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偽娘之家

 找回密碼
 開始注冊
查看: 5731|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正常變裝] 旗袍新娘(全)

[復制鏈接]

4885

主題

6705

帖子

7179

積分

榮譽會員

Rank: 10Rank: 10Rank: 10

積分
7179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4-8-3 23:10:04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一)-男扮女裝旗袍新娘的約會

       當我聽到門鈴響起時,心頭不由一緊,因為我知道是他來了。此刻,門外站著我的約會對象陸天明。一想到約會這兩個字,我仍然有點愕然,因為我心里清楚,事實遠非那兩個字所能概括。此刻,門的這邊是穿著天藍色掐金邊錦緞旗袍的我。是劉姐堅持讓我這么穿的,因為她覺著這樣,我會更容易被男人接受,而我自己也會覺得舒服點。
       然而,穿上這旗袍,我絲毫不覺得自己更舒服了,因為這旗袍拘束著,讓我表現出女子的儀態,時時提醒我正在做一個女人。而后者,或許才是劉姐堅持的真正原因吧。
       門鈴又響了一下。我知道我得去開門了。由于旗袍的下擺很緊,我只能邁著小步往門口走去。當我走到門前時,看到雕花玻璃門里一個正回望著我。我忽然意識到,我正穿著一件旗袍去為一個男人開門。心里仿佛有一只小鹿在亂跳。
       一面憧憬著被他接受,一面揣測著他對自己的評價。不由的,我的手心冒出細汗來,思緒也一下子飛到了幾個月前。
       那時,我剛剛來到北京,一切都是那么簡單。上大學,拿學位,畢業之后找一份工作。我的父親去世得早,家里不富裕,沒錢給我上大學。幸好我夠爭氣,拿到了獎學金。
       能夠到北京上大學,學費由獎學金支付,自然是一件讓人很高興的事情,但真正讓我興奮的還是能夠和劉姐面對面的接觸。我和她在網絡上因為相識已久,在她幫助下,我發現了內心中順從的一面,并且樂在其中。在虛擬的世界里,我和她建立了深厚的情誼。
       因此,我迫切的想要和她見面,或許我還可以借此機會實踐一些我們在網絡上談論以久的事情。當我第一次和她見面的時候,我就知道我愛上了她。雖然,她不是天使,但是她周身散發出來的自信和影響力卻讓我完完全全的迷醉了。自然而然的,她成了我的主宰,我的主人。
       她對我真可謂是揮之即來,呼之即去。她到我家來,從來都是想來就來。而一旦玩累了,她轉身就走。從來不曾問我是否愿意,是否方便。
       如此一來,我能夠用于學習的時間就很少了。而期末考試掛了好幾科,以至于獎學金被取消,也就不出奇了。
       也許對別人來說,這是天大的事情吧,但在我卻是毫不在乎。而且,我已很久沒有和家里聯系了。事實上,只要有主人在,我是什么都不在乎的。
       但是,這個世界是現實的。沒有錢,成績又一塌糊涂,被學校趕出來也就是遲早的事情。一旦如此,我就不能和劉姐在一起,而這是我無法接受的。
       別無選擇,我只好向主人求助。從那一刻起,我放棄了自己為自己做決定的權利。
       那天當我幫劉姐涂腳趾甲的時候,我跟她說了我的困難處境。她認真的聽著,然后淡淡的說了句,別擔心,我會想辦法的。
       雖然只是一句話,但是對我而言,就已經足夠了。心里石頭落地,我很認真的幫她涂起腳趾甲來。
       傍晚的時候,我正在廚房里準備晚餐。劉姐在臥室里叫我,我急忙跑了過去。只見她拿著一件連衣裙,說:“寶貝,等下吃飯的時候,你把這個穿上。”我一時說不出話來,雖然我偶爾也想過穿女人的衣服,但也只是想想穿胸罩內褲,最多就是睡衣罷了,可那也僅僅只是幻想啦,而且劉姐之前也從來沒有表現出這種興趣,更沒有要求我這么做過。然而,今天她卻拿了件連衣裙給我。雖然覺得突然,但是和以往一樣,我只是默默的點點頭。劉姐滿意的笑了,她知道我不會反對的。
       當晚餐準備妥當,我全身都興奮起來。一想起要穿裙子,我的內褲都支起了“帳篷”。急急忙忙把餐桌布置好,我就跑去沖涼。

(二)-我的內心起了微妙的變化

       因為劉姐喜歡,我身上的體毛早已處理干凈了。洗完澡,擦干身子,我拿起那條裙子仔細看起來。那是一條普通的太陽裙。淡粉色的面料上起著紅色的圓點圖案。把裙子穿上,對著鏡子,我覺得似乎少了點什么。當我看到劉姐的化妝盒時,我明白缺什么了。
       其實,從早幾個月開始,我就已經開始了。而且,劉姐化妝的時候,我也在旁邊幫忙,因此對于那些涂脂抹粉的事兒,我雖說不上輕車熟路,但也是毫不陌生了。當抹勻最后一抹腮紅,我看著鏡中的自己,那里面的女孩讓我大吃一驚。不是被嚇到哦,事實上,我看上去很不錯,再加上我的身材本來就偏瘦,平時也注意保持體形,因此化了妝之后還是頗有幾分姿色的。我的話,肯定不會嚇到別人啦,要是把頭發留長一點,效果會更好的。

       當我打開房間的門,我有點擔心自己是不是做得有點過頭了,因為她并沒有讓我化妝啊。可是,當我走出房門,我就知道我的擔心完全是多余的。只聽劉姐大叫一聲:“天啊!快過來讓我看看”紅著臉,我慢慢朝她走了過去。她看著我,說:“你的化妝技術很不錯啊,你看起來真漂亮,男人看到你,會為你發狂的。”
       她又讓我轉過身去,然后說讓我從今天開始把頭發蓄起來。我點點頭,然后我們一起吃了晚餐。之后,她讓我今晚穿上她的一條睡裙和她一起睡。
       那晚,她穿起一條帶自&慰棒的皮褲,奪去了我的貞&操。她說她本可以不管我的,我知道那是真的,因為我也只是抱了一絲希望罷了。我的內心起了微妙的變化,當激情過去,我們倆依偎著躺在床上,她告訴了我她的計劃。
       然后,她提到她的一個朋友,叫陸天明。陸天明是她的一個很好的朋友,而且對變裝男子有著特殊的愛好。她建議我去吸引陸天明的注意。如果他愛上我,那么憑借他的財富和在社會上的關系,我就可以安安穩穩的在北京生活了。
       那天晚上,我的心亂糟糟的。我從來沒有想過做*,而且在我從小受到的教育里,那是邪惡的。我把這種想法跟劉姐說了。
       她聽了之后,哈哈笑道:“寶貝,他會把你當女人的。人家才不會在乎你的那個小D弟的。”然后,她又跟我說了如果我輟學的可怕后果。
       我也明白如果真那樣的話,我是沒法面對我的家人的。但是,對于讓一個男人來愛我這件事,我還是很有些抵觸的。
       正想著,劉姐又說道:“我看你被插的時候叫的蠻歡的啊,那不過是一截橡膠啦。相信我,真家伙比那個要舒服得多。”她這么說并不能進一步的說服我,畢竟劉姐是一個女人,我是和一個女人在做,這與和一個男人做完全是兩碼事。
       劉姐似乎也了解到了這一點,她說:“寶貝,這事不著急。我會給你他的電話號碼,你可以自己去和他聊聊,看看怎么樣再說。”我想她是對的,聊聊也沒什么壞處。我的內心也開始扭曲了,就好像此刻我身上那件凌亂的睡裙。
       第二天早上,劉姐臨出門的時候,給了我一個字條,上面寫著陸天明的電話。
       我接過字條,劉姐看到了寫在我臉上的不安。她說:“就是一個電話而已,寶貝,沒事的。”我慢吞吞的把字條收好,心卻跳得更快了。她都出了門了,又轉過身對我說:“你昨晚穿著裙子的樣子好可愛啊,他會喜歡你的。”一邊說,劉姐沖我眨了眨眼,“哦,我差點忘了,記得給自己起個女孩子的名字,我想他會問到的。”說完,劉姐走了,公寓里只剩下我一個人,獨自面對那未知的未來。

(三)-我的內心深處的變裝情結

       我很清楚,自己的處境有多糟糕,但是劉姐的建議也好不到那里去。在我面前,一邊是桌子上一大摞賬單,一邊是床頭柜上整齊疊放的那條粉色裙子。何去何從,眼前的事實似乎讓事情簡單了許多。我把字條拿出來看了看,那個號碼似乎是一個手機號碼。我忽然意識到,在我內心深處,我本來就是一個需要別人當作女生來照顧的懦弱的小男生。
       也許找一個男人做靠山我,從來都是我的選擇吧。而一些證據也悄然浮上心頭。我忽然意識到這些日子來,我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不是用于找課外的兼職,而是忙于把公寓整理的干干凈凈,井井有條,以取悅劉姐。
       看看的我的房間,干凈整潔,哪里像一個單身漢住的地方。再看看墻上,那些奔跑著的壯碩的男子田徑運動員的照片,他們都曾讓我怦然心動。更重要的是,我從來都沒有想過把墻重新刷過,而是保持著原來的粉色。
       越是細想,我越是發覺內心女性化的那一面。也許劉姐一直以來就知道我想的女性化傾向吧。也許正是因為她知道,所以她才會提出那樣建議吧。我又想起了我的媽媽,我知道一旦我踏出這一步,我怕是沒可能再見她了。我可不想他們為我而到羞恥。可如果我不這么做,拿不到學位我也同樣沒臉見他們,畢竟我的家庭本來就不富裕,不多的存蓄也被我花光了。況且,我也不能老是拿著集體戶口在北京呆著。也許我可以去找些出勞力的活,但是一想到自己瘦弱的身體,我就覺得那不是我能做得了的。
       整整一天,我就在猶猶豫豫中渡過了。我不時把電話號碼拿出來看看,但從沒有鼓起勇氣去撥那個號碼。
       晚上快要睡覺的時候,劉姐打電話給我,說:“寶貝,你還沒打電話過去吧?”我沒有說話。“我知道你不會,所以我把你的號碼給他了。我打電話過來,就是告訴你,他隨時都有可能打給你的。“我一下子傻了,心怦怦的跳了起來。劉姐接著說道:”回頭我再給你打電話,現在我得掛了,他應該在打給你了。“說完,她就掛了,而我也在耳紅心跳中放下了話筒。
       正如劉姐說的,我剛放下聽筒,電話鈴就響了。戰戰兢兢的,我再次把話筒提起放到耳邊。“你好啊,寶貝。”他溫文爾雅的聲音讓我的心平靜了許多。雖然對于被稱呼為寶貝還有不習慣,但是我只是回應說:“你好。”“請問怎么稱呼你呢?”他接著問道。“晶晶”,下意識的我回答道。
       其實我自己也搞不清怎么會挑了這么個名字。“很好聽的名字啊,而且你的聲音也很好聽,但是我想應該可以更好些吧。”仿佛知道我不會有什么異議,他自顧自的開始了自我介紹。原來他已經離婚了,有3個孩子,判給了他的第一任妻子。
       聊著聊著,我們漸漸熟絡起來。我開始知道他過往輝煌的經商和投資的經歷以及他現在正在尋找的人。一個絕對服從于他,可以和相伴相依,在5,6年之后陪他開始退休生活的伴侶。不由自主的,我內心中溫順的一面占據了我的身心,我開始樂于被他控制了。
       漸漸的,他開始主導我們的交談,我也向他敞開的心懷。我跟他說了我的現狀,也包括我面對的困境。隨著我們交談的深入,我發現我的聲音也變得越來越柔和,而他的聲音則越來越陽剛。聽著他說的笑話,我竟然嘻嘻哈哈的傻笑起來。我整個人已經完全放開了,雖然我的內心中有個聲音在尖叫,在抵抗。將要掛斷的時候,他說明天會有一個快遞員送一封信給我,并囑咐我認真的讀。
       按他的原話就是“我希望你照我的話做”。雖然我不喜歡他的唐突,但是我還是心甘情愿的說道:“我會的。”通話結束,我如釋重負。

(四)-我男扮女裝非常像年輕女孩

       那天晚上,我很快就入睡了。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結婚了,而我媽媽卻哭了。兒子結婚,她哭什么啊?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來了,也沒來得及細想那個奇怪的夢。快遞員如約而至,帶來了他的信。信封里面除了一封信之外,還有一張支票。我拿著那張支票,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三萬塊錢啊!他在信中寫道:
       親愛的晶晶:你好!
       昨晚和你的交談讓我很高興。正如你的劉姐向我保證的,我想你就是我要找的那個人。我知道做那樣一個人,對你來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需要付出許多,改變許多。但是,你的劉姐已經答應我,她會盡全力來幫助你。我也知道你必須做出的犧牲,但是你放心,我會好好的回報你的。老天保佑,這些年來我做生意順風順水,如果你和我一起生活,金錢方面你大可以高枕無憂了。
       現在我來說說我要你做的事情。你劉姐跟我說了,你有時候會穿女人的衣服。從現在開始,我希望你只要不出門,就一直穿著女裝。也許,不遠的將來,你就可以穿著女裝出門了。簡而言之,從現在開始,你就像女孩晶晶一樣的生活。你唯一的任務就是學會如何像女人一樣生活。我期待你盡力而為,做一個讓我自豪的女人。
       愛你的,天明
       我拿著支票的手在發抖。三萬塊錢就足夠我生活好一陣子。有了這筆錢,我就可以還清欠帳,支付房租。我也明白剩下的錢是要我用來買打扮的。我想劉姐知道我該怎么花這多出來的一萬塊錢。
       所以,我得等劉姐過來。不經意之間,我就從一個人的控制中轉而被另一個人控制。也許我就是喜歡被人操控的人生吧。
       不出所料,劉姐不一會兒就來了。我一打開門,她見我穿著牛仔褲和T恤,就叫嚷起來:“你穿的是什么?然后,她遞給我一套內褲和胸罩。我慢慢的穿好,接著她讓我穿上昨晚穿過的粉色連衣裙。
       在劉姐面前,穿成這樣,讓我有些難為情,特別是我這樣穿還是為了一個男人。當我穿好之后,她說:“這還差不多。我不會跟天明說你剛才犯的錯的。這是我們女人之間的小秘密。”她把當成姐妹中的一員,我不知道該做何感想,事情發展得太快了。
       我一低頭,看到了她手上拎著的一個紙袋。她從里面拿出來一頂假發,讓我戴上。我把假發戴好。“哦,天啊。”她贊嘆道。我朝鏡子里一看,就明白她為什么會贊嘆了。可以這樣說,如果不是近距離的仔細觀察,沒人會發現我是一個男生的。
       換而言之,我男扮女裝看起來非常像一個年輕的女孩。“我想你現在就可以穿了。你的表現比我預期的好多了。”劉姐說。對于穿女裝出門,我心里還遠沒有準備好。她看出了我的困窘,說:“別擔心。我會和你在一起的。戴著假發,沒有人能夠識破你的。”我不想和她爭辯,因為不管怎樣,我都得照她說的做的。
       接下來,她幫我化了妝。然后,我們坐下來說話。她向我說明了她所謂的行動計劃。在今后的日子里,我每天要上兩個小時的健美操課。雖然我自認自己的廚藝不錯,她還是堅持讓我去上廚藝課,學習怎樣做西餐,因為那是天明喜歡的。接下來是縫紉和編織課以及四個小時的服飾和偽娘化妝課。

(五)-我那個奇怪的夢,我是新娘

       劉姐還要求我每天穿那種背后系繩的西式塑身馬甲,保持下體清潔,最后是。陸天明已經聘請了一位醫生來負責我的雌激素治療。劉姐注意到了我的迷惑,說:“晶晶,你看啊,我知道一下子讓你做這么多,你可能有些接受不了,但是你應該覺得自己很走運才是。你很快就會想明白的,你會明白所有這些正是你想要的。”
       她拉著我的手,接著說道:“我會在你身邊的,我會一直陪著你,你會成為他的寶貝的。相信我,像你這樣的男生是不可能去外面討生活的,你吃不了那種苦。現在這種安排,對你來說是最合適的。這一點,我比你看得清楚。將來,你會感謝我的。”而真正讓我信服的卻是她最后的那句話:“在你的事情上面,我什么時候做錯過?”
       是的,劉姐永遠都是對的。那么就讓我開始成為晶晶而轉變吧,我開始接受我即將開始的命運了——變成一個女人,做男人的新娘。那天劉姐做的頭一件事就是給我穿了耳洞。然后我們去了商店,買了一對義乳還有塑身馬甲。盡管都不知道穿上怎么走路,我還是買了三雙高跟鞋。我還試了很多女裝。只要劉姐說陸天明會喜歡,我就把它買下來。還有就是睡衣。劉姐朝我眨眨眼說,這很重要哦。我的臉刷的一下紅了。
       在回家之前,劉姐幫我報讀了所有的計劃中的課程。她還給我了一疊關于家政,園藝,還有如何取悅男人等方面的書籍。
       但是,最讓人害臊的還是去醫生那里。他問了許多讓人難以啟齒的問題,諸如我的性生活之類的。這還不是最丟人的。我還躺到檢查床上,讓他檢查我的gm。劉姐后來告訴我說,她都擔心我的臉會漲到爆掉,因為我的臉實在是太紅了。醫生最后取了我的血樣還有尿樣,并告訴我下次檢查的日期。
       終于到家的時候,我已經精疲力竭了。草草沖了一個涼,我穿上一條今天買的睡裙。睡裙是白色的,長到膝蓋的位置,細細的肩帶掛在我的肩上。里面穿了一條冰絲的小褲褲。我正打算上床,來電話了。我知道是他打來的。提起聽筒,昨晚那個男聲又傳了過來。這回我表現得大方多了。我跟他說今天經歷的種種事情。當得到他的贊同時,我心里覺得特別開心。我又問他今天過得怎么樣。就這樣說著說著,我們對彼此有了更多的了解。當他說晚安的時候,我一看表才意識到,不知不覺我們已經說了兩個小時了。
       我戀戀不舍的放下聽筒。就在我將要掛斷的那一剎那,我聽到他問道:“你現在穿著什么啊?”我沉默了一小會,然后開始向他描述我的穿著。一個男人穿著女式睡衣向另一個男人述說自己穿著什么,此情此景讓我的小弟弟把絲質內褲頂成了帳篷。
       那天晚上我做了和前晚一樣的夢。不過這回我看清了新娘子,就是我,穿著大紅色的金邊旗袍,怯生生的坐在一個男人旁邊。我沒看清他的容貌,但是我明白為什么我媽會哭了——一般來說,只有女兒出嫁的時候,母親才會哭的。

(六)-我男扮女裝的新生活

       我的新生活是從大運動量的健美操課開始的,然后我又急急忙忙的趕去上家政課,接下來是去醫生那里做檢查。但是,劉姐說我付出的汗水是值得的,并且很快就可以看到效果的,的確我的體重在減輕。兩個月的療程下來,我的體形日趨女性化,體毛日漸稀疏。雌激素同時也悄然改變著我的情緒。我變得愛哭了,同時也變得愛笑了,就像女生那樣,情緒容易波動。但是,我的小弟弟也變得疲軟了,不大容易勃起。醫生說這也是雌激素的緣故。但是,我卻毫不在意,因為我的心完全放在天明身上了。
       每天,我都期待他的電話,我甚至發覺自己開始掛念他。關心他吃什么,抱怨他工作太忙。他有次因公出國,我竟然對他發了脾氣,僅僅因為他下飛機之后沒有馬上給我打電話而讓我等了一整夜。
       同時,我和劉姐的關系改變了很多。我們現在的關系更像姐妹而非情侶。我的公寓也發生了變化。現在,我的床單是粉色的。我的房間比以前更加整潔,書架上放著女性時裝雜志,還有家政方面的書籍。如果說我的公寓以前是有點脂粉氣的話,那么現在則完完全全是一間閨房了。
       盡管劉姐說我的變化很不錯,但我知道其實只有陸天明說好才是真的好。和外在的變裝相比,內心的改變從根本上決定了我的命運——我已經沉浸在這種新生活中了。
       我不再擔心金錢,天明給了我一張10萬元額度的信用卡。我不再覺得缺錢花了。我心安理得的被男人□□,覺得這樣的生活還真是不錯呢。
       在得到天明的同意下,我還寄錢回家給我媽媽。天明甚至要我多寄點錢回家。我媽很高興我能夠寄錢回家,她在信中只是抱怨我怎么不打電話回家來。她又問我現在做什么工作,能夠賺錢寄回家。我媽還說她越來越受不了我嫂子了。她大約是想過來我和住吧。這我可幫不了她,只能是多寄點錢回家,讓她不要那么依靠我哥哥他們家罷了。
       幾個月過去了,我知道我和天明見面的日子越來越近了。有一天,劉姐說我已經準備好了。同一天晚上,天明說他想見我。我可以清楚的感覺到我的心在狂跳,腦子里急速的想著見面時我該穿什么,做什么給他吃。隨著我們約會日期的臨近,我開始不厭其煩的試穿一件又一件衣服,開始節食,讓自己盡可能的苗條一些。
       當我始終無法決定穿什么和天明見面時,劉姐建議我穿旗袍。我之前定做了一件旗袍。劉姐說那是她見過的最適合我的女裝。我穿起來女人味十足。于是,就這么定了下來,穿旗袍和天明見面。在約會前的頭一天晚上,天明告訴我他是如何的迫不及待的想見到我。雖然他說要帶我出去吃,我還是說服他來我家吃飯,也好嘗嘗我的手藝。他立刻愉快的答應了。
       那天早上,我取消了所有的課程。我花了半天時間準備好晚餐,然后去發廊做了頭發。是的,我的頭發現在留到肩膀那么長了。我還做了全身的保養。回家之后,我洗了一個玫瑰花浴。當我從浴盆里出來時,渾身都散發著淡淡的玫瑰花香。
       門鈴響了,我知道是劉姐來了。我急忙用浴巾一裹,就去開門。一看到她,我就嬌嗲道:“你這一天都上那里了,我都忙死了。”她說了聲抱歉,說是有事耽擱了。
       我在擦干身子,走進臥室,看見劉姐正在審視我今晚要穿的衣服。她對那件天藍色繡淡白花的旗袍很滿意,但是卻不喜歡我挑的內衣。“晶晶,這是什么啊?”她拿起那套白色的蕾絲小褲褲和胸罩說道,“寶貝,你得讓你的性感由內而外啊。”我點點頭,她是對的。

(七)-我第一次男扮女裝的約會

       她讓我在床上坐下,說有一件禮物讓我今晚穿。只見她拿出兩條粉色絲帶。一條很長,一條稍短。我好奇的看著她,不知道這粉色絲帶是做什么用的。劉姐嘻嘻一笑,說:“我們去浴室吧,你就知道了。”到了浴室,她讓我把圍著的浴巾脫掉,雖然不知她要做什么,我還是照做了。
       把浴巾放在一旁,劉姐看了看我的小弟弟,說:“它現在小多了。你現在還有勃起嗎?”我說幾乎沒有了。她抱了抱我,既是想安慰我,也是對我做出的犧牲表示支持。接著,她握住了我的小弟弟,開始套弄它。當發現自己幾乎沒有什么感覺時,我的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別哭,寶貝。這樣最好了,你現在的責任是滿足天明,而不是你自己。”說著,她一手抓住我的小弟弟還有睪丸,開始用那條長的粉色絲帶把它們包裹起來。直到它們都被包裹好了,她讓我拿住長絲帶的末端。
       劉姐用那個短的絲帶固定住我被包裹好的下體,并打了一個蝴蝶結。我這才發現那個粉色絲帶上面印著的字樣:天明的晶晶。劉姐想得真周到。這么一來,就表明了我對陸天明徹底的服從,也時時提醒自己所處的身份。
       她又抱了抱我,說:“記住,他就是那個可以讓你忘記所有憂愁,從此幸福生活的男人。而且,如果你能讓他開心的話,接濟你全家也是沒有問題的。”我緩緩的點點頭。她又一再囑咐我不要忘了我今晚的角色。她的話,我銘記在心。
       在穿好內褲,并在胸罩里放好義乳之后,我跟著劉姐來的梳妝臺前。劉姐讓我在鏡子前坐好,然后熟練的開始幫我。
       她一邊涂抹著一邊打趣我說,天明今晚會被我迷死的,會沖動的一塌糊涂。她又說她覺得自己像個母親,替第一次去約會的女兒梳妝打扮。事實又何嘗不是如此呢?此時此刻,我的確覺得自己就是一個期待著第一次約會的小女孩,晶晶的第一次約會。
       妝化好之后,我朝鏡子里看去。那里面有一個大眼睛的少女,長發披肩,穿著天藍色的旗袍,看起來既古典又甜美。劉姐前前后后的打量著我,然后一把抱住我說:“真的好漂亮啊。我從沒想過你可以變得這么美。”我也一把抱住她,說:“好姐姐,這也多虧了你啊。”
       劉姐領著我來到大衣櫥前,說:“那你之后打算穿什么呢?”“之后?”我茫然的望著她。她哈哈的笑了起來,說:“傻丫頭,你今晚這么漂亮,你以為光把他的肚子喂飽就可以了嗎?”她這么一說,我立刻就明白了,臉也一下子就紅透了。她從衣櫥里挑了一件粉色的肚兜,說:“我覺得這件挺好的。把它放在浴室里吧。”我慢慢的接過肚兜,心里明白今晚將要發生的事情。
       把肚兜放到浴室之后,我看到劉姐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她拍拍身邊的位置,我順從的坐了過去。“今晚,你一定要記住,你是一個女人。過去的日子已經過去了。這么久以來,你一直努力的事情就要成真了。”我默默的點點頭。“對了,我在你床頭柜的最上面的抽屜里放了點東西,你會用得到的。第一次會有點疼的,但是你要記得告訴他,你是多么喜歡那樣。男人喜歡聽女人那么說。”我紅著臉點點頭。“好了,我該走了。別擔心,你這么迷人,他一看到你,就會愛上你的。”她抱了抱我,又在我面頰上輕輕的親了一下,唯恐弄壞了我的妝容。

(八)-我要做女人,為了你的愛

       此刻,我正站在門前,準備開門。劉姐鼓勵的話讓我變得自信。打開了房門,門外站著一個男人,四十出頭的樣子,濃密的黑發間夾著少許灰白發絲,沒有顯得他老氣,倒是多了幾分魅力。他穿著直條紋的襯衣,黑色的褲子,手里還捧著一束鮮花。
       我很高興他送花給我。他身材高大,差不多有1米85吧。相形之下,只有1米68的我就顯得瘦小。當我們目光相遇的時候,我看到他黑色眸子里的興奮和渴望。
       “你比我想象得還要漂亮。這是給你的。”接過花,紅著臉的我急忙把頭低下,以躲避他那火辣辣的目光,用我最嬌柔的聲音說道:“謝謝,請進吧。”
       他一走進我的公寓,嘴巴就好像涂了蜜一樣,不停的贊美我的長相,贊美我的打扮還有我房間的布置,他的甜言蜜語讓我很是受用。當他坐下來的時候,我急忙說我去泡茶。我慌慌張張的,差點把茶壺都打翻了。當我端著茶盤回到客廳時,我對自己說:“晶晶,你是一個漂亮的女生。他會喜歡上你的。”當我把茶杯遞給他時,我的手微微觸碰到了他的手指,那一剎那,仿佛有電流從我指尖穿過。那就是所謂的”觸電“的感覺吧。我的不安,他都看在眼里。當我說去布置餐桌時,他突然拉住了我的手,說:“先坐下,放松,不急著吃飯的。”我羞澀的笑了笑,慢慢坐下來。下意識的,我坐到了沙發的另一頭。他笑了笑,說:“坐過來啊。我又不會咬你。”
       我尷尬的笑了笑,坐到他身邊。我低著頭,看著地毯,不知道說什么。雖然我們在電話里聊了那么多,他對我來說早已不再陌生,但此刻我卻不知道從何說起。這時,他采取了主動。捧著我的臉,讓我面向他,說:“你是我見過的最美的女人。”我的臉紅了,但是我的心里卻無比自豪。“謝謝。”我輕輕的說道。他的唇靠了過來,我知道將要發生什么,我就要被一個男人吻了,我作為女生的初吻。我還沒有緩過神來,我們的唇已然貼在了一起。我身子仿佛融化了,雖然我的下面掙扎著想要勃起。
       當我們的唇一分開,他就說道:“對不起,我太唐突了,但剛才那一刻,我實在是等了太久了。”我的大腦仍然處于一片空白中,不知道說什么。但是,我知道我喜歡他吻我,我甚至感覺到了性的興奮。“沒關系,只是有點突然罷了。”我輕輕的說。
       接下來,房間里一片寂靜。于是,我說:“我先去廚房”。他說要來幫忙,我說沒關系,我來做就好了。走進廚房,我的心還在狂跳。我知道他會吻我,我甚至有些期待。可剛才的那一吻,仍讓我吃了一驚。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雖然我知道他想要什么。
       我知道我不能再自欺欺人了。這幾個月以來,我所做的一切不都是為了今晚么?我又怎么能夠拒絕這個男人的要求呢?他既然在我身上下了大本錢的,他也就應該得到他想要的。既然我拿了他的錢,去做一個變裝女人,我還有必要裝成清純懵懂的樣子嗎?他從來沒有逼過我,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裝成不懂事的孩子也于事無補了。我已經被他買下來了,我應該好好的服侍他,這樣才對得住他這幾個月來為我付出的金錢,我完全想通了。看著鏡子里穿著旗袍,濃妝淡抹的自己,我決定我要做一個女人,好好取悅這個男人。

(九)-把自己細心打扮來取悅一個男人

       當我把餐桌布置好,并讓自己整個人都平靜下來后,我回到客廳,雖然還有一絲害怕,但我臉上卻滿是笑容。“你現在想吃飯了嗎?”他說再等等,接著他開始問一些關于我的情況。我大概介紹了一下。他認真的聽后,說別擔心。他話語讓我很有安全感。
       接著,話題轉到了他的家庭,還有孩子。他的小兒子最近如何,他的大兒子最近又如何調皮。聊著聊,我發覺自己放松了,身子也越發靠向他。他的手就放在我的大腿上,我覺得很自然。而我則跟他說我最近上街大血拼如何開心。他含情脈脈的看著我,說:“你真是和我夢想的一樣啊。”他的話語,讓我全身酥軟。我一直等待的不就是這句認可的話嗎?他的唇又貼了過來,這一回,我也主動貼了過去。
       我感覺到他的唇,于是我也慢慢的回吻他。他緊緊的摟著我,讓我感到很溫柔,很安全。他的舌頂著我的唇,我櫻唇微啟,放他的舌頭進來。他的舌頭就像一條火蛇,在我口腔里燃燒。我漸漸躺在了沙發上,而他則壓在我身上。我的心里兩種感覺在糾纏著。一方面,我喜歡他這樣待我。喜歡他的大手隔著旗袍撫摸我的身體,這讓我很是舒服,也讓我深深體會到做女人的感覺;另一方面,我的內心又在排斥,不想讓自己這么快就委身于他。
       他開始吻我的面頰,我的脖子。我閉上眼睛,靜靜的感受他的吻。漸漸的,我的性欲被調動了起來,我知道我回不了頭了。這和我以前所感受到的性欲不同,這是一種被占有,被玩弄的感覺。他的手開始解開我旗袍的盤扣,我已經無力阻止他了。
       睜開眼,我看到他饑渴的目光,我被打敗了。“別在這里,去臥室。”他笑了笑,把我摟在懷里,橫著抱了起來。我的手摟著他的脖子,眼望著他,他也看著我,然后笑了,也許是他看到了我既期待又害怕的樣子吧。
       他輕輕一拉,就把我從床上拉到了他懷里。在他面前,我是那么的弱小。但是,在他的懷里,我感覺很安全。只要和他在一起,我就沒有什么好擔心的,他會保護我,會照顧我。感受著他遒勁有力的臂膀,我知道這一夜才剛剛開始。“你想吃點什么嗎?”我一邊說,一邊撫弄著他的胸膛。“也許等我們辦完正事吧。”我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一想到我就要把我作為女人的貞操獻給他,我心里有是一陣激動。
       “我可以去換件你更喜歡的衣服。”我現在是越來越想著取悅于他了。“不用了,這件就挺好的。我想這件更合適一些。”我知道他的意思。
       傳統而言,洞房花燭夜,新娘子不正是穿著嫁衣獻上自己的貞操么?而我身上的旗袍不正是傳統的嫁衣么?這種想法,讓我有些飄飄然了。我的手輕摸著他強壯的身體,他的手撫摸著我光滑的背部。我感覺得到他有興奮起來了,而眼角的余光則看到他的**正慢慢抬起頭來。
       他把我的頭抬起來對著他,準備親我。我是喜歡和他接吻的,但是一想到嘴巴里還有□□的味道,我就把頭扭開了。我看到他的臉上閃過一絲驚訝的神情,于是我輕聲說我要去清洗一下。他立刻就明白了,松開了抱著我的手。微笑著目送我離開臥室,他那笑容里滿是對我轉變的贊賞。“寶貝,別讓我等太久啊。”
       來到浴室,我發現我需要補補妝。我知道不能讓他久等,所以我快速的漱了口,然后又補了補妝。一照鏡子,我發現旗袍已經皺皺巴巴的了。于是我又把旗袍給整理了一番。
       看著鏡中的自己,我的思緒飛到了家鄉。要是家里人知道我這幾個月來,特別是今天,把自己細心打扮,來取悅一個男人,他們會做何感想?他們要是知道我剛剛用嘴滿足了一個男人,以及接下來當我回到床上將要……

(十)-他并不需要我的意見

       我又快速的照了照鏡子,然后回到了臥室。我一進們,就看到他正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你看,你不在,它都要睡著了。”他說道。我尷尬的笑笑,不想讓他知道我心中那份恐懼。但我知道,我別無選擇。慢慢的,我朝床走了過去。
       “慢著,我要先看看你。”我愣住了,停在那里。“把衣服脫了。”“那我能關燈嗎?”這是多么愚蠢的回答啊,我后來想。他哈哈大笑起來:“親愛的,你要是把燈關了,我還怎么看你啊?”我有點害怕了。畢竟,穿著女裝,我會覺得安全點。而一旦脫掉,我擔心我會原形畢露的。他似乎明白了我的心意,說:“脫吧,沒關系的。”從他的語氣里,我感覺到了一絲命令的口吻,于是我就在他面前慢慢的褪下旗袍。雖然,我沒敢正眼看他,但是我感覺得到他灼熱的目光。當盤扣都被解開,旗袍緩緩滑落到腳下。我站在那里,穿著內衫和襯裙。我真希望他已經看夠了,好早點結束這屈辱的過程。但是他只是說:“繼續啊,你在等什么?”
       我解開內衫的扣子,讓它也滑落到地上,接著我反手去解胸罩的背扣,但他卻示意我不要脫掉胸罩。接著,我轉過身去,脫下了襯裙。我現在身上只剩下內褲和胸罩。
       我側臥在那兒,我知道我已成為一個女人了。天明嫻熟而高超的&能力讓我即使作為一個男人也心悅誠服,至少我是沒法像他那樣讓一個女人在他的操控下輕易的達到gc。他就坐在我旁邊,輕撫著我的背。他已經證明了他對我的所有權,也讓我在做女人的道路上再也無路可退。
       后來,我們終于吃了晚餐。不過不是在餐桌旁,而是在床上。我在節食,所以沒有吃多少。一邊吃,他一邊告訴他對我今后的打算。他說會安排我去做隆胸以及其他一些整容手術。同時,他還替我買了一套公寓,并且每個月都會給我一筆零花錢。
       我只是聽著,因為我知道他并不需要我的意見。他是一個支配權非常強的人,一切都要順他的心意才行。等他吃完晚飯,我乖巧的把盤子和餐具拿到廚房,然后帶了一瓶啤酒給他。之后,我就去換衣服了,換那件劉姐建議我穿的肚兜。
       我剛剛把肚兜穿好,就聽見天明在叫我,看來他沒有心滿意足呢。我急忙朝臥室走去,我們的臥室。
       當我走進臥室時候,我看到他正坐在床上講電話。他運籌帷幄,舉重若輕的氣度讓我覺得自己越發渺小。他一邊打電話,一邊望著我,我喜歡他在忙碌的時候仍然留意我。他示意我走近他,我慢慢踱過去,偎依在他身旁。
       我聽見他在電話里面談生意,但是我并沒有仔細聽。我只是把頭靠在他健壯的胸膛上,開始撫摸他的身體。他的肌肉有些緊繃,似乎是因為電話里面談論的事情。我覺得我該做點什么,幫助他放松。
       過了好一陣,我覺得他的身體漸漸軟了下來。他退了出來,一種空蕩蕩的感覺彌漫了我的心。但是,很快的他就把我抱在懷里。在他的胸膛上,我昏昏睡去。

(十一)-媽媽接受了我這個新女兒

       不出所料,第二天天明走了以后,劉姐來了。我們一起吃了中飯。她見我不開心的樣子,安慰我道:“你是個女人了,女人都需要一個男人的。我們永遠都是好朋友。”我看著她,覺得自己能有像劉姐這樣的人陪我走過這轉變的過**是好幸運。于是,我換了個話題,告訴她,陸天明給我買了個公寓,我就要搬過去了。這似乎沖淡我們之間傷感的氣氛。于是,我們就嘰嘰喳喳的開始討論起房子的裝修和布置起來。
       在我搬進天明替我買的公寓之前,我去做了隆胸手術,現在我擁有一對34C的大奶子了。同時,如天明所愿,我的面部也做了一些整形手術。雖然只是一些微小的變動,但是我懷疑我媽媽還能不能認得出我來。就在學校要把我除名之前,天明動用他的關系,幫我弄好了北京戶口,并且在他的公司給我安排了一份工作,雖然我從來沒有在他的辦公室出現過。因此,劉姐常笑話我,說我是在家里辦公的。
       而對于被他□□,我一點都不覺得不好意思,或者自責。現在,我的生活是以天明為中心的。每天,我都花大量的時間來保養自己,讓自己隨時都保持在最佳狀態,好隨時滿足他的需要的。
       天明有我公寓的鑰匙,他什么時候想我了,什么時候就能來我這。而我要做的就是,不論他何時出現,我都打扮的美美的,供他享用。我知道他是喜歡這樣的。那個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女友盡心盡力的取悅自己呢?
       半年過去了,我一直不間斷的每月給媽媽匯錢。她很高興我還惦記著她,但是母親的直覺讓她起了疑心。在她的一再追問之下,我不得不和盤托出。畢竟,在聲帶手術之后,我不可能老是跟她說我感冒了啊。于是,我花了3天的時間寫了一封長長的家信給她。我在信中講述了這大半年來發生在我身上的種種事情,我也告訴她陸天明是如何無微不至的關心我。我還在信封里附上了一張我的近照,并且還夾了一張來北京的機票,希望她能來北京看我。
       我的來信讓她深受打擊。她覺得受到了極大的侮辱,說我丟進了家里的臉面,并說要和我斷絕母子關系。她的回信讓我大哭了一場,但是我沒有放棄。天明和劉姐也支持著我。我努力著想要修復我和***關系。
       自從我遠離家鄉,來到北京,我***日子就過得很不如意。而我是多么的想幫幫她啊。在我不斷的努力之下,***態度終于有些緩和的跡象。她同意來北京一趟。當她到北京的那天,我慌張的都不知道該穿成什么樣去見她。我開始還想著穿得中性點,免得嚇到她。但是,劉姐卻不同意,她說:“你媽媽看到的應該是她的女兒,而不是一個變態。”
       懷著揣揣不安的心,我在機場等著媽媽出來。劉姐拉著我的手,站在我身邊。
       當媽媽見到我的時候,我看到她臉上的驚訝。但是,我忽然明白劉姐是對的,畢竟她驚訝的是我成了一個女人,而不是一個變態。但是,最重要的是,我看到了她目光中流露的高興的神情。我迎了上去,抱著媽媽,媽媽也抱著我,母女兩人相擁而泣。
       我讓天明給我一些時間把問題處理好,于是他就沒有和我一起來接機,而是讓劉姐來了。媽媽花了好長的時間來接受我這個新女兒。她觀察著我的一舉一動,上下打量著我,不放過任何的細節。

(十二)-媽媽與天明的見面

       日子一天天過去,我感覺得到她慢慢的開始接受我,以及我們的母女關系。而我覺得自己比以前做兒子的時候更親近她了,但是我們始終沒有提及陸天明。兩周過去了。天明打電話說他非常的思念我,他希望我們能夠去賓館見面。
       而我也非常的想他,所以我就同意了。我翹了那天的健美操課,并且和媽媽說我要出去買東西。我想她是知道我要去見天明的。畢竟,知女莫若母啊。但是,她沒有揭穿我。只是當我打扮整齊出門的時候,她盯著我看了好久。
       我回家的時候已經很晚了,但我還是覺得和天明沒有待多久似的。難怪古人會說,小別勝新婚,良宵苦短值千金啊。
       我進門之后就直接去洗澡了。那個時候媽媽應該是睡了。但是,當我洗完澡出來,卻見到媽媽板著臉,坐在客廳里。
       “你去見他了吧。”我就知道她是知道的。而我也沒必要再隱瞞了,于是我說是的。她沒有責備我,只是說她要見見天明。
       天明來見***那天,媽媽堅持要準備所有的飯菜,并且讓我穿上一件她替我選的旗袍。當天明進門的時候,我緊張的要死。但是,很快我就發現他正博得我***欣賞。
       晚飯之后,我們坐在客廳里。天明坐在一邊,我陪著媽媽坐在另一邊。我之前就跟他交代了,今天我們不能有任何親密的行為。
       出乎意料的是,媽媽突然對我說:“你去把餐桌還是廚房收拾一下,我和陸先生有話要說。”我嚇壞了,擔心媽媽會不會和天明發生沖突,但是天明卻示意我離開。于是,我一面心不甘情不愿的離開,一面默念著老天保佑。我在廚房里面聽到他們的笑聲,但是他們說話的聲音卻不大,我聽不清。
       他們聊得差不多了,我這才被叫回客廳。媽媽讓我送天明出門,并說等會有話跟我說。我送天明一出門,就迫不及待的問他和媽媽談得怎樣。他只是笑笑,說你回去問你媽媽吧。
       于是,我提心吊膽的回到家,來到客廳,坐在媽媽身邊。她說道:“我是愛你的。你是我的孩子,我懷了你10個月啊。你現在這個樣子,我的確是有些失望的。但是,我還能怎樣呢,我只能接受啊。但是,我跟他說了我的條件。”
       我暗地里送了一口氣,心想只要她能夠接受,事情就好辦。于是我問她什么條件呢。她說:“我希望天明讓你成為一個完整的女人,不管是生理上還是法律上。另外,如果天明要和你在一起的話,就必須娶你。他已經同意了。”我有些驚訝了,因為我們從來沒有談過婚姻問題。“他是同意了。他其實早就想好了,只是考慮一個合適的時間想你求婚罷了。”媽媽補充道。
       一想到天明要娶我了,我就高興得一把抱住媽媽,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快樂的人。這時,電話鈴響了。我知道是天明打來的。媽媽笑了笑,說你去接電話吧。經過漫長的一天,我終于可以安心的和我的愛人說說話了。當我提起話筒的時候,媽媽悄悄的離開了,把整個客廳都留給了我。

(十三)-變性美女的我的婚禮

       有天明的幾個好朋友張羅著,當然還有劉姐,婚禮的準備工作根本就不需要我操心。結婚當天,媽媽則陪著我化好新娘妝和做好發型。她看起來蠻開心的樣子,甚至還跟我說了她當年結婚那天的幾件趣事。
       當幫我化好妝,盤好發髻,媽媽說她有一件特別的東西要給我,說著她就去了她自己的房間。當她回來的時候,手里多了一件旗袍,是新娘子才會穿的那種。我一下子懵了,我突然意識到媽媽早在來北京之前就已經準備好了我的嫁衣。我的淚水嘩的一下奪眶而出,媽媽其實早就原諒我了。
       媽媽見我哭了,連忙勸我道:“新娘子在婚禮之前是不能哭的,把妝弄花了可就不好了。”穿上那件大紅色的,掐著金邊,繡著龍鳳圖案的錦緞旗袍,我朝鏡子里望去,穿著嫁衣的我,儀態萬方,嬌羞動人。
       媽媽在左,劉姐在右,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牽著我的手,領著我走進了喜宴大廳。正前方的小舞臺上,陸天明還有證婚人站在那里。按照***囑咐,我的眼簾低垂,像嫻靜的淑女一般,款款走向我的男人,那個就要成為我丈夫的男人。
       當喜宴結束,我和天明去了歐洲度蜜月。在入海關的時候,我拿出了我的新護照,上面寫我的現在的名字陸晶晶,性別女。
       我回過頭,看見媽媽在哭,我轉身跑了過去,緊緊的抱著她,也哭了起來。那些都是幸福的淚水啊,因為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作為陸天明的妻子,陸晶晶,我對未來的新生活充滿了美好的憧憬。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開始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偽娘之家 ( 豫ICP備14004748號-4 ) 防水墻 公備 

GMT+8, 2019-6-30 00:40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z xt4

© 2014-now wnjia.cn.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四川快乐12走势图四川