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偽娘之家

 找回密碼
 開始注冊
查看: 21904|回復: 4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正常變裝] 一個偽娘的誕生

[復制鏈接]

3788

主題

5550

帖子

5912

積分

榮譽會員

Rank: 10Rank: 10Rank: 10

積分
5912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5-5-12 18:32:36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當我現在天天在外面的男裝下,習慣性地身著性感緊身胸衣、丁字褲、吊帶襪坐在辦公室時,只有我自己清楚,我的CD情結在更多的時候不再是所謂的變 態癖好,而是一種深刻的習慣,因為在這深刻的習慣里承載的是我與眾不同的經歷和那段艱辛而快樂的青春。
而我選擇在這里把我的故事寫出來,是因為我知道這里的每一位同好都會真正理解和接受我的故事。畢竟我在這里潛水已經很長時間,看過很多CDers的故事,也了解了很多CDers的快樂和煩惱。
我的故事比較長,請給我一些時間,也請給你一些耐心。謝謝。
我不是寫小說。所以我還是按照最簡單的時間順序開門見山地說。
我的CD之路并非從小開始。雖然在童年時代也曾穿過姐姐的裙子,不過那只是兒童的游戲,與CD無關。
我的CD之路開始于父母離婚之后。那時我剛上高一。而大我3歲的姐姐已經在省城的一所名校上大一了。
父母離婚時,鑒于父親的條件較好,我和姐姐隨了父親,而離了婚的母親去了另一個城市,沒有經濟來源的她很快又嫁了人,然后不久就跟那個人去非洲的一個小國淘金去了,再也沒有音訊。
人群中一個貌似老大的人瞅了我一眼說:算了,看你也挺可憐,老子今天心情不錯,你就趕緊滾蛋吧,滾得越遠越好,別讓我再看見你,否則拿你抵債!
我昏頭昏腦地離開了曾經快樂溫馨的家,在燈火輝煌的大街上漫無目的地轉了不知多久,總算清醒一點:無家可歸的我只有到省城找姐姐。好在身上還有二三十塊錢,于是我連夜買了一張短途硬座票上了火車,混到了省城。第二天上午到了省城,下車后幫同車廂的一個老人提著行李混出了火車站,然后邊走邊打聽,總算在下午找到了姐姐的那所大學。
那天終于在學校找到姐姐,把經過告訴她之后,我和姐姐都哭了。然而,姐姐并沒有被這巨大的變故擊垮。很快她就收了淚,直視著我用非常堅決的語氣對我說:雖然爸爸媽媽都不要我們了也沒關系,有姐姐在,弟弟你以后就跟著姐姐,姐姐一定想辦法供你讀書,供你上大學。。。。。就是姐姐那那一番話讓我看到了希望。
記得那天,姐姐帶著我在學校食堂吃了飯后,就領我到學校外面找到一間小旅館,花60元開了一個房間讓我暫時住下。第二天一早姐姐從學校食堂給我帶過來早飯,中午又帶午飯過來。在我吃飯時,姐姐略帶歉意地說這里60元一天太貴,先退了房等她下午放學后再重新找一家便宜一點的好嗎。
事實上我也知道,離婚后父親已經很久沒有給過姐姐錢了。全靠姐姐自己在上學的同時到外面聯系家教(姐姐上的是師大)維持自己的開支。好在姐姐所在的大學畢竟是所名校,所以家教還比較容易找,有時甚至能同時接到幾個家教。這讓姐姐不僅能夠自給自足,還略有盈余。不過現在多了一個我,就不同以往了。
于是,退了房后我就在姐姐學校閑逛了一下午,等她放學后(那里她們正在準備期末考試,學習挺緊張的)跟著她在學校周圍找了好幾處,終于找到一間一個月只要500元的出租屋,是個帶衛生間的小標間,沒有空調,只有電視。姐姐掏空了錢包才交夠了共計1000元的房租和押金。我總算住了下來。后來我才知道,這1000塊里面還有400元是姐姐向同學借的。
就這樣,我在姐姐的照顧下暫時安頓下來。在吃的方面每天三餐都是姐姐從食堂打飯過來,但在穿的上面卻難辦:我來找姐姐時就只有身上一套衣服,沒有可換洗的。才過了兩三天,即使每天洗澡,衣服上卻已經有了味兒了。姐姐發現后,那天晚上姐姐給我帶晚飯過來時,就把她的內衣給我帶了一套過來。姐姐很內疚地告訴我她身上的錢已經用光了,接的一個家教還沒到結賬的日子,我們還要吃飯,讓我暫時先穿著,等有了錢再買新的。
說著,姐姐從帶來的紙袋里拿出一疊衣服遞給我。說實話,那時的我已經處天性萌動階段了,家庭的不幸增加了我對姐姐的依戀。如今面對穿上姐姐貼身的內衣,我心里竟然有一種莫名的亢奮。于是我爽快地答應下來。
吃過晚飯,姐姐就匆匆做家教去了。我脫了臟衣服,草草洗了個澡,就急沖沖換了姐姐帶來的內衣:一條粉紅色碎花的三角褲,一件白色的緊身吊帶內衣,一套彈性很好的V領粉色緊身保暖內衣,一件褐色高領緊身毛衣。另外還有一件純棉的白底黃花的睡裙。
第一次穿上女式內衣,那種柔順貼身的感覺難以形容,非常美妙。那天晚上我穿著姐姐的睡裙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小DD亢奮不已,最后我隔著那柔軟的睡裙自摸,完成了我人生中第一次**,那種美妙的感覺真是難以忘懷。
說實話,對于那時已經處于青春萌動期的我來講,姐姐那青春的身體,尤其平時在姐姐領口、裙底無意間走漏的春光,不免讓我想入非非。但同時又讓我深感罪惡。而在穿上姐姐的貼身衣物后,我忽然發現這是個最好的替代品,使我在亢奮的同時不再陷入到那種有關親情、道德的內心自責中。這也許就是我后來從迷戀姐姐衣物到迷戀那些最具女人味衣物的根源吧。
第二天,姐姐看我身上穿的外套也臟得不行,就叫我脫下來洗。忽然想起我只有這一套外衣,寒冬臘月的,要洗就先得給我買一套厚外套。看到姐姐遲疑的表情,我知道姐姐已經囊中羞澀了。我趕緊對姐姐說不用買沒關系,我躺在被窩里不出門就是了。姐姐說哪有一天到晚躺在被窩里的,對身體也不好啊。然后姐姐用征詢的口氣對我說:要不暫時還穿姐姐的?我趕緊答應。
于是姐姐回宿舍收了一條低腰的緊身牛仔褲、一件連帽款的粉色收腰羽絨服和兩雙一黑一灰的加厚及膝棉襪,另外又拿了兩條三角褲、一件吊帶內衣和一條睡裙一并帶來給我。
于是我脫下臟外套姐姐拿到衛生間幫我洗,我換上姐姐的羽絨衣、牛仔褲和厚長襪。那時姐姐身高165,我168,而且我本來長得清瘦,穿姐姐的衣服非常合身。
我全身上下里里外外穿的全是姐姐的衣服,只好成天呆在出租屋里,做做功課(每天姐姐都會檢查我的功課),看看電視。每天都盼著早中晚三次姐姐過來。
后來我的衣服干了,我換上自己原來的衣服時才發現,習慣了女式衣服的柔軟貼身之后,再穿上松松垮垮、質地粗糙的男裝根本不習慣。于是我悄悄將我原來的內衣褲在床角上磨了幾個洞,然后故意讓姐姐看見那些破洞后就扔進了垃圾桶。姐姐還內疚地說等她有了錢馬上給我買新的。我回答說不用,就穿姐姐的,反正穿里面沒關系。說得姐姐好感動。其實她哪里知道我心里的小算盤。
就這樣,我除了平時出門需要換上我唯一一套男式外套之外,平時在室內我就心安理得地穿著姐姐的衣服。以致于姐姐有時都會打趣我說:要是頭發再長一點,我就是個標準的美女了。然后姐姐就開始半開玩笑地叫我“小妹”,叫著叫著叫順了口,到現在她都還會脫口而出地叫我小妹。
沒過多久,姐姐放寒假了。她的同學紛紛離校回家。沒幾天,學校里面就空了。姐姐聯系的家教大部分都因為過春節不愿請家教,最后只有兩家,都是半個月的,每天上門輔導2個小時,半個月500元,2個家教一共能掙1000塊錢。好在這兩家都是以前姐姐教過的,所以姐姐提出先付一半的要求別人竟答應了。
拿到500元錢,姐姐跟我核計了一下,無家可歸的我們只有在省城過年了。學校放假,學校食堂也關門了,寒假一個月的時間光吃飯我們姐弟倆至少400塊錢,下一個月的房租又得準備500元錢,姐姐還欠著同學400塊錢沒有還。
經此一算,姐姐剛拿到錢的好心情一下全沒了。我趕緊寬慰姐姐說:要不我們把這里的出租屋退了,搬到你宿舍去住,不就省下好幾百塊房租錢了。沒想到,姐姐卻堅決不同意,說住到學校太丟人,讓同學老師知道了會笑話她的,而且我也不可能一直住在她宿舍。我只好不提。后來我才知道,一向好強的姐姐不希望老師同學們知道她已經無家可歸,不希望別人用可憐的目光看我們姐弟倆。上次向同學借錢都是姐姐實在沒有辦法才向同宿舍最好的同學開口借的,只是說臨時有急用而已,根本沒有告訴她最好的那個同學真實情況。
現在想來,姐姐當時的要強或許在有些人眼里不過是打腫臉充胖子,但對于我來說,卻是姐姐的那種自尊和堅強讓我明白,一個人不管有多難有多苦,都不能垮掉,一定靠自己的努力來改變命運,而不是靠向別人展示你的苦難,乞討別人的同情。要真是那樣,即使你不向別人伸手要錢,但在精神上你已經與乞丐無異了。
所以,姐姐在我心目中,她就是我的女神,我由衷地敬她愛她,也習慣于依賴她依賴她。是她,在父母離開我之后給我撐起了一片精神的港灣,讓我最終考上大學,有了一份好的職業,過上了不算富有卻非常幸福的生活。
就這樣,那個令我永遠不會忘記的春節,就是我和姐姐在那間小小的出租屋里渡過的。
姐姐學校放假后,等到她們女生宿舍樓最后一批女生離校,姐姐就搬到了我住的出租屋里。上午她就去做家教,為了省錢,她連公交車都舍不得坐。我就呆在屋里學習功課,到中午姐姐回來,把她在菜市上買的小菜就著電爐煮一鍋,和著我先前煮好的米飯胡亂吃過,到下午姐姐又去另一家做家教。我算著時間熱好飯菜,等姐姐回來,一起吃過晚飯,然后換上男式外套,跟姐姐到外面街上閑逛一圈再回來,姐姐輔導我做做功課,再看一會電視,就洗漱上床。我跟姐姐各睡一頭。有時我耍賴要跟姐姐同睡一頭,姐姐也只是嘴上嗔罵我兩句,然后把我攬在她的臂彎里。
然而沒過幾天,令人難堪的事還是發生了。事情的起因是那天夜里我遺精了。。。。。當我從睡夢中被姐姐叫醒時,發現我還緊抱著姐姐,同時感覺下面濕了一大片。
姐姐推開我從床上坐了起來,打開燈掀開被子一看,不僅我的內褲和睡裙上濕了一大灘,連姐姐的睡裙上都濕了一塊。姐姐生氣地說:這么大了怎么還尿床。說著伸手摸到那灘粘乎乎的印漬,她突然變得有些表情怪異起來(后來我猜,畢竟姐姐已經快20歲了,在資訊如此豐富的網絡時代她肯定猜到了我不是尿床而是遺精了)。
那晚以后的直接結果就是,姐姐再也不準我跟她一頭睡。

在我們那個年紀,姐弟倆同處一室,有些尷尬實難避免。但在現實的艱難面前,當這樣的尷尬發生時,最好的辦法也只能是裝著視而不見,然后立即忘記。
姐姐在更多的時候扮演起了母親、家長的角色,每天對我們的生活開銷精打細算,督著我做功課,洗衣做飯,不停嘮叨。好在我還算懂事,看見姐姐心情不好時總是變著法子把她逗笑,搶著干點洗衣灑掃的事情。
最難忘的是那年春節。我們一邊看著電視里的春晚,一邊圍在姐姐從宿舍拿來湯鍋和電爐前,熱氣騰騰地吃著從菜市上買來的小菜。姐姐還特意買了一瓶可樂,我們以可樂當酒,伴著窗外此起彼伏、忽明忽暗的煙花,超無厘頭地你一言我一句地暢想有了錢以后怎么用,越說越玄,然后自己都覺得太離譜,我和姐姐笑成一團。
春節一過,很快姐姐學校的人開始多起來,學生們陸續返校,姐姐的大二下學期就要開始了。開學前,我陪著姐姐到附近幾個小學中學貼家教廣告,姐姐也給以前做過的學生家長挨個打電話問需不需要家教,然后請他們幫忙推薦一下。功夫不負有心人,結果到姐姐開學后不久,就陸續接到好幾個家教,姐姐統籌了一個,最后談妥了3個,每周末上門輔導一次,時間是一學期,價錢高的一個1500,低的1200,算下來一學期能掙4000多。姐姐高興地對我說,她在學校圖書館還兼了一個職,每個月有300塊錢,我們再堅持一下,存夠了錢就幫我聯系學校。
開學后,姐姐就搬回了學校宿舍。生活又恢復到我剛來時的樣子。每天姐姐早中晚過來一次,而周末姐姐就去做家教,半天一個,只剩下星期天下午可以輕松一下。那時就是我最快樂的時候,因為姐姐都會帶著我到街上逛逛,或者到公園玩一玩。話一出口才想起來我里面穿的是她的內衣,姐姐卻滿不在乎的說:那有啥關系,里面汗濕了不脫,會捂出病的!是身體重要還是面子重要啊?何況你穿的是姐姐的衣服,又不是偷來的搶來的,姐姐我都不介意,管他別人怎么說!然后姐姐不由分說就幫我拉開外套的拉鏈,露出里面粉色的V領保暖內衣。看我害臊,姐姐又補了一句:不就是件衣服嗎,又沒偷又沒搶,有啥不好意思的!只要姐姐不說什么,別人怎么說就當他們放屁哈!
正是姐姐的打氣,讓我克服了內心最初的心理障礙,使以后當別人發現我男裝下面的女式內衣(比如夏天在我的襯衣下面隱隱現出里面吊帶的輪廓,或者在袖口領口現出里面或粉或紫的內衣花邊,以及在褲腳下露出細膩的肉色絲襪時),我都會氣定神閑地安然處之,不以別人異樣的眼光和竊竊私語為意。
冬去春來,天氣漸暖,衣服越穿越薄,我的厚外套眼看穿不住了。結果轉了半天,大獲而歸,給我買了一件薄夾克、一條休閑長褲、一雙運動鞋。姐姐本來打算再給我買一件T恤,我堅決拒絕了。因為姐姐自己也看上了一件漂亮的泡泡袖襯衣,可錢已經不夠兩件都買了。我從姐姐眼中看見了她對那件襯衣的喜歡,在我的堅持下姐姐最終妥協了,總算給她自己也買了一件,沒有空手而歸。
現在想來真的很心酸。對于一個20歲的女孩子來說,漂亮衣服的殺傷力無窮大。而姐姐卻寧肯讓給我,最后在我的堅持之下才勉強妥協,這不是所有20來歲的女孩子做得到的。何況,在父母離婚之前,姐姐的衣服從來都是買的商場里面的品牌服裝,一件至少兩三百。在前后的巨大反差面前,姐姐卻表現出了超出許多同齡女孩的堅強和成熟,令我時常慶幸我有這樣一個好姐姐,否則我也許早就淪落到街頭的混混或者成為go-vern-ment執法機構的打擊對象了。
姐姐真的很要強,從不肯在她同學面前提出我家的變故,包括她最好的同學。但是時間久了,還是被同宿舍的女生察覺到了。在她們的追問之下,姐姐才告訴了她們。知道真相后她們你一百我兩百地給姐姐錢,卻被姐姐全部婉言拒絕了。有的還好心建議姐姐向學校申請特困補助,姐姐一聽竟然跟人家急了,說我們姐弟倆不需要別人的同情與施舍。話說得太重,當時差一點跟同宿舍那3個女生鬧僵,不過那3個女孩也開始意識到,我姐姐雖然固執,卻更值得尊重。因此她們不但答應為我家的變故保密,而且暗中幫助姐姐,比如多幫姐姐聯系幾個家教,或者輪流來輔導我學習什么的,姐姐心里明白她們的用意,卻也不點破,只是時常告訴我以后有機會要報答她們。
就這樣,隨著她們三天兩頭來輔導我的功課,我漸漸跟姐姐同宿舍的那3個女孩熟悉起來。
她們第一次過來是在知道真相后的那個晚上,跟姐姐一道過來了。姐姐有些事蠻細心,有此事卻也很大條。
那時我正斜躺在床上看電視,因為知道姐姐基本上這個時候會來,我也沒鎖門,隱約聽到外面走廊上幾個女孩的高跟鞋走路聲,說笑聲,也不以為意。然后姐姐領著她們直接推開門就魚貫而入。我一下明白過來是什么原因了。
那時也就四月份,不冷也不熱。我上身穿著姐姐那件粉色大V領的保暖內衣,里面打底的一件一字領吊帶內衣正好在胸前V領中間橫出一塊白色蕾絲邊,下面穿的是姐姐的一條深褐色天鵝絨加厚連褲襪(腿上勾了點絲,姐姐就給了我),外面套了一條低腰牛仔短褲。
不用說,雖然那時我已經穿姐姐的衣服習以為常(除了裙子和文胸,裙子只穿過睡裙),姐姐更是熟視無睹了。但第一次在外人面前,何況穿的還是那么貼身那么鮮艷的女式內衣,我都恨不得找個地縫鉆了。
印象中姐姐一直都挺臭美的,特別是上高中以后就更喜歡打扮了。她長相說不上有多漂亮,只能算中等偏上吧,略顯豐滿但不胖,屬于比較有肉感的那種女生。那時我們家里經濟狀況還過得去,到上大學后,她很快又跟著一些同學在課余做起了家教,有了額外收入。可以想象,對于一個身上并不缺錢,長相也還過得去的女孩子來說,漂亮衣服肯定是最大也是首要的支出項目。姐姐平時最大愛好就是逛街,看見中意的服飾就兩眼放光。好在她不是那種沒有理智不會理財亂花錢的女孩,錢多有錢多的用法、錢少有錢少的用法,量入為出。這一點就顯出她比許多同齡女孩要成熟懂事一些。這種成熟也體現在她的著裝上。她似乎很反感扮嫩,而傾向于將自己打岔得稍顯成熟一點。她的衣服多是略顯成熟的,比較有女人味的款式風格,超愛穿裙子,一年四季除了最冷的幾天,幾乎不穿褲子。所以,我猜她可能從來就壓根沒打算去嘗試一下什么中性路線的女裝,因為她本就屬于喜歡把自己打扮得更女人的那種女人。

當那天姐姐同她的同學進來時,我至今仍然可以清晰記得她們的驚詫表情和我瞬間全身發僵頭皮發麻的那種感覺。還是那個個子最高、她們都叫她“38”的女孩率先打破沉默,笑著對問我姐姐:呵呵,怎么你弟弟也愛穿你的衣服呀?!然后不等姐姐回答,接著煞有其事地說她有一個弟弟,也老愛搶她的衣服在家里穿,有時還穿她的高跟鞋,不知有多調皮。。。。。。說得她們幾個都笑了。
一向要強的姐姐顯然不愿意讓她們知道我是沒錢買衣服才穿的她的衣服,聽38姐這么一說,也就一邊隨口附和說是,一邊從衣架上取下我的外套長褲遞給我。我如釋重負,趕緊抱著衣服溜進衛生間。作生氣地回答說你又不是派出所管戶口的,我有個弟弟還要向你匯報啊?被劈頭搶白了一句的玲玲一時答不上話,于是武力報復,幾個女孩頓時嘻哈打鬧成一團。
當我穿好外套長褲平復了一下情緒走出衛生間時,還是害臊得不敢抬頭。38一把拉著我的手說,小時候她弟弟總是撿她的衣服穿,現在經常搶她的衣服穿,又說我長跟姐姐好象啊什么的,漸漸把話岔開,然后說說上學的趣事,不知不覺就把先前的尷尬稀釋開,沒多久我就跟著她們有說有笑起來。。。。。。
直到后來我上班了,有一次跟姐姐無意中說到這件事時,從姐姐口中才知道,38姐根本就沒有弟弟,而且她也知道當時我們姐弟倆的困境,她那么說完全是為了化解場面的尷尬,保護我和姐姐的自尊心。38姐真是一個冰雪聰明的女孩。可惜這么善解人意的聰明女孩,長得也蠻漂亮,個子又高,身材又好,大學畢業后卻因為感情問題過得一直都不好,真的應了紅顏薄命的老話。

現在回想,我跟38姐她們的初次見面,竟是如此情景,真的很無語。所幸的是,在她們眼里那時的我還只是一個小屁孩,所以在最初的驚詫之后,反倒越發在她們柔軟的內心,激起對我們姐弟窘迫狀況的同情。然而對我來說,遇此難堪,卻是打心底也不愿再穿姐姐那些花花綠綠的衣服了。
那天晚上睡覺時,我沒有象往常一樣換上姐姐的睡裙,而是把以前剛來時身上那套很舊而且已經短了一截的秋衣秋褲(父母離婚后沒幾個月父親又下了崗,從此一蹶不振的父親哪里還有心思管我)重新翻出來到衛生間里穿上,才鉆進被窩。第二天早上姐姐過來,開了門邊叫我起床邊擺早飯。我懶懶地坐起來穿衣服,姐姐坐在桌子那邊的小凳上,一直默默看著我,我下了床沖進衛生間噓噓,身后傳來姐姐一聲細微而深長的嘆氣。
第二天吃過晚飯,姐姐就叫我跟她上街買新衣服。我好高興,興沖沖地正要跟姐姐出門,猛然感覺不對勁,問姐姐是不是借錢了?姐姐叫我別管,卻說你現在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咋能讓你再撿姐姐的舊衣服穿呢!姐姐今天就帶你去買新的哈。
聽姐姐這么一說,我心里一下感覺好堵好堵!想想姐姐,跟她一般大的女孩誰不是天天過著衣食無憂、輕松快樂日子的,而姐姐又過的是什么樣的日子!現在為了我,又去向別人借錢了。我知道,讓一向自尊要強的姐姐向別人低聲下氣地開口借錢該有多難多別扭。自己真的太不懂事了。就在那一刻,我忽然意識到,姐姐真的太不容易了。在自己都需要母親呵護的年紀,卻堅強地承擔起了母親和姐姐的雙重角色,我不但沒有給她分擔痛苦,反倒給她再添煩惱。慚愧與歉疚讓我鼻子發酸,我一把拉著姐姐,眼淚嘩嘩地說我再也不買什么新衣服了,我們窮點苦點都沒關系,但不能沒有志氣,只要不去借錢,讓我天天穿姐姐的衣服我都愿意。。。。。。
結果沒等我把話說完,姐姐就已經淚流滿面。那一刻,姐姐隱藏在堅強下面的脆弱全部露出無遺。在那個清冷的夜晚,在那個高樓林立、舉目無親的大城市里,在那間小小的出租屋里,我和姐姐酣暢淋漓地抱頭痛哭一場,仿佛所有痛苦、委曲和無助,都隨著眼淚奔泄而出。當哭到不想哭時,我和姐姐大眼對小眼,望著對方眼淚橫流、鼻涕亂飛的大花臉,突然不約而同地笑了,然后越笑越好笑,最后笑得在床上打滾。
哭過笑過之后,突然有了不一樣的感覺。就覺得我和姐姐已經不需要再說什么,所有想法、意念,都變得心意相通了。我似乎一下就全部理解并學會珍惜姐姐對我的愛,而姐姐也因我的懂事開竅而倍感欣慰。
那天晚上,姐姐很晚才走,我不放心,堅持把她一直送到宿舍樓下才回來。回來后,我第一次毫無心理排斥地坦然換上姐姐的睡裙,然后把換下的舊衣服塞進了垃圾桶。關了燈躺在床上,浮現在眼前的還是姐姐那張淚痕斑斑的臉。我在心里默默許下一個心愿:等我以后有了錢,一定要給姐姐買好多漂亮衣服。。。。。。
自從38姐她們來過一次以后,她們就經常過來了。有時一個,有時一起跟姐姐過來。她們都知道我姐姐外柔內剛的性格和有些不通人情的強烈自尊,卻也正是姐姐近乎頑固的要強和自尊,更加贏得了她們的尊重。因此,那3個善良的女孩(38、玲玲,還有一個姑且稱她葉子吧)從來不會直接資助我們,而總是裝著很隨意地捎帶些水果、零食,或者打好飯菜帶過來,大家拼成一桌熱熱鬧鬧開吃。中間有一段時間她們還在周末打著聚餐的旗號,輪流叫上我和姐姐上飯館海撮一頓,吃過幾次后姐姐就執意要作東買單,結果鬧得大家都沒勁,以后只好不提。
有了第一次過來時的尷尬,她們進來前都會先敲門。來過幾次混熟了,就開始隨意起來。玲玲和葉子都比較安靜,而性格活潑外向的38姐就成了我的死敵,時常拿我開涮。比如問我今天里面穿的什么衣服呀,是什么顏色的呀。我也不示弱,反擊道:想知道嗎,真想知道那就先告訴我你里面穿的什么衣服什么顏色,然后我就告訴你。38姐頓時被噎得啞口無言,于是惱羞成怒地一邊笑罵“小色狼”一邊圍著桌子追殺我。最后自然是以我被她抓住我趕緊投降結束。笑鬧夠了,然后她們就根據各自擅長的科目,輪番上陣輔導我的功課。后來還發揮師大學生的特長,一本正經地訂了個教學計劃和課程表,每星期輪流過來輔導我一次,一個月考試一次,考得好獎勵我一個漢堡,考差了獎勵我50個俯臥撐5分鐘倒立。我**獎罰不對等,結果她們一致認為獎罰結果非常合理,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那年5、6月是我和姐姐最窘迫的兩個月。家教還不到結賬的時間,姐姐錢包里的錢都兌換成了飯菜票,也只能勉強夠我們吃到結賬的那幾天。到了晚上吃過晚飯后,姐姐象往常一樣叫我出去散步,我說不想出去。姐姐先是納悶,然后馬上反應過來。可是我們姐弟倆翻遍身上的口袋,也只湊出幾張5元、1元、5角的散錢。
姐姐滿臉歉疚地望著我,剛要張口,我一下打斷她說:姐姐別說了,我知道你想說什么,是不是又想去借錢給我買衣服。你不是說過人要活得有志氣嗎,一開口向人借錢,就比別人矮了三分。借過一次就會想著借二次、三次。我們這么久都捱過來了,眼看就要捱到頭了,真要借又何必等捱到現在才借呢!聽我這么一說,姐姐的眼淚嘩地就下來了。
看到姐姐落淚,我趕緊扶著她的肩膀,裝著很認真的樣子對她說:其實我才不想穿男式的衣服,顏色單調樣式單一不說,料子也不舒服,皮都磨得破。女式的多好,顏色又多,樣式又漂亮,穿在身上又貼身又順溜,哪里都比男式的好。可惜我到現在都還沒試過穿上胸罩是什么感覺,要不我現在就穿上試試?
說完我就站起來作勢要打開床頭那個裝衣服的大旅行箱(以前姐姐從宿舍搬過來的,里面裝的都是她不穿的衣服)。姐姐果然中計,跳起來一把抓住我笑罵道:你個小壞蛋!故意逗姐姐開心不是?你要真敢穿,看我不打斷你的狗腿!我死乞白賴地回敬道:打斷了那你可得養活我一輩子!結果引來的是姐姐在我屁股上的一巴掌。
說笑歸說笑。不買新衣服就意味著我可以繼續穿姐姐的。但是夏天不比冬天,里面穿什么都行,外面有外套罩著。姐姐打開箱子,把里面的衣服全部抱到床上擺開,還真是不少。可惜除了冬天的厚外套和胸罩內褲絲襪紗巾之外,全是花花綠綠的連衣裙、單裙、套裙、長袖短袖中袖襯衫,不是蕾絲的就是綴飾的,不是收了腰的就是打了褶的。
我暈。還能怎么挑呢。我隨手翻了翻,就挑中了一件素凈的白襯衣,估計是姐姐用來搭配西裝套裙的的襯衣,除了收腰,沒有更多的裝飾點綴;再挑了一條簡潔的黑色直筒裙。然后對姐姐說了我的計劃:接下來3天正好是38姐她們3個輪流過來,我可以穿這件白襯衣加上姐姐那條低腰牛仔短褲,應該可以蒙混過關;另外4天正好可以換洗,穿什么都沒關系了。
姐姐聽了也覺得只好如此,還是有些擔心地說:要是她們看出來了。。。。。我打斷姐姐說:看出來又有啥,又不是第一次。只要姐姐你不說什么,別人怎么說我一點都不在乎!說完,我就拿著那件白襯衣和牛仔短褲,跑到衛生間換上,然后出來拉著姐姐說出去散步了。姐姐有些吃驚地問:你真的就這樣出去啊?!我望著姐姐的眼睛相當淡定地點了點了頭。姐姐笑道:也是,你本來就是我的小妹嘛。。。。。。
就這樣,我還是有些心虛地挽著姐姐的胳膊,趁著夜色第一次身著女裝出了門,出了小區,走上了燈火輝煌、人來人往的大街。
在大街上逛了一大圈,我才發現,其實很少有人注意你,就算迎面走過或后面趕上的行人發現了你的著裝,也不過投來一兩眼或詫異或好奇的目光,這時你要是用勇敢而淡定的目光迎上去,很多時候反倒是他們驚慌地躲避你的目光。
正是這第一次變裝出門,讓我初步克服了內心的障礙。很多時候,我們其實都在自己嚇自己,其實真正想開了就算天大的事也只是個屁,你不憋還好,放出來就是一個屁。要是你憋著不放卻又不得不放,最后一個屁掰成了幾個屁,而且越憋得久還越臭。當然,話得說回來,我的第一次變裝上街不僅有姐姐的精神支撐,而且還有她的護駕壯膽,這對于我的生活來說本來是很不幸的,但對于變裝者來說,卻可能是夢寐以求的。
俗話說,萬事開頭難。還真是這樣。有了那晚的變裝出行,我越發感覺不過就是件衣服而已,只要自己放開了,就沒什么大不了的。
接下來幾天,玲玲、葉子、38姐相繼過來,我已經越發從容淡定了。很顯然,她們都在進門后的1分鐘之內就看出來了,但玲玲和葉子都裝著什么也沒看見的樣子,而38姐就不如她們有涵養了,一看出來就大呼小叫起來。
如果說,姐姐在很多時候讓我有一種母親的感覺讓我依賴,而調皮活潑的38姐則更象我的玩伴。在姐姐面前我還不敢過分放肆,在38姐面前就一無所忌了。她那些玩笑全無惡意,只是拿我開開心,有意我小小地難堪一下而已。這種惡作劇式的玩鬧反倒拉近了我和38姐之間的距離,打打鬧鬧,說說笑笑,親熱得都讓有些姐姐都有些“吃醋”了。呵呵。

記得是一個星期六,姐姐早上就出門做家教去了。我睡到10點過才起床,外面下著小雨,打在窗外的遮雨篷上啪啪作響。感覺天氣有點涼,我就隨手在床頭的箱子里挑了一件桃紅色吊帶背心穿上,再在外面套上一件中袖的粉紅色小圓點花泡泡袖襯衣,又換了一條內褲,再穿上那條直筒裙,結果才走兩步,就覺得裙子太窄不方便,于是重新拿了一條藍底紫花的絲質百褶裙換上,長度過膝,穿在身上滑滑的,挺舒服。雖然衣裙都很花哨,反正只在屋里穿穿,也無所謂。
穿好衣服,我把穿臟的牛仔短褲、襯衣、內褲抱進衛生間,盛在盆里浸濕再抹上肥皂泡上,然后吃過桌上冷了的饅頭稀飯,再到衛生間把衣服洗了晾到窗外晾衣桿上。看到外面雨越下越大,不由擔心起姐姐出門時帶沒帶傘。
洗完衣服后,感覺有些冷,就又取出一條深灰色的薄褲襪穿上,然后看著電視等中午姐姐回來。哪知等到快中午一點,姐姐還沒回來。想打個電話問問,姐姐有一個NOKIA手機,那是她考上大學時父母獎勵她的。可要打電話只有到街上打公話,我這身打扮沒法出門。也沒多想姐姐怎么不用鑰匙開門,就趕緊開了門。
誰知站在門外的竟然是38姐。一照面,38姐看見我的模樣,就打趣我說:喲,哪里鉆出個小美女啊,穿得這么漂亮,好象在哪里見過耶。
見是38姐,我也顧不得跟她斗嘴,焦急地問38姐看見我姐姐了嗎。38姐搖著頭說我路過這里就順便上來看看,我還想問你哩。
我一下著急了:姐姐還沒回來,不會有什么事吧!38姐一看我是真著急,才對我說:好了好了不逗你了,看把你急的!你姐姐中午給我發短信說,那邊學生家長又留她吃午飯,下午還要接著去另一家上課,雨太大路又遠就不回來了。叫我幫她照看一下你,生怕你凍著餓著!
說著,38姐放下肩上的挎包和手里的紙袋,取出里面的面包蛋糕,說還沒吃午飯吧,先吃一點墊墊肚子。我也不客氣,說了聲謝謝就坐下來大吃起來。
38姐坐在一旁,看看電視又看看我,一臉壞壞地說:還真象個妹妹哩。我沖她做了個鬼臉,繼續吃我的東西懶得答理她。
38姐又問:小妹妹,想不想去看電影?我繼續不理她。38姐拉開挎包拉鏈,從里面拈出兩張電影票,然后表情豐富地說:這可是好萊塢的科幻大片哦,超級好看!我好不容易花高價買到的。不看別后悔哦~
一聽是好萊塢的科幻大片,我把持不住了,定睛看看她夾在兩根手指間的電影票,還真是。38姐看我兩眼放光,就說:想看那就吃快點哈,3點40的電影,現在都1點半了。我趕緊點頭,猛灌了一口白開水,三口并兩口地吃起來。
38姐在一旁對著我左看看右看看,笑問道:小美女,難道你打算就這么跟我去?我這才想起身上的花裙子,一下泄了氣。38姐得意地對我說:我倒有個好辦法,就看你有沒有膽量敢不敢!
對于一個血氣方剛的半大男孩,最忌諱被別人視為膽小鬼。我也不例外,一下就中了38姐的激將法。我立即牛X地答道:有什么不敢的,你說吧。
38姐于是說出了她的瘋狂構想:幫我化妝,把我打扮成女孩子出去。那時我本已把話撐滿了,自己也沒有別的好辦法,想想上一次不也穿著姐姐的衣服出去過嗎,于是心一橫,索性死撐到底,對38姐化就化唄,不過畢竟心虛,馬上補了一句:但你要保證不跟任何人說!
No problem!38姐響亮地用英語回答道。
見我答應下來,靈精古怪的38姐很興奮,催著我說,那我們得抓緊。說著從挎包里翻出一堆化妝品擺在桌上。不用說,接下來就是任她擺布,先是用熱毛巾敷臉,然后修眉撲粉的一整套。她的動作輕盈純熟,神情專注,身子俯在我面前,領口下面淡紫色的蕾絲胸罩、深深的乳溝近在咫尺,一覽無余。那一刻,我想我已經暗戀上了38姐(如果一個16、7歲的朦朧愛戀也能算愛的話)。我只希望她不要停,一直給我化下去。為了效果更好,38姐還細心地用修眉刀把我唇上黑黑的絨毛也刮了。
臉上的妝化好了,38姐又拿出定型嗜喱水,把我已經好長時間不曾理發,長得蓋住耳沿的頭發左梳右卷地弄了個簡單的短發造型。功!不信自己看。說著遞來一面精致帶蓋的小圓鏡。我對鏡一瞅,淡妝淺敷,細眉紅唇,還真象個女孩。
38姐又讓我站起來原地轉了個圈。然后她的目光落在了我胸前,說還差點關鍵的東西。然后眼睛在屋里找尋一番,盯在了敞開的大旅行箱上。走過去,從里面拿出一個象牙白的光面胸罩,示意我穿上。38姐在背后幫我扶了扶肩帶,,然后讓我雙臂上舉,發覺有些短,又把肩帶幫我松了一截。
感覺怎么樣。38姐轉到我前面邊看邊問。38姐伸手拉了拉胸罩下圍,說扣的是最松的一格,還好不太緊。說著從箱子里扯出一雙薄長統襪,揉成團,往我的胸罩里一邊塞上一團,然后說可以了,時間不早快穿衣服。邊說邊去收拾她的化妝品。我趕緊重新穿好吊帶背心和泡泡袖襯衫。
38姐收拾妥當,挎上包就要拉著我出門。一看我腳上還汲著拖鞋又停住了,有些泄氣地說:糟糕,鞋怎么辦哩!然后盯住門邊同我那雙運動鞋并排擺著的,姐姐放在這邊當拖鞋穿的低跟舊涼鞋,興奮地叫道有了!示意我過去試試。
按說我39碼的腳穿姐姐36碼的鞋顯然不行,但由于是涼鞋,而且已經被姐姐穿松了,我居然毫不費勁地就穿上了。38姐在一旁打趣道:小弟你怎么是個男孩嘛,要是女孩多好!我沖她作了個呸的動作。
出了門,我一手拿著38姐放在門邊的雨傘,一只手緊挽著38姐的胳膊不放。38姐沖我扮個鬼臉說別擔心,不會有人看出來的。忐忑不安地下了樓,我打開雨傘,和38姐走出小區,來到了大街上。
街上人不多,來往的路人偶爾會投來打量的目光,無論男女,視線全都集中在漂亮的38姐身上。我一下放松了許多。低頭自己打量自己,高聳的胸前,單薄的粉色襯衫下面隱約透出里面桃紅吊帶內衣的輪廓,裙子下面是裸露的穿了黑色絲襪的小腿,微微泛著細滑的光澤。一雙偏小的白色涼鞋把黑絲的腳修飾得蠻秀氣。
雨已經小了許多,為避免地上的雨水打濕腳上的絲襪,我把重心放在后跟,小心翼翼地走著。
偶爾有一陣涼風吹過,裙擺隨風而動,在隔著絲襪的腿上掃來掃去,有一種說不出的美妙感覺。而上身被胸罩束縛的感覺也非常奇特,不適有一點,興奮卻更多一點。一件縷空的粉紫色透視衫里面,是一件低胸一字領的黑色蕾絲小吊帶。下面一條圓點白花的紫色蛋糕短裙,裙子下面綴著一圈半透明的蕾絲裙擺,裸露的長腿上是淡紫色的連褲襪,配著腳上黑色細高跟鞋,美麗中透著性感,可愛中透著嫵媚。
來到公交站臺,等了沒幾分鐘,38姐就說坐公交來不及了,還是打個的士。說著揮手招來一輛出租車,上車直奔市中心的影城。路上小堵了一下,到影城已經3點半。38姐拉著我趕快走進人頭攢動的影城,驗了票,進了放映廳找到座位坐下氣還沒喘勻,電影就開始了。
不愧是好萊塢的大片,電影非常精彩。可是才看到一半,卻感到有些尿急,忍了一會實在忍不住了,正想對坐在旁邊的38姐說要去噓噓, 38姐就把臉湊過來悄悄在耳邊說想去衛生間,問我是不是也要去。我趕緊起身,跟在她后面走上過道,出了放映廳,來到影城的公共衛生間。才邁出兩步,就聽見身后38姐咯咯的笑聲。回頭地望著笑彎了腰的38姐我一臉茫然,38姐邊笑邊往我身上指了指,我這才醒悟過來,一時傻在那里不知道該向左還是向右。
38姐忍住笑過來拉著我,不由分說就將我強拉進了女衛生間。。。。。。
有生以來第一次進女廁所,感覺自己象是做了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躲在女衛生間的小格子里撩開裙子拉下褲襪內褲,站了半天仍緊張得尿不出來。最后終于尿出來,卻又不小心一下尿到裙擺上,弄得手忙腳亂。
等好尿完重新穿好收拾妥當出來,我心里怦怦直跳,低著頭快步竄出衛生間,總感覺別人已經認出我是男人似的。38姐已經站在外面等我了,看見我向我做了一個鬼臉,然后在我耳邊悄悄恐嚇我說:注意走路的姿勢哈,小心讓人看出來!嚇得我趕緊變大步為碎步,跟著38姐回到放映廳。
看完電影出來,已經5點多快6點了,38姐一邊走一邊帶著一些惡搞的得意表情說:等我們回去,你姐姐肯定已經先到家了,你猜她看見你的第一反應會是什么?我說。。。。。。剛一出聲,看見身邊來來往往的行人,趕緊收聲,朝38姐吐了吐舌頭,然后湊到她耳邊說:應該沒啥反應吧,不就鬧著玩唄。記得小時候玩游戲她還把我打扮成小姑娘過。38姐點點頭表示同意。我口里是這么說,可一路上心里卻有些打鼓,畢竟這次玩得連自己都覺得有些出格。
在公交站臺等到公交大巴。正是下班高峰期,車上車下全是人。車上人貼人,身側身后挨得緊緊實實的人們將我和38姐擠得貼在一起。我和38姐在搖來晃去的車上只能各用一只手扶著椅背,另一只手相互扶持以保持平衡,好在我們中間還有38姐的挎包隔著,避免身體更大面積的接觸。即使這樣,已經讓16、7歲的我心旌動搖,難以把持自己了。
總算到站了。我在前面開路,與38姐一同擠下車。在下車的過程中,我被一只黑手襲擊了胸部(準確地說應該是胸罩),同時被另一只黑手捏了一下屁股,我第一反應就是立馬回頭大喝一聲,但同時想到自己一出聲就露餡了,于是只好忍氣吞聲地吃了個真正的啞巴虧。
回到出租屋,姐姐果然已經先回來了。面對敞開亮著燈的門,我躊躇了。38姐沖我一笑一努嘴,就拉著我進了屋。
姐姐背著門憑斜躺在床上看電視。聽見腳步聲,頭也不回地嗔道:你們兩個瘋到哪里去了,才回來!38姐毫不示弱地反擊道:切!要瘋也沒你瘋啊!本來買了3張電影票,可惜你回不來,我只好帶小弟去看啦!
姐姐坐床上坐起來,視線掃過來,一下凝固在我身上,臉上的表情說不清是吃驚是生氣還是哭笑不得。當姐姐終于反應過來,一下抓起枕頭就向38姐拍打過去,邊打邊罵道:好你個臭38,看你把我弟弟打扮成啥樣了!38姐邊躲邊討饒:都是我的錯,我有罪!我悔過!
看到姐姐滿屋子追打38姐,我做出了最錯誤的舉動:我跑過去架開姐姐,很認真地對姐姐說不怪38姐,是我自愿的。
現在想來,當時姐姐并沒有真的生氣,只是在突然面對我的變裝時做出的一種本能反應,而且是一種基本屬于中性的反應。可惜我那時太不懂事,傻乎乎地出頭想英雄救美充好漢(我必須承認,那時我已經暗戀38姐了),我當時說什么都比說不怪38姐這句話強,這句明顯護著38姐的話讓姐姐的態度大變,立馬沉下臉來,喝斥我道:你看看你,男不男女不女的,連胸罩都穿上了,沒見過你這么變 態的,馬上給我脫下來!看著姐姐突然變臉,我一下愣在那里。38姐埋著頭一聲不吭地提起挎包出了門,走了。
直到后來姐姐幫我變裝,再后來我有了女朋友,突然有一天我才明白,姐姐那時的變臉是為什么:說到底還是女人的妒嫉心理。從父母離婚到我和姐姐相依為命,姐姐毫無疑問是我唯一的精神港灣,而同時我何嘗不是姐姐的唯一精神支撐,而當我那句明顯維護38姐的話說出來后,在姐姐的潛意識里肯定認為,在她之外已經有了一個有力的競爭對手,她不再是我的唯一。所以說,我那時只要不向著38姐說話,就會產生完全不同的結果。女人特有的直覺讓姐姐覺察到我對38姐的情愫,而一向外柔內剛、固執要強的姐姐顯然不能接受這樣的事實,不能容忍38姐將我從她的身邊奪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

帖子

5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5
推薦
發表于 2018-3-25 17:27:33 | 只看該作者
寫的好啊。姐姐和弟弟就是這樣的。把內心都描寫的很仔細。
回復 支持 1 反對 0

使用道具 舉報

3788

主題

5550

帖子

5912

積分

榮譽會員

Rank: 10Rank: 10Rank: 10

積分
5912
板凳
 樓主| 發表于 2015-5-12 18:33:17 | 只看該作者
路過被迷住了,美女一枚,鑒定完畢。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3772

主題

5369

帖子

5778

積分

榮譽會員

Rank: 10Rank: 10Rank: 10

積分
5778
地板
發表于 2015-5-12 18:33:37 | 只看該作者
回復是對樓主的肯定和期待,加油!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

帖子

1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
5#
發表于 2017-12-16 20:40:10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好棒的文筆和故事,心里都有些小小的悸動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開始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偽娘之家 ( 豫ICP備14004748號-4 ) 防水墻 公備 

GMT+8, 2019-6-30 00:40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z xt4

© 2014-now wnjia.cn.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四川快乐12走势图四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