但纏裹的

工作并未因此而停頓。

    為將小腳裹得俏麗,在裹腳布中夾入竹片,夾住小腳內外兩面,就可以將小腳裹得又窄又尖。踝骨

壓上銅元大小的銅片,將踝骨壓平,不許凸出。腳跟以銅元大小的布為墊,將腳跟束小,不致左右傾斜。

    不到三年,已經將從未裹過的天足,裹成了三寸小腳。

    表姐對愛蓮說,剛一開始纏裹的時候,并沒有感覺十分疼痛,久而久之,也就逐漸習慣了。最令人

討厭的有兩件事:由于雙腳完全被裹腳布覆蓋,一旦腳趾縫奇癢,無法掻癢,萬難忍耐;當肌膚紅腫潰爛

的時候,纏裹得尤其緊近。最為痛苦的,也有兩件事:腳背被硬生生地彎曲折斷;踝骨兩側之凸出處,

雖然這樣,但表姐愛美成性,不以為苦,心甘情愿。

    愛蓮生活在一個富裕的大家庭里,周圍有許多堂姐、表姐。天天早上,姐姐們排排坐在長凳上纏裹

小腳,愛蓮是個小孩子,就讓他隨便看。姐姐們的小腳,人人僅有三寸大小,非常規范,整整齊齊,端

端正正,尖瘦弓小,七美俱全。尤可稱奇者,弓履居然可以彼此換著穿,依然合腳。不大不小,不松不

緊,小腳像從一個模子里鑄造出來的,別提有多標準了。

    愛蓮生活在小腳女孩中間,耳濡目染,潛移默化,喜歡,癡迷,乃至于自己想裹一雙像表姐一樣的

三寸金蓮小腳,做一輩子小腳女人,那就不難理解了。

    由于愛蓮從小生得眉清目秀,天生像一個女孩子,所以姐姐們都很喜歡他,有時候便把他打扮成一

個女孩子。愛蓮是從未纏裹的天足,姐姐們的三寸弓履自然是穿不進的,便給他做了一雙尖圓頭的大紅緞

面繡花鞋。鞋頭是尖圓形的,愛蓮的腳趾被擠在一起,使他有一種異樣的感覺,進而產生了纏裹小腳的強

烈愿望。愛蓮再三懇求,亦是無用,悵然若

失,難過了許久。

    做人難,做女人更難,做小腳女人更是難上加難。如今,愛蓮本是一個男人,現在卻想做一個小腳

女人,比原本的小腳女人,又不知道要困難多少倍了。

    首先,成年人裹腳,便是天大的一個難題。以成年人而論,成年女性,比成年男性更容易纏裹。不

言而喻,腳秧越小越有利,越大越費勁。比如筆者,男士,身高一米七一,穿42碼鞋。筆者見到的一位

女士,身高一米七六,僅穿39碼鞋。照此比例,身高一米七一的女士,穿37碼鞋便可。你瞧,在纏裹小

腳時,占多大便宜?足足有五個鞋碼的碼數,折合長度為25毫米,或者七分五厘。這七分五厘,在三寸

金蓮中,可是舉足輕重。三寸小腳如是一等品,三寸七分五厘,最多只能算二等品了。

    不僅長度不一樣,腳的形狀也不一樣。男腳,又大,又寬,又厚,腳趾短粗。女腳,又小,又窄,

又薄,腳趾細長。因此,女人天生適宜纏裹小腳。男人天生不適合。凡事皆有例外,也有男人長了一雙

女人腳,女人長了一雙男人腳的,但那不多,缺乏代表性。男腳、女腳,在幼年不明顯,相差不大。成

年后,差異十分明顯。

    愛蓮為了做女人,搬來后,便深居不出,甘愿雌伏。為了做一個名符其實的小腳女人,不但腳要小,

越小越好;還得像個女人,越像越好。于是愛蓮便請老嫗為自己扎了耳朵眼,掛上了一串長長的耳墜,用束腰

嫵媚了不少。美中不足,頭發急切難以留長,也只有慢慢留了,總有留長的一天。

    昔日,纏足束腰與穿耳,同被視為壓迫婦女的“酷刑”。如今,穿耳遍地開花,學前女童亦有穿耳戴耳

環者。美眉們,更是樂此不疲,一個,兩個,三個,耳洞有五六個之多者。過去,是萬惡的舊社會在壓

迫婦女;今天,婦女成了新社會的主人和半邊天,又是誰在“壓迫”她們、叫她們這樣做呢?

    纏足,如能像穿耳一樣簡易可行,說不定,今天依然是“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4078

主題

5705

帖子

6117

積分

榮譽會員

Rank: 10Rank: 10Rank: 10

積分
6117
板凳
發表于 2015-12-6 11:22:31 | 只看該作者
好神奇的故事。。。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開始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偽娘之家 ( 豫ICP備14004748號-4 ) 防水墻 公備 

GMT+8, 2020-1-20 14:08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z xt4

© 2014-now wnjia.cn.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四川快乐12走势图四川 12奥运会足球直播 1天下足球直播网 模拟人生4 网红 赚钱吗 竞彩北单比分直播 百度导航赚钱 琼崖海南麻将赢钱技巧 江西时时彩 单机版麻将全集 单机捕鱼之航海大冒险 2008奥运会足球比分 欢乐捕鱼人赢话费破解版无限充值 琼涯海南麻将 青海快3 过年赚钱的路子 众赢娱乐苹果 韩国棒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